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卷十七

  贺知章上升

  《贺知章传》云:“天宝初,请为道士还乡里,诏许之,赐镜湖剡川一曲。既行,帝赋诗,皇太子百官饯送。”仆寻考《会稽集》,得明皇所为送贺老归越之序与诗,及朝士自李适以下三十七人饯别之作。是时,正天宝三载正月五日也,青门祖帐,冠盖如云,虽汉二疏,无以加此,观者如堵,甚以为宠。《传》又谓“卒年八十六”。仆观徐铉序中谓,有彭汭者,于会稽郡之延寿院泥中得一石,乃许鼎所撰《通和祖先生碑》。其间载“贺监知章得摄生之妙,不死,负笈卖药,如韩康伯。近于台州上升,遍于人听。元和己亥,先生遇之”云云。此碑正元和间所作,相去未远也,不知何以言此。然观李白《忆贺监诗》有云“昔好桮中物,今为松下尘”,又云“人亡余故宅,空有荷花生”,如白所云,则是知章实死矣。唐人好奇,华山女子事,诸公夸诩不一。使知章有上升之事,亦侈大而言之,不应隐没而不传也,疑徐铉所序之妄。此事正如《江南野录》载,陈陶不死,而曹松、方干之徒,皆有《哭陶诗》之类也,虚实不可深信如此。

  药名诗

  《西清诗话》云:药名诗起自陈亚。非也,东汉已有离合体,至唐始著药名之号,如张籍《答鄱阳客诗》云“江皋岁暮相逢地,黄叶霜前半夏枝。子夜吟诗向松桂,心中万事岂君知”是也。仆谓此说亦未深考,不知此体已著于六朝,非起于唐也,当时如王融、梁简文、元帝、庾肩吾、沈约、竟陵王皆有,至唐而是体盛行,如卢受采、权、张、皮、陆之徒多有之。吴曾《漫录》谓,药名诗,庾肩吾、沈约亦各有一者,非始于唐。所见亦未广也。本朝如钱穆父、黄山谷之辈,亦多此作。

  鸟名诗

  叶天经谓,退之“唤起窗全曙,催归日未西。”唤起、催归,二鸟名。鸟名诗起此。仆考之,其体亦自六朝。观梁元帝尝有是作,退之非祖此乎?当时为杂体诗至不一也,梁元帝所作为多,不但鸟名也,如兽名、歌曲名、龟兆名、针穴名、将军名、宫殿名、屋名、车名、船名、树名、草名,率皆有作。鸟名诗,如云“晨凫移去舸,飞燕动归桡”。兽名诗,如云“水涉黄牛浦,山过白马津”歌曲名诗,如云“啼乌怨别鹤,曙鸟忆还家”龟兆诗,如云“土膏春气生,倡女协春情。”此类甚多。

  昏字

  世谓昏字合从民,今有从氏者,避太宗讳故尔。仆观《唐三藏圣教序》,正太宗所作,褚遂良书,其间“重昏之夜”,则从民,初未尝改民以从氏也。谓避讳之说,谬矣。盖俗书则然。又观《温彦博墓志》,正观间欧阳询书,其后言民部尚书唐俭云云,当太宗时,正字且不讳,而况所谓偏旁乎?又有以见太宗不讳之德。

  善学柳下惠

  姚合诗曰“相府旌旗天下尊,汴水如今不复浑。”孟郊诗曰“自公领兹部,山水无滓泥”。又曰“君生霅水清,君没霅水浑”。此等语皆祖老杜“公来雪山重,公去雪山轻”之意。乐天诗曰“安得万里裘,尽裹周四垠。”又曰“我有大裘长万丈,与君都盖洛阳人。”此又祖老杜“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寒士俱欢颜”之意。乐天可谓善学柳下惠者。

  后世珠少

  说者谓古者金多,后世金少,疑复归山泽耳。仆谓不然,宝物之丰耗,系时之气数,此殆造化之妙,有不容深致诘者。后世之少者,非特金也,如珠亦然。古者动以斗斛计,项羽遗张良二斗,孙权遗宗预一斛,今人相遗有二斗一斛者乎?卢琳《四王启事》曰:“张方劫帝西迁,辇真珠百余斛。”今内府之储,又不知有百斛否?金犹有熔铸销折之患,珠则无所蠹耗,虽南渡以前,亦不闻甚多,不知安往。此固难以理诘之者也。以三分之吴,犹以一斛与人,则当时珠多,不言可知。

  过与不及

  前辈有论卢怀谨身为宰相而妻子常至饥寒,恐无是理。仆谓怀谨贤相,固未可知,然世间不可谓无此等人。仆因观《北史》,库伏连为开府仪同三司,其家富厚。妻病,尝以百钱买药,每恨之。家口百余,盛夏人料食米二升,不给盐菜,常有饥色。至死惟着敉裈,而别藏积绢至二万匹而不动。观此一事,固知世人往往有过不及,鲜有得中道者。既有伏连之徒富厚而不忍一钱用者,又有刘毅之徒,家无儋石而一掷输百万者。为大官而妻子常饿寒,前此如王晏、裴子野、祖鸿皆然。

  用管苏事

  《范镇碑》云“韬律大理,综皋陶甫侯之风”,又云“膺姿管苏,靖共卫上”,洪氏谓盖法家者流也。范史云“律谢皋苏”,注以苏忿生,此云管苏谓夷吾与忿生也。此说似是矣。仆又观《州辅碑》云“昔管苏之尹楚,以直见疏”。《刘梁传》曰“管苏以憎忤取进”。此亦用管苏事。考《新序》,楚共王有疾,告诸大夫曰:“管苏犯我以义,违我以礼”云云。用此事亦未可知。不然,何以有“靖共卫上”之语?

  汉碑疑字

  《孙叔敖碑》云“视事一纪”,赵氏谓,汉时令有在官一纪不迁者,洪氏谓,前碑言临县一载,此云一纪。盖以一纪为一年耳。仆观汉人文字,罕有以一纪为一年用者,疑此“祀”字耳,借纪为祀,祀与纪字亦相似也。《毛诗》“终南何有,有纪有堂”,注,纪音祀。可证也。又《杨司隶碑》云“高祖受命,兴于汉中,道由于午,出散入秦,建定厥位,以汉诋焉”。欧公谓诋字未详,洪氏谓诋音抵,不释其义。仆疑此借用氏字耳,非抵字也。盖诋字言从氏,非从氐。然汉碑多以氏为〈女氏〉,既加以女,安知其不加以言邪?《汉书》妖字写作訞,以言易女,可据也。谓汉氏,犹言虞氏、夏氏耳。又《成阳台碑》云“五运精还,汉受濡期”,欧公谓莫晓“汉受濡期”之义。仆谓濡犹言延也,言汉家受基业延长尔。《史晨飨孔庙碑》亦云“大汉延期,弥历万亿”,是亦此意。前辈学问,甚非后世小生所敢望其万分一,然亦间有一时见不到处。兹三者,管见如此,又未知是否,姑著于兹,以俟博闻君子。

  潘安仁言遁逃字

  《前汉书﹒贾生传》云“九国之师,遁巡而不敢进”,师古注:遁巡,谓疑出而却退也。遁音千旬反。流俗书本,巡字误作逃,读者因为遁逃之义。潘安仁《西征赋》曰:“遁逃以奔窜”,误矣。仆谓师古是未深考耳。《史记》之文曰“九国之师,逡巡遁逃而不敢进”,又曰“月氏遁逃而常怨匈奴”,曰“豫让遁逃山中”。遁逃二字,马迁屡用之矣。《前汉﹒匈奴传》“戎狄遁逃窜伏”,《陈汤传》“单于遁逃远舍”,其义正与《史记》一同。遁逃字又见于班固之笔矣,不可谓安仁之误也,推而上之,如荀卿、管仲,推而下之,如张说、王维之徒,皆有是语,又不特见于班马之书而已。杜子美诗曰“近闻犬戎远遁逃”,曰“汉阴槎头远遁逃”,而注诗者谓遁逃之语出于《萧望之传》,又误矣。

  崖蜜

  东坡《橄榄诗》曰“待得征甘回齿颊,已输崖蜜十分甜。”《冷斋夜话》谓,事见《鬼谷子》“崖蜜,樱桃也。”漫叟、渔隐诸公,引《本草》石崖间蜂蜜为证。仆谓坡诗为橄榄而作,疑以樱桃对言,世谓枣与橄榄争曰“待你回味,我已甜了”,正用此意。蜂蜜则非其类也。固自有言蜂蜜处,如张衡《七辩》云“沙饧石蜜,”乃其等类。闽王遗高祖石蜜十斛,此亦一石蜜也。仆尝考之,石蜜有数种,《本草》谓崖石间蜂蜜为石蜜,必有所谓乳饧为石蜜者,《广志》谓蔗汁为石蜜,其不一如此。崖石一义,又安知古人不以樱桃为石蜜乎?观魏文帝诏曰“南方有龙眼荔枝,不比西园蒲萄石蜜”,以龙眼荔枝相对而言,此正樱桃耳,岂饧蜜之谓邪?坡诗所言,当以此为证。

  原道中语

  韩退之《原道》有曰“道与德为虚位”,或者往往病之,谓退之此语似入于佛老。仆谓不然,退之之意,盖有所自。其殆祖后汉徐干《中论》乎?干有《虚道》一篇,亦曰“人之为德,其犹虚器与?器虚则物注,满则止焉。故君子常虚其心而受之。”退之所谓虚位,即干所谓虚器也,言虽异而意则一。

  一抔土事

  骆宾王代李敬业檄斥武后云“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一抔字正用《前汉书》张释之所谓盗长陵一抔土事。据注,步侯切,乃裒字。今人不晓者,读为杯盏之杯。仆观《欧阳行周集》,有“或掬一杯土焉,或剪一枝材焉”,刘禹锡诗“血污城西一杯土”,欧阳询《艺文类聚》,于杯门编入长陵一抔土事,是知明以抔字为杯盏字用矣。仆又考之,古词中有以酒杯字作抔土字押者,如《陇西行》是也。因知古人尝以此二字通用。

  罗珦事

  《胡氏杂记》云“绍兴间,淮人有得唐碑一段,乃罗珦为寿州日所立者。考《新唐书﹒罗珦传》,但尝为庐州刺史,不闻为寿州,疑别一人。”仆得权文公所著《罗珦墓志》,考之,珦尝刺庐、寿二州,自寿以治行第一,就加御史中丞,入为司农卿、京兆尹。今《唐书》但言自庐州再迁京尹,亦不闻中丞、司农之除,其疏卤如此。珦表表循吏,所纪尚且如此,况其他乎!故仆每观人文集与夫碑刻,所以深致意于稽考者,正以此也。又如碑言“珦为庐日,强家占田,而窭人无告;乡校废落,而冗吏猥多;病者舍医事氵㸒祀,公皆去其弊。”而《传》但言,“珦为庐日,民间病者,舍医祷氵㸒祀,下令止之。”可谓舍其大而言其细者。又考《合肥志》亦曰“珦为庐江七年,迁寿阳。”

  北固怀古诗

  李德裕《北固怀古》诗曰:“自有此山川,于今几太守。近世二千石,毕公宣化厚。丞相量纳川,平阳气冲斗。三贤若时雨,所至跻仁寿。”注:毕构政事为开元第一,丞相陆象先,平阳齐浣,三贤皆为此郡。仆考之传,独象先不闻为润州。此恐史之佚耳。毕构,中宗景龙初为润州,政有惠爱,景龙末,召为御史大夫,谓政事为景龙间第一可也。

  木易非姓杨字

  今人称姓杨人为木易。案杨氏姓,文左从木,右从昜,非从易。《周易》之易乃从日月,此易亦阳字耳。今人书鄱阳有省文为番昜者,盖知此意。仆观《真诰》,其间有为姓杨人作《离合书》曰“偃息盛木,玩执周书。”其意谓周书为易,木加易即杨字也,乃知以木易为杨姓,其误久矣,不知左右之字文皆非。

  束脩

  吴曾《漫录》曰“《论语》‘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前辈多以束脩为束脯。余按《后汉﹒马援》、《杜诗》、《延笃传》注,皆谓年十五,束带修饰之意,乃知以束脩为束脯者,非是。”仆谓后汉传注,出于唐人之说,未可以为据。观《盐铁论》,桑弘羊曰:“臣结发束脩得束卫”,此正明验汉人之语,以束脩为束带修饰矣,且在马援诸人之先,可无疑者。然又观《北史》“刘焯不行束脩,未尝有所教诲”,此又可以验程门诸先生之说。要之,二说皆通,不可谓束脩为束脯非也。《唐六典》,国子生初入置束帛者,束脩之礼。《通典》州学生束脩之礼注,“束帛一篚一匹,脯一案五艇,学生皆服青衿。”

  语益精明

  韦苏州诗曰“西施且一笑,众女安得妍”,而白乐天诗曰“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杜子美诗曰“须臾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而东坡颂曰“奋鬣长鸣,万马皆喑”等一意耳,其后用之益精明。仆尝用是语为一联,云“六宫无色回眸笑,万马皆喑奋鬣鸣”。吴曾《漫录》谓,乐天“回眸一笑百媚生”,盖祖李白《清平词》“一笑皆生百媚”之语。仆谓李白之语,又有所自。观江总“回身转佩百媚生,插花照镜千娇出”,意又出此。

  二李诗

  《雪浪斋日记》谓,六一居士诗”晚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岂不似少陵。仆观是联乃李太白《登宣城北楼诗》,非六一也。《石林诗话》谓,“开帘风动竹,疑是故人来”,与“徘徊花上月,空度可怜宵”,此两联虽小说,实佳句。仆谓上联在《李君虞集》中,此即古词“风吹窗帘动,疑是所欢来”之意。梁费昶亦曰“帘动意君来”,柳恽曰“飒飒秋桂响,非君起夜来”,《丽情集》曰“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齐谢眺《怀故人诗》“离居方岁月,故人不在兹。清风动帘夜,明月照窗时”,皆一意也。又花月徘徊之语,亦出于古词意。

  福不盈眦

  《隐居诗话》曰“诗戒蹈袭古人意,亦有袭而愈工:魏人章奏曰‘福不盈眦,祸将溢世’,韩退之则曰‘欢华不满眼,咎责塞两仪’。”仆谓“福不盈眦,祸溢于世”,乃班固答宾戏,见西汉叙传。袁术议称尊号,尝引以为言。此语非出于魏人之口。鲍昭《河清颂》曰“物不盈眦,美溢金石”。

  古人名诗

  《石林诗话》曰“荆公诗‘莫嫌柳浑青,终恨李太白’,以古人姓名藏句中。或谓前无此体,自公始见。余读《权德舆集》,见其一篇,知德舆有此体。”仆谓此体其源流亦出于六朝,至唐而著,不但德舆也,如皮日休、陆龟蒙等皆有此作。

  一句中对偶

  《容斋续笔》曰“唐人诗文,或于一句中自成对偶,谓之‘当句对’。盖起于《楚词》蕙蒸兰藉、桂酒椒浆、桂棹兰樅、散冰积雪。自齐梁以来,江文通、庾子山诸人亦如此。”仆谓此体亦出于三百篇之《诗》,不但《楚词》也,如“玄衮赤舄”,“钩膺镂锡”,“朱英绿縢”,“二矛重弓”之类是焉。

  作文受谢

  《续笔》曰“作文受谢,自晋宋以来有之,至唐始盛。李邕犹长碑碣,天下多赍金帛求其文。”仆谓此亦未之老耳。作文受谢,非起于晋宋。乞米受金,为人作传,不足道也。观陈皇后失宠于汉武帝,别在长门宮,闻司马相如天下工为文,奉黄金百斤,为文君取酒,相如因为文以悟主上,皇后复得幸。此风西汉已然,孙登《相如赋》曰“长门得赐金”。

  周孔醒醉

  后汉周泽为太常清修,时人为之语曰“一岁三百六十日,三百五十九日斋,一日不斋醉如泥。”《南史》孔觊明晓政事,判决无壅,众为之说曰“孔公一月二十九日醉,胜他二十九日醒。”一则一年一日醉,一醉如此不晓事;一则一月一日醒,一醒如此办事。二事正相反,人性不同如此。仆尝效程子山作《酒榜》,其间一联云“一月二十有九日笑人世之太狂,百年三万六千场容我生之长醉。”

  银瓮酒库

  都下有银瓮酒库,或问何谓。仆考《瑞应图》,王者宴不及醉,则银瓮呈样,盖取此意。真州郡斋旧有酒名,谓之“花露”,人亦莫晓。仆读姚合诗“味轻花上露,色似洞中泉”,得非取此乎?又太真妃宿酒初消,吸花露以润肺,见《开元遗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野客丛书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