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卷二十四

  欧阳公词意

  欧公词曰“池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云云,末曰“水晶双枕,旁有墯钗横”。此词甚脍炙人口,旧说谓欧公为郡幕日,因郡宴,与一官妓荏苒。郡守得知,令妓求欧词以逸过,公遂赋此词。仆观此词,正祖李商隐《偶题》诗,云“小亭间眠微醉消,石榴海柏枝相交。水纹簟上琥珀枕,旁有墯钗双翠翘。”又“池外轻雷”亦用商隐“芙蓉塘外有轻雷”之语。”好风微动帘旌”用唐《花间集》中语。欧词又曰“栏干敲遍不应人,分明窗下闻裁剪”,此语见韩偓《香奁集》。

  二花睡足

  《杨妃外传》载,明皇登沉香亭召太真时,太真卯酒醉未醒,侍儿扶而至。明皇曰:“是岂妃子醉邪?海棠睡未足耳。”故东坡《海棠》诗曰“只恐夜深花睡去,高烧银烛照红妆”,用此事也。仆又观李贺诗“西施晓梦绡帐寒,香鬟墯髻半沉檀。辘轳咿哑转鸣玉,惊起芙蓉睡新足”,以芙蓉睡足事为西施用,亦佳。唐诗亦有“一枝娇卧醉芙蓉”之语。

  五言协律

  杜牧之诗曰“几席延尧舜,轩墀立禹汤。一千年际会,三万里农桑”。又曰“四百年炎汉,三十代宗周”。曰“二三里遗堵,八九所高丘”。孟郊诗曰“见说祝融峰,擎天势似腾。藏千寻布水,出十八高僧”。唐诗多有此体,虽若龃龉,其实协律,不但七言为然,元微之诗曰“庾公楼怅望,巴子国生涯”。贾岛诗曰“一千寻树直,三十六峰寒”。

  赤令与中丞分道

  韩退之《论京尹不台参书》曰“赤今尚与中丞分道而行,何况京尹?”元微之论亦曰“京令得与御史丞分进道路,以其补逐之意也。”或者往往疑之,谓唐赤令如此之重。仆谓此盖沿习晋宋典故,观沈约《宋书》,文帝时,有司奏旧科御史中丞专道,而扬州刺史、毋阳尹、建康令并是京辇土地之主,或检校非违,或赴救水火,事应神速。不宜稽驻,赤令分道。又《北史》元志为洛阳令,与御吏中尉李彪争路。彪言,御史中尉,辟承华盖,安有洛阳令与臣抗衡?志言,神乡县主,岂有俯同众官趋辟中尉?孝文曰:“洛阳我之丰沛,自应分路扬镳。自今而后,可分路而行。”及出,志与彪折尺量道,各取其半。唐盖循此制耳。仆因考之,中丞自魏晋以来,其权愈重,与司隶分督百僚。自皇太子以下,无所不纠,专督行马内,司隶专督行马外。至梁犹然,皇太子在宮门行马内违法,皆得纠之。后魏改为中尉,督司百僚,其出入千步清道与皇太子分路。王公百辟,咸使畏避,其余百僚,下马弛车止路旁。其违缓者,以棒棒之,其隆重如此,乃至俯与赤令分道而行。

  以鄙俗语人诗中用

  唐人有以俗字入诗中用者,如张祐诗“银注紫衣擎”,许浑诗“橘边沽酒半坛空”,元微之诗“橹竄动摇妨客梦”,杜子美诗“遮莫邻鸡下五更”,权德舆诗“遮莫雪霜撩乱下”,杜荀鹤诗“子细寻思底模样”,曰“帝乡吾土一般般”,曰“万般无染耳边风”,张祐诗“归来不把一文钱”,曰“酒引娇娃活牡丹”,戴叔伦诗“秋风里许杏花开,杏树旁边醉客来”,王建诗“杨柳宫前忽地春”,曰“万事风吹过耳轮”,曰“朝回不向诸余处”,曰“若教更解诸余语”,曰“新晴草色暖温暾”,白乐天诗“池水暖温暾”,此类甚多。旁边二字,见徐陵《杂曲》。

  杜诗言沈宋

  《学林新编》曰:子美《怀郑监李宾客诗》曰“郑李光时论,文章并我先。阴何尚清省,沈宋歘联翩。”盖谓阴铿、何逊、沈约、宋玉也,四人皆能诗文,为时所称者。仆谓沈、宋非沈约、宋玉,乃沈佺期、宋之问也。佺期、之问,联名当时,见《文艺传》。司空图曰:“国初上好文章,雅风特盛,沈、宋始典之后,杰出江宁,宏思于李、杜极矣。”元稹论李杜亦曰:“上该曹、刘,下薄沈、宋。”宋玉在曹、刘之先,若谓宋玉,不应言下薄。

  间平等语

  事有承袭用之不以为异者,如宗室用间平二字之类是也。河间、东平,汉家二王封号,间平难以拆用,间犹言中耳,今言间平,似无义理,然用此二字,其来旧矣。仆观《北史》论齐文襄诸子“虽有谢间平”,徐陵启有“间平就国”之语。又人之双名,有不可拆言者,如金日磾之类是也。东汉《费凤碑》有“司马慕蔺相”,宋《庾信铭》有“年消张辟”,诗有“无复申包”之语。

  借对

  借对自古有之,如《王褒碑》“年逾艾服,任隆台衮。”汀总作《陆尚书诔》“雁行攸序,龙作间才。”沈约《墓志》“以彼天爵,郁为人龙”之类是也。对偶中有关两字者,如梁元论曰:“虽坐三槐,不妨家有三径;虽接五侯,不妨门垂五柳”之类是也。

  阿房宫赋

  杜牧之《阿房宫赋》曰“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杨敬之《华山赋》曰“见若咫尺,田千亩矣;见若环堵,城千雉矣;见若杯水,池百里矣;见若蚁垤,台九层矣;醯鸡往来,周东西矣;蠛蠓纷纷,秦速亡矣;蜂窠联联,起阿房矣;俄而复然,立建章矣;小星奕奕,焚咸阳矣;纍纍茧栗,祖龙藏矣。”二文同一机杼也。或者读《阿房宮赋》至“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袖冷殿,风雨凄凄,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击节叹赏,以谓善形容广大如此。仆谓牧之此意,盖体魏卞兰《许昌宫赋》曰“其阴则望舒凉室,义和温房,隆冬御絺,盛夏重裘,一宇之深邃,致寒暑于阴阳”,非出于此乎?

  蝶粉蜂黄

  《草堂诗余》载:张仲队《满江红》词“蝶粉蜂黄都褪却”,注,蝶粉蜂黄,唐人宮妆。仆观李商隐诗,有曰“何处拂胸资蝶粉,几时涂额藉蜂黄”。知《诗余》所注为不妄。唐《花间集》却无此语。或者谓蝶交则粉落,蜂交则黄落。

  用事相等

  鲁直诗“矲矮金壶肯持送,挼莎残蘜更传桮。”注诗者但知挼莎字见《曲礼》,不择手注;至矲矮则引《玉篇》注曰,矲,短也。矮,不长也。不知此二字见《春官附音》注下谓,矲雉,卜皮买反,下苦买反,方言,桂林之间谓人短为矲雉,雉正作矮字呼也。前辈用事,贵出处相等,传注中用事,必以传注中对。此如荆公诗“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护田、排闼、皆西汉语也。谢迈诗亦曰“挼挲蕉叶展新录,从便桃花舒小红。”

  以物性喻人

  喻人作事有狐疑、犹豫等语,皆以物性言之。狐多疑虑,故曰“狐疑”。犹恐人害已,每豫上树,故曰“犹豫”。谓人解事曰“能”,无人同共曰“独”。能与独,亦兽也。据《说文》,能,熊之类,兽中称贤。独如虎,行止无侣。以至谓狙狯、狡猾之类皆是也。又造次谓之率然,按《杂俎》,常山有巨蛇,首尾尤大,或触之,中首则尾至,中尾则首至,中腰则首尾俱至,名曰率然。《孙子兵法》所谓率然者此也。然皆喻其一端,惟狼之喻尤多,言其恣食则曰“狼餐”,言其恣取则曰“狼贪”,言其威顾则曰“狼顾”,言其乱走则曰“狼窜”,言其陆梁则曰“狼扈”,言其专愎则曰“狼狠”,言其不恤则曰“狼戾”,言其不检则曰“狼籍”,言其乖谬则曰“狼狈”。

  东坡水调

  淮东将领王智夫言,尝见东坡亲染所制《水调词》,其间谓“羽扇纶巾谈笑处,檣橹灰飞烟灭”,知后人讹为强虏。仆考《周瑜传》,黄盖烧曹公船时,风猛,悉延烧岸上营落,烟焰涨天,知樯橹为信然。

  荐疏称字与年

  孔融上表荐祢衡,曰:“窃见处士平原祢衡,年二十四,字正平,淑质贞亮,英才卓跞。”应瞻上疏荐韦泓,曰:“伏见议郎韦泓,年三十八,字元量,纯心清冲,才识备济。”萧扬州荐士表曰“窃见秘书丞琅琊臣王暕,年三十一,宇思晦,七叶重光,海内冠冕。”古之荐人,皆言几岁及称其字。今之荐章,罕有此体,岂当时以其字素著故邪?此体至唐犹在,观令狐楚荐齐孝若,亦曰:“窃见前进士高阳齐孝若,字考叔,年二十四”云云。范云让封侯表曰“晋安郡候官令东海王僧孺,年三十五,理尚栖约,思致恬淡。”此称年而不称字。而唐韦处厚荐皇甫湜、崔颢荐樊衡,亦用此体,乃知唐人撰述,皆有所祖。

  无恙无他

  今人言无恙无他,按《说文》,古人草居,患他,相问无他乎,音徒何反。徐铉注云,今俗作蛇,食遮反。如鲁直诗于坡字韵协,“岁晚喜无他”之句是也。又《风俗通》曰:恙,毒虫也,喜伤人。古人草居露宿,故相问必曰无恙。此意与无他同。东方朔《神异经》谓北方大荒中,有兽食人,咋人则病,名曰〈犭恙〉。尝近村落,入人室,皆患之,黄帝杀之。由是北方得无忧病谓之无恙。《神异经》谓毒兽,与前说不同。

  杨妃窃笛

  《容斋续笔》曰:明皇兄弟五王,至天宝初已无存者,杨太真以三载方入宫。而元稹《连昌宫词》云“百官队仗避岐薛,杨氏诸姨车斗风”,笑之也。仆考唐史,申王以开元十二年薨,岐王以十四年薨,薛王以二十二年薨,宁王、邠王以二十九年薨,而杨妃以二十四年入宫,号太真,遂专房宴。是时,申岐薛三王虽已死,而宁邠二王尚存,是以张祐目击其事,系之乐章,有曰“日映宮城雾半开,太真帘卷畏人猜。黄番绰指向西树,不信宁王回马来。”又曰“虢国潜行韩国随,宜春小院映花枝。金舆远幸无人见,偷把邠王小管吹。”盖纪其实也。惟容斋认杨妃为天宝三年方入宫,所以有是失,不知天宝初,太真进册贵妃,非入宮时也。集中谓虢国窃邠王笛,而《百斛明珠》乃谓妃子窃宁王笛,此说不同。

  张祐经涉十一朝

  《百斛明珠》载:杨妃窃笛,张祐诗云云。《剧谈录》载:唐武宗才人孟氏卒,张祐诗云云。一述明王时事,一述武宗时事,二事经涉八九十年,其悬绝如此。张祐《唐书》无传,有文集十卷,不著本末,其粗见于《松陵集 颜萱序》中曰“过祐丹阳故居,已易他主。祐有四男一女,男曰椿儿、桂儿、椅儿、祀儿,三已物故,惟杞为遗孕,与女尚存。故姬崔氏,霜鬂黄冠,杖策迎门,与之话旧,历然可听。琴书图籍,今属他人。横塘之西,有田数百亩,力既贫窭,十年不耕,岁赋万钱,求免无所。”陆龟蒙亦序曰“祐,元和中作宫体小诗,辞曲艳发,及老大,稍窥建安风格。或荐之天子,节奏不下,受辟于诸侯府。性捐介不容物,辄自劾去。居曲阿,性嗜水石,悉力致之,不蓄善田利产为身后计,死未二十四年,而故姬遗孕,冻馁不暇。”观二公所序,可以见祐平生大略矣。按《松陵集》时事在咸通间,龟蒙所谓死未二十年之语推之,祐死于宣宗大中之初年,是祐经涉十一朝也,计死时且百二十岁,其寿如此之长,是未可深诘也。祐尝有诗曰“椿儿绕树春园里,桂子寻花夜月中。”又诗曰“一身扶杖二儿随”,《桂苑丛谈》惟知祐有此二子,不知又有所谓椅儿、杞儿者,并表而出之。

  东坡卜算子

  山谷曰:“东坡在黄州所作《卜算子》云云,词意高妙,非吃烟火食人语。”吴曾亦曰:“东坡谪居黄州,作《卜算子》云云,其属意王氏女也。读者不能解。张文潜继贬黄州,访潘邠老得其详,尝题诗以志其事。”仆谓二说如此,无可疑者,然尝见临江人王说《梦得》,谓此词东坡在惠州白鹤观所作,非黄州也。惠有温都监女颇有色,年十六,不肯嫁人,闻东坡至,喜谓人曰:“此吾婿也。”每夜闻坡讽咏,则徘徊窗外。坡觉而推窗,则其女逾墙而去。坡从而物色之,温具言其然。坡曰:“吾当呼王郎与子为姻。”未几,坡过海,此议不谐。其女遂卒,葬于沙滩之侧。坡回惠日,女已死矣,怅然为赋此词。坡盖借鸿为喻,非真言鸿也。“拣尽寒枝不肯栖”者,谓少择偶不嫁,“寂寞沙洲冷”者,指其葬所也:说之言如此,其说得之广人蒲仲通,未知是否?姑志于此,以俟询访。渔隐谓鸿雁未尝栖宿树枝,惟在田苇间。“拣尽寒枝不肯栖”此语亦病。仆谓人读书不多,不可妄议前辈诗句。观隋李元操《鸣雁行》曰“夕宿寒枝上,朝飞空井旁。”坡语岂无自邪?

  在人贤识其大

  《论语》“在人贤者识其大者”,又曰“多见而识之”,识字无音,今人多读如正字,如近时上庠出《贤者识文武之大赋》题,其与选者皆作入声押,不知乃志字。仆观《刘歆传》、蔡邕《石经》,皆曰“在人贤者志其大者”,《沟洫志》“多见而志之”,是读识为志也。《论语》“亡之命矣夫”,亡训死。而楚王嚣曰:“蔑之命矣夫”,蔑训无,是以死亡字为有无字读矣。《论语》“因不失其亲”,《南史》王元规曰:“姻不失亲”,古人所重,岂得辄婚非类?张说之碑,亦曰“姻不失亲,官复其旧”,是以相因字为婚姻字用矣。《论语》“风乎舞雩,咏而归”。后汉仲长统曰“讽于舞雩之下,咏归高堂之上。”是以风字为讽字用矣。《论语》“远佞人”,李绘曰:“□□□□□□□□□□□□□□□以远离字为远近字呼矣。《周易》“君子道长”。长字,傅咸、韩退之等诗,并作平声协,是以生长字作长短字呼矣。《毛诗》“唱予和女”,和字本去声读。鲍昭“高唱好相和”,作平声押。

  古人句法

  《礼记 曲礼》问国君之富,数地以对。问大夫之富,曰有宰食力。问士之富,以车数对。问庶人之富,数畜以对。其间数车以对,独转其语曰“以车数对。”此古人错综文体。《左传》曰“我之不共,鲁故之以。”曰“是昆吾稔之日也,侈故之以。”倒用文势,如此下语。此与《匈奴传》“必我也为汉患者”,同一句法。

  葺辑

  《左传》叔孙所馆,虽一日,必葺其墙屋。世言修茸,祖此语也。又前汉朱云折槛,上曰:“因而葺之。”注,葺,搜集同,补合之也。仆考《周礼》“葺屋参分”,注,七八反。《刘音集》,知葺辑□意。

  大小言作

  晋梁间多戏为大、小言诗赋。郭茂倩《杂体诗集》谓此体祖宋玉,而许彦同谓乐府记大小言作,不书始于宋玉,岂误也?仆谓此体,其源流出于庄、列鲲鹏、蟭螟之说,非始宋玉也。《礼记》曰“语小天下莫能破,语大天下莫能加。”屈原《远游》曰“其小无内,其大无限。”

  饥食榆皮

  乙卯春,歉甚,淮人至剥榆皮以塞饥肠,所至榆林弥望皆白。或者咨嗟,谓不知何以知此?仆读《前汉 天文志》,河平元年,早伤麦,民食榆皮。《淮南万毕术》亦曰“八月剥榆,令人不饥。”知古者尝以此为弭饥之具,是以庾信《谢赉米启》曰“剥榆皮于秋塞,掘蛮鼠于寒山。”掘鼠事,见苏武、臧洪等传。

  乌龙黄耳

  今谚有唤狗作乌龙语。按《搜神记》、张然《续仙传》,韦善俊家有犬名乌龙,呼犬有自也。陆机黄耳传书事,前辈有谓黄耳非犬,恐家僮姓名。仆考本传与夫《述异记》,知其为黄犬甚明。崔豹《古今注》曰“犬一名黄耳。”二者名犬旧矣。

  杨白花

  今市井人言快乐,则有唱杨白花之说,其事见《北史》。时有杨华者,本名白花,容貌瓌伟。胡太后逼幸之,华惧祸及,改名华,遁去。胡后追思不已,为作《杨白花歌》,使宫人昼夜连臂蹋歌之,声甚凄恻。柳子厚有《杨白花诗》,此正与汉宫人歌《赤凤来》曲相似,见《赵后外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野客丛书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