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卷之十二

  滞下叙论

  《经》中所载,有血溢、血泄、血便、注下,古方则有清浓血及泄下,近世并为痢疾,其实一也。但以寒、热、疳、蛊,分为四门,未为至当。且疳蚀疮脓,中蛊下血,与利脓血,证状大别。疳蚀虽下赤白,当在疳湿疮门;蛊利清血,当在中毒蛊门。今之滞下赤白者至多,皆是冷热相搏,非干疳湿蚀疮类;下利清血亦多,与中蛊毒者大异。临视须详,不可道听,治法差互,立见夭伤,勉之勉之。

  

  滞下三因证治

  病者滞下,人皆知赤为热,白为寒,而独不知纯下清血为风,下如豆羹汁为湿。夫六气之伤人,初无轻重,以暑热一气,燥湿同源,收而为四,则寒热风湿,不可偏废。古方云:风停于肤腠后,乘虚入客肠胃,或下瘀血,或下鲜血,注下无度,湿毒下如豆羹汁,皆外所因之明文也。古方有五泄,因脏气郁结,随其所发,便利脓血,作青黄赤白黑之不同者,即内所因也。又饮服冷热酒醴醯醢,纵情恣欲,房室劳逸,致损精血,肠胃枯涩,久积冷热,遂成毒痢,皆不内外因。治之,先推其岁运以平其外,察其郁结以调其内,审其所伤以治不内外,使条然明白,不至妄投也。

   滞下三因证治

  白头翁汤

  治热痢,滞下下血,连月不瘥。

  白头翁(二两) 黄连 柏皮 秦皮(各二两)

  上为锉散。每服四大钱,水一盏半,煎七分,去滓服。

   滞下三因证治

  桃花丸

  治冷痢腹痛,下如鱼脑白物。

  赤石脂( ) 干姜(炮,等分)上为末,蒸饼糊丸。米饮下三五十丸。

   滞下三因证治

  胃风汤

  治风冷乘虚,入客肠胃,水谷不化,泄泻注下,腹胁虚满,肠鸣 痛;及肠胃湿毒,下如豆汁,或下瘀血,日夜无度,并宜服之。(方见失血门风痢下血证)

   滞下三因证治

  露宿汤

  治风痢纯下清血。

  杏仁(七粒,去皮尖) 若木疮(一掌大) 乌梅(两个) 草果(一个) 酸石榴皮(半个) 青皮(两个)

  甘草(二寸)

  上为锉散,作一剂。水二碗,生姜三片,煎七分碗,露星宿,次早空心服。

   滞下三因证治

  苦散

  治脾受湿气,泄利不止,米谷不化。

  黄连(去须,锉如豆) 吴茱萸 白芍药(锉如豆,各二两,同炒令赤色)上为末。每服二钱,水一盏,煎至七分,温服。

   滞下三因证治

  驻车丸

  治冷热下痢肠滑,赤白如鱼脑,日夜无度,腹痛不可忍者。

  黄连(六两) 阿胶(麸炒) 当归(各三两) 干姜(炮,二两)上为末,醋煮米糊为丸,如梧子大。米饮下五十丸至一百丸。

   滞下三因证治

  万金散

  治冷热痢。

  罂粟壳(一两,赤用蜜炙,白不炙,赤白杂半生半炙) 橘皮 甘草(并如上法,各一两)上为锉散。每服四钱,以百沸汤七分盏,急用盏盖之,候温澄清者服。血痢,入乌梅一个。罂粟壳,《本草》不说治痢,近用之极效,其功不下地榆、黄柏、秦皮,但性紧涩,服之则呕,不可不知。

   滞下三因证治

  固肠汤

  治肠虚下痢,赤白频并,日久无度,老幼产妇,俱可服之。

  罂粟壳(三两,醋浸炙稍黄) 枳壳(麸炒去瓤) 白芍药(各二两) 橘红 当归 甘草(炙,各一两) 诃子(煨去核) 木香(煨) 人参 白姜(炮,各半两)上为锉散。每服四钱,水一盏半,煎七分,去滓,食前服。

   滞下三因证治

  三圣丸

  治下痢赤白,日夜无度;及泄泻注下。

  柏皮(大浓者,去粗皮切) 大蒜(细切研) 罂粟壳(去瓣细切,各等分)上三物,一处捣筛过,粗者更捣,同淹一宿,次日慢火炒香熟,亦旋筛取细者,余更炒,不尔,则细者焦,碾为末,粟米饮糊丸,如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米汤下。

   滞下三因证治

  断下汤

  治下痢赤白,无问久近长幼,皆可服。

  罂粟壳(炙,十四个,去瓣) 草果(一个,不去皮炒) 白术(一钱) 甘草(炙,半钱) 茯苓(一钱)上为锉散。作一剂,水一大碗,姜七片,枣七个,煎至一大盏,分二服,空腹。或下纯赤,加黑豆二十七粒;白则加炮干姜一钱。

   滞下三因证治

  浓肠汤

  治下痢赤白罂粟壳(八两,锉炒) 地榆(六两) 白术 紫苏叶 木瓜干(各二两)

  上为锉散。每服四钱,水盏半,姜七片,枣二个,煎七分,去滓,空腹服。

   滞下三因证治

  水煮木香丸

  治肠胃虚弱,风湿进袭,泄泻水谷,滞下脓血, 刺疼痛,里急后重,日夜无度。

  当归(洗) 芍药 甘草(炙) 诃子(去核,各半两) 浓朴(去粗皮,切,姜制) 青皮 陈皮(各一两) 缩砂仁 木香(炮,各一分) 罂粟壳(切醋淹炒,五两)上为末,蜜丸一两作五丸。每服一丸,水一盏,煎七分,食前温服。

  

  料简

  凡血得热则淖溢,故鲜;得寒则凝泣,故瘀。当审其风热风冷二证,与蛊利大别,外有血痔、血枯、内衄、酒利、肺疽、肠胃蓄瘀、远近血等,各有门类,不可混杂。古方云:积冷积热,及水谷实而下利者,并以大黄汤下之。《养生方》亦云:大则疏涤之。更不知有寒热风湿虚实之不同,后人寻即妄用,被害者多矣。吁,可伤哉。

  

  秘结证治

  夫胃、大小肠、膀胱者,仓廪之本,营之居也,名曰器,能化糟粕转味入出者也。人或伤于风寒暑湿,热盛,发汗利小便,走枯津液,致肠胃燥涩,秘塞不通,皆外所因;或脏气不平,阴阳关格,亦使人大便不通,名曰脏结,背内所因;或饮食燥热而成热中,胃气强涩,大便坚秘,小便频数,谓之脾约,属不内外因。既涉三因,亦当随其所因而治之,燥则润之,涩则滑之,秘则通之,约则缓之,各有成法。

   秘结证治

  神功丸

  治气壅风盛,大便秘涩,后重疼痛,烦闷。此药当量虚实加减。

  大黄(四两,麸煨,蒸亦可) 人参(二两) 诃子皮(四两) 麻仁(二两,别研)上为细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二十丸,温汤、温酒、米饮皆可下,食后临卧服。

   秘结证治

  麻子仁丸

  治趺阳脉浮而涩,浮则胃气强,涩则小便数,浮涩相搏,大便则坚,其脾为约,大便坚,小便利而不渴。

  麻子仁(五两,研) 芍药 枳实(麸炒,各八两) 大黄(蒸,一斤) 浓朴(姜制炒,半两) 杏仁(去皮尖炒,别研,五两半)

  上为末,炼蜜丸,如梧子大。每服二十丸,温水下;未知,加五十丸。一法,麻仁一两半、杏仁三分、大黄一两,枳实、芍药、浓朴各半两。此根据《局方》出。本是汉方,合用大黄、枳实一斤,正得今二两,浓朴当用四两,杏仁当用六钱一字,麻仁一两二钱半,芍药一两,乃均制合理,用当以理推。

   秘结证治

  半桃丸

  治年高风秘冷秘,心腹一切 癖冷气。暖元脏,止泄泻,进饮食。

  硫黄(研细) 半夏(汤洗七次,焙干为末)上等分,以生姜汁同熬炊饼末,搅匀,杵数百下,丸如梧子大。空心温酒姜汤下三十丸。

   秘结证治

  胃气丸

  治虚人老人风秘不通,不可服凉药,用此甚效。(方见霍乱门)

   秘结证治

  蜜兑法

  蜜三合 盐少许,煎如饧,出冷水中,捏如指大,长三寸许,纳下部立通。

  

  脱肛证治

  肛门为肺下口,主大肠,肺脏实则热,热则肛门闭塞;腑虚则大肠寒,寒则肛门脱出。

  又妇人产蓐用力过多,及小儿叫呼,及久利后,皆使肛门滞出。

   脱肛证治

  皮散

  治肛门或因洞泄,或因用力脱出不收。

  皮(烧存性用,一个) 磁石(半两, 碎) 桂心(半两)

  上为末。饮方寸匕。忌举重及房室。《肘后》治妇人阴脱,加鳖头一枚,烧灰研入。

   脱肛证治

  香荆散

  治肛门脱出,大人小儿悉主之。

  香附子 荆芥穗(各等分)

  上为末。每用三匙,水一大碗,煎十数沸淋。

  又方用五倍子为末。每三钱,水二碗,煎减半,入白矾一块,安小桶子内洗之立效。

   脱肛证治

  铁粉散

  治脱肛历年不愈。

  铁粉(研细)

  每用少许掺之,按令入即愈。

  又方 用木贼不以多少,烧存性。

  上为细末掺肛门上按之。

   脱肛证治

  水圣散子

  治小儿脱肛不收。用浮萍草,不以多少。

  上杵为细末。有患,用药干贴。

   脱肛证治

  又方

  用磨刀水洗亦效。

  

  淋闭叙论

  淋,古谓之癃,名称不同也。癃者,罢也;淋者,滴也。今名虽俗,于义为得。古方皆云:心肾气郁,致小肠膀胱不利,复有冷淋、湿淋、热淋等,属外所因;既言心肾气郁,与夫惊忧恐思,即内所因;况饮啖冷热,房室劳逸,及乘急忍溺,多致此病,岂非不内外因。

  三因备明,五淋通贯,虽证状不一,皆可类推,所谓得其要者,一言而终也。

  

  淋证治

  诸淋大率有五:曰冷,曰热,曰膏,曰血,曰石。五种不同,皆以气为本,多因氵㸒情交错,内外兼并,清浊相干,阴阳不顺,结在下焦,遂为淋闭。

   淋证治

  生附散

  治冷淋,小便秘涩,数起不通,窍中疼痛,憎寒凛凛。多因饮水过度,或为寒泣,心虚志耗,皆有此证。

  附子(去皮脐,生用) 滑石(各半两) 瞿麦 木通(各三分) 半夏(汤洗七次,三分)上为末。每服二大钱,水二盏,姜七片,灯芯二十茎,蜜半匙,煎七分,空心服。

   淋证治

  石韦散

  治热淋。多因肾气不足,膀胱有热,水道不通,淋沥不宣,出少起数,脐腹急痛,蓄作有时,劳倦即发,或尿如豆汁,或便出沙石。

  木通 石韦(去毛,各二两) 甘草 当归 王不留行(各一两) 滑石 白术 瞿麦 芍药葵子(各三两)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煎小麦汤调下,食前,日三。兼治大病余热不解,后为淋者。

   淋证治

  地肤子汤

  治下焦有热,及诸淋闭不通。

  地肤子(三两) 知母 黄芩 猪苓(去皮) 瞿麦 枳实(麸炒) 升麻 通草 葵子(炒)海藻(洗去腥,各二两)上为锉散。每服四钱,水一盏半,煎七分,去滓,空心服。大便俱闭者,加大黄。女人房劳,小便难,大腹满痛,脉沉细者,用猪肾半只,水二盏,煎盏半,去肾,下药,煎七分服。

   淋证治

  鹿角霜丸

  治膏淋。多因忧思失志,意舍不宁,浊气乾清,小便淋闭,或复黄赤白黯如脂膏状,疲剧筋力,或伤寒湿,多有此证。

  鹿角霜 白茯苓 秋石(各等分)

  上为末,糊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米汤下。

   淋证治

  草汁

  治膏淋及尿血。

  草上捣汁二升,醋二合和,空腹服一盏。又浓煮汁饮,亦治淋沥尿血。

   淋证治

  立效散

  治血淋。多因下焦结热,小便黄赤,淋闭疼痛,所出如血,或外挟风冷风热,或内伤志劳神,或房室过度,丹石发动。便鲜赤者,为风热伤心;瘀血者,为风冷伤肾,及大小便俱出血者。

  瞿麦穗(一两) 甘草(炙,三分) 山栀子(半两,炒)上同为末。每五钱至七钱,水一碗,入连须葱根七个、灯芯五十茎、生姜五片,同煎至七分,时时温服,不拘时候。既云血寒则瘀,此药末必匀治,宜煎木通汤下麝香鹿茸丸、菟丝子丸等,所以《养生方》云:不可专以血得热则淖溢为说,于理甚明,不复详引。鹿茸丸、菟丝子丸,方见后虚损门。

   淋证治

  石燕丸

  治石淋。多因忧郁,气注下焦,结所食咸气而成,令人小便碜痛不可忍,出沙石而后小便通。

  石燕子(烧令通赤,水中淬一两次,捣研水飞,焙干) 滑石 石韦子(去毛) 瞿麦穗(各一两)

  上为末,糊为丸,如梧子大。煎瞿麦灯芯汤下十丸,食前服,日二三。甚即以石韦去毛、瞿麦穗、木通各四钱,陈皮、茯苓各三钱,为末,每服三钱,以水一盏,煎七分,去滓服。

   淋证治

  瞑眩膏

  治诸淋,疼痛不可忍受,及沙石淋。

  大萝卜切一指浓四五片,好白蜜淹少时,安净铁铲上,慢火炙;干则又蘸蜜,取尽二两蜜,番覆炙,令香软,不可焦,候温细嚼,以盐汤一盏送下立效。

   淋证治

  沉香散

  治气淋。多因五内郁结,气不得舒,阴滞于阳,而致壅闭,小腹胀满,使溺不通,大便分泄,小便方利。

  沉香(不焙) 石韦(去毛) 滑石 王不留行 当归(炒,各半两) 葵子(炒) 白芍药(各三分) 甘草(炙) 橘皮(各一分)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煎大麦饮调下;饮调亦得,食前。

   淋证治

  发灰散

  治饮食忍小便,或走马及房劳,皆致胞转,脐下急满不通。

  乱发(不拘多少,烧为灰)上研细。每用二钱,米醋二合,汤少许,调服。一法,与葵子等分为末,饮服二钱,服讫,即炒黑豆叶存其上则通。

   淋证治

  猪苓散

  治伤风感寒,脉浮发热,渴欲饮水,小便不利。

  猎苓(去皮) 茯苓 泽泻 阿胶(炒) 滑石(碎研,各等分)上为锉散。每服四大钱,水一盏半,煎七分,去滓,不以时。

  五苓散

   治伤暑疸热,小便不利。煎茅根汤调尤佳。(方见伤暑门)

  

  料简

  方书中所出淋病,证状不一,所谓诸淋,亦不能备尽。若随其所因而命名,如劳,如惊,如寒,如湿,如风,如暑,以至暴淋等,虽无定论,皆不出三因之所致也。当详此推治,无施不可。又有转胞,以胞系了戾,小便不通,证状自别,不可不辨。然治之亦当利其小便,古方令服肾气八味丸,其中有茯苓故也。

  

  遗尿失禁证治

  《经》云:膀胱不利为癃,不约为遗溺者,乃心肾气传送失度之所为也。故有小涩而遗者,有失禁而出不自知。又妇人产蓐,产理不顺,致伤膀胱,遗尿无时。又小儿胞冷尿床,亦着成人者。治之各有方。

   遗尿失禁证治

  家韭子丸

  治少长遗尿;及男子虚剧,阳气衰败,小便白浊,夜梦泄精。此药补养元气,进美饮食。

  家韭子(六两,炒) 鹿茸(四两,酥炙) 苁蓉(酒浸) 牛膝(酒浸) 熟地黄 当归(各二两)

  巴戟(去心) 菟丝子(酒浸,各一两半) 杜仲(去皮锉制,炒丝断) 石斛(去苗) 桂心 干姜(炮,各一两)上为末,酒糊为丸,如梧子大。每服五十丸,加至百丸,空心食前盐汤、温酒下。小儿遗尿者,多因胞寒,亦禀受阳气不足故也,别作一等小丸服。

   遗尿失禁证治

  阿胶饮

  治小便遗失不禁。

  阿胶(二两,炒) 牡蛎( 取粉) 鹿茸(切酥炙,各四两)上为锉散。每服四大钱,水一盏,煎七分,空心服;或作细末,饮调亦好。

   遗尿失禁证治

  张真君茯苓丸

  治心肾气虚,神志不守,小便淋沥,或不禁,及遗泄白浊。

  赤茯苓 白茯苓(各等分)

  上为末,以新汲水挪洗,澄去新沫,控干,别取地黄汁,同与好酒银石器内熬成膏,搜和为丸,如弹子大。空心盐酒嚼下。常服轻身延年。

   遗尿失禁证治

  鸡内金散

  治溺床失禁。

  鸡 (一具,并肠净洗烧为灰,男用雌者,女用雄者)上研细。每服方寸匕,酒饮调服。

  又方 用羊肚系盛水令满,线缚两头,熟煮,取中水,顿服。

  又方 用猪胞洗净,铁铲上炙香熟,嚼细,温酒下。

  

  九虫论

  古方论列脏腑中九虫,虽未必皆有,亦当备识其名状。若蛔虫,则固不待言而知,其他皆由脏虚,杂食甘冷肥腻,节宣不时,腐败凝滞之所生也。又有神志不舒,精魄失守,及五脏劳热,又病余毒,气血积郁而生。或食果 ,与夫畜兽五内遗留诸虫子类而生,不可具载。亦犹生瘕,殆非九数可尽,姑列诸例,为学人备。

  

  九虫例

  九虫者,一曰伏虫,长四分,为群虫之长;二曰白虫,长一寸,相生至多,其母长至四五丈,则杀人;三曰内虫,状如烂杏,令人烦满;四曰肺虫,其状如蚕,令人咳;五曰胃虫,状如虾蟆,令人吐逆呕哕;六曰弱虫,状如瓜瓣,令人多唾;七曰赤虫,状如生肉,令人肠鸣;八曰蛲虫,至微细,状如菜虫,居洞肠间,多则为痔漏痈疽诸疮,无所不为;九曰蛔虫,长一尺,贯心则杀人。又有尸虫,与人俱生,状如犬马尾,或如薄筋,根据脾而居,长三寸许,大害于人。然多因脏虚寒劳热而生,治之各有方。

   九虫治法

  乌梅丸

  治蛔厥。令病者静而复烦,此为脏寒,蛔上入隔,故烦;须臾复上,得食而呕又烦者,蛔闻食臭出,其人自吐蛔。

  乌梅(一百五十个) 当归 川椒(去目汗) 细辛 附子(炮去皮脐) 桂心 人参 黄柏(各三两) 干姜(炮,五两) 黄连(八两)上为末,以苦酒渍乌梅一宿,去核,蒸之五斗米下,熟捣成泥,和药相得,纳臼中,与蜜杵一二千下,丸如梧子大。食前饮服十丸,稍加至三十丸。

   九虫治法

  集效丸

  治因脏腑虚弱,或多食甘肥,致蛔虫动作,心腹绞痛,发则肿聚,往来上下,痛有休止,腹中烦热,口吐涎沫,是蛔咬,宜服此药。若积年不瘥,服之亦愈。又治下部有虫生痔,痔痒痛。

  木香 鹤虱(炒) 槟榔 诃子(煨去核) 芜荑(炒研) 附子(炮去皮脐) 干姜(炒,各七钱半) 大黄(锉炒,一两半)上为细末,蜜丸,如梧子大。每服三十丸,食前橘皮汤下;妇人醋汤下。

   九虫治法

  化虫丸

  治寸白虫。兼治诸虫。

  硫黄(一两,别研) 木香(半两) 蜜陀僧(三分,别研) 附子(生用,一个去皮脐为末)上先以附子末,用好醋一升熬成膏,入三药和丸,如绿豆大。每服二十丸,食前荆芥茶清放冷下,虫即化为清水。

   九虫治法

  槟榔散

  治诸虫在脏腑,久不瘥。

  槟榔(一两)

  上为末。每服一钱至二钱,煎茶蜜汤调下,空心食前服。

  

  咳嗽叙论

  人之所以滋养其身者,唯气与血。呼吸定息,卫气之常,失常则为咳嗽;津液流润,荣血之常,失常则为痰涎。咳嗽吐痰,气血已乱矣。顾世治嗽之药极多,而卒不能遍效者,盖其致病之因不一。世谓五嗽,且以五脏而言之,要之内因七情,外合六氵㸒,饮食起居,房劳叫呼,皆能单复倚互而为病。故《经》云:五脏六腑,感寒热风湿,皆令人咳。又微寒微咳,厉风所吹,声嘶发咳;热在上焦,咳为肺痿;秋伤湿,冬咳嗽,皆外所因。喜则气散,怒则气激,忧则气聚,思则气结,悲则气紧,恐则气却,惊则气乱,皆能发咳,即内所因。

  其如饮食生冷,房劳作役,致嗽尤多,皆不内外因。其可一法而治之?治之,当推其三因,随脉证治疗,散之,下之,温之,吐之,以平为期。

  

  外因咳嗽证

  伤风咳者,憎寒壮热,自汗恶风,口干烦躁;伤寒咳者,憎寒发热,无汗恶寒,烦躁不渴;伤暑咳者,烦热引饮,口燥,或吐涎沫,声嘶咯血;伤湿咳者,骨节烦疼,四肢重着,洒洒淅淅,并属外所因。诊其脉,浮为风,紧为寒,数为热,细为湿。随其部位,与人迎相应;推其脏腑,则见病源也。

  

  内因咳嗽证

  喜伤心者,咳而喉仲介介如肿状,甚则咽肿喉痹,名为心咳;不已,则小肠受之,小肠咳状,与气俱失。怒伤肝者,咳而两胁下痛,甚则不可以转,转则两 下满,名为肝咳;不已,则胆受之,胆咳之状,咳呕胆汁。思伤脾者,咳而右胁下痛,阴阴引肩背,甚则不可以动,名为脾咳;不已,则胃受之,胃咳之状,咳而呕,呕则长虫出。忧伤肺者,咳而喘息有声,甚则唾血,名为肺咳;不已,则大肠受之,大肠咳状,咳而遗失。恐伤肾者,咳而腰背相引痛,甚则咳涎,名为肾咳;不已,则膀胱受之,膀胱咳状,咳而遗溺,久咳不已,则三焦受之。三焦咳状,咳而腹满不欲食。此等皆聚于胃,关于肺。肺取 俞最近,故内因多先有所感,世人并名肺咳嗽也,并属内所因。诊其脉,随其部位,与气口相应,浮紧则虚寒,沉数则实热,弦涩则少血,洪滑则多痰。以此类推,无施不可。

  

  不内外因咳嗽

  病者咳嗽,发作寒热,引腰背痛,或复喘满,此因房劳伤肾;病者中满腹胀,抢心痛,不欲食,此因饥饱伤脾;病者咳嗽,左胁偏痛,引小腹并膝腕疼,此因疲极伤肝;病者咳嗽,吐白涎,口燥声嘶,此因叫呼伤肺;病者咳嗽,烦热自汗,咽干咯血,此因劳神伤心。

  并属不内外因。诊其脉,随其类。假如尺脉浮涩而数,则知伤肾;右关脉濡,则知饮食伤脾;左关脉弦短,则知疲极伤肝。但不应人迎气口者,即是不内外因,皆类推。

   咳嗽治法

  华盖散

  治肺虚,或感风寒暑湿,及劳逸抑郁,忧思喜怒,饮食饥饱,致脏气不平,咳唾脓血,渐成肺痿,憎寒发热,羸瘦困顿,皮肤甲错,将成劳瘵。

  甜葶苈(半两) 苦葶苈(半两,并用纸隔炒) 茯苓 人参 细辛 干姜(炮) 桔梗(锉炒)杏仁(去皮尖,麸炒) 紫菀 款冬花 甘草(炙) 陈皮(各一分)

  上为细末,用羊肺一个心血不透者,切细研烂,旋旋入药掺肺内,再研匀,药尽为度,泥土墙上,以湿纸七重盖覆,每日去纸一重,七日药就,候干刮下,再研,罗为细末。每服二钱,温酒、盐汤调下;米饮亦得,空心日二服。

   咳嗽治法

  五味子汤

  治秋冬之交,皮肤为寒湿所搏,寒气内折,咳嗽昼夜不已。

  陈橘皮(二两) 麻黄(去节) 甘草(炙) 杏仁(去皮尖,麸炒) 五味子 白茯苓(各一两)

  上为末。每服二钱,水一盏,煎七分,去滓带热服,食后临卧日三服。

   咳嗽治法

  白术汤

  治五脏伤湿,咳嗽痰涎,憎寒发热,上气喘急。

  白术(二两) 五味子 茯苓(各一两) 甘草(一分) 半夏(四个,洗去滑,切作十六片)上为锉散,分作十六服。水一盏半,姜五片,入半夏一片,煎七分,空腹服。

   咳嗽治法

  丁香乌梅丸

  治膈气壅蔽,外感风寒,咳嗽痰涎白沫,胸背痛,不能俯仰,口干咽燥。

  乌梅肉(四两) 紫苏 木瓜(各二两) 茯苓(二两四钱) 甘草(三两三钱) 檀香(半两) 人参(七钱)

  麝香(一字)

  上为末,用蜜一斤、蜡二两为丸,如樱桃大。含化,不以时。

   咳嗽治法

  人参散

  治咳嗽肺虚,不能制下,大肠泄泻,上气喘咳,服热药不效。

  人参 款冬花 罂粟壳(等分,醋炙)上为锉散。每服四大钱,水一盏半,阿胶一片、乌梅半个,同煎七分,去滓,睡正着时急唤醒服。

   咳嗽治法

  太白丹

  治肺感寒发热,咳嗽无度。

  通明白矾(枯) 成炼钟乳 寒水石( ,水飞过,各等分)上研匀,炊饼糊丸,如鸡头大。每服一丸,先嚼生姜、胡桃各一片令细,吸太阳气和药咽,仍用茶清或温酒送下。

   咳嗽治法

  阿胶散

  治一切咳嗽。虚人老人皆可服。

  阿胶(麸炒) 马兜铃(各一两) 五灵脂(研) 桑白皮(各半两) 甘草(炙,一分)上为末。每服一钱,水一盏,煎六分,通口食后夜卧服。

   咳嗽治法

  平气饮

  治一切咳嗽,吐痰涎,恶风,不能食。

  人参 白术 川芎 当归 五味子 甘草(炙,一分) 木瓜干 紫苏子(炒) 茯神 乌药(去木) 杏仁(去皮尖,麸炒) 桂心 白芷(各等分)

  上为末。每服二钱,水一盏,姜三片,枣一个,煎七分,温服。

   咳嗽治法

  杏仁煎

  治暴咳,失声不语。

  杏仁(去皮尖,研,三两) 桑白皮 生姜(取汁) 蜜 砂糖(各一两半) 木通 贝母(各一两三钱) 紫菀茸 五味子(各一两)

  上将桑白皮、木通、贝母、紫菀、五味子为锉散,以水三升,慢火熬取一升,裂去滓,入杏仁、糖蜜、姜汁慢火敖成膏。旋含化。

   咳嗽治法

  蛤蚧散

  治元气虚寒,上气咳嗽,久年不瘥。

  蛤蚧(一对,炙) 成炼钟乳 款冬花 肉桂 白矾(飞过,别研) 甘草(炙,各半两)上为末。每服半钱,用芦管吸之;或觉咽干,即用米饮调下,空心食前。

   咳嗽治法

  款冬花散

  治伤风冷嗽,诸未效者。

  款冬花(不拘多少)

  上一味为粗末。炉上烧,以酒漏盖吸咽烟,觉咽干口燥,以茶清送下。

   咳嗽治法

  白散子

  治久年咳嗽不愈者。

  附子(一枚煨熟新水浸一时久去皮脐焙干)

  上为末。每服一钱,白砂蜜二钱,水一盏,煎七分,通口服。

   咳嗽治法

  青金丹

  治肺虚壅,咳嗽喘满,咯痰血。

  杏仁(去皮尖,一两) 牡蛎( 取粉,入杏仁同炒黄色,去牡蛎粉不用) 青黛(一两)上研匀,入黄蜡一两,熔搜和丸,如弹子大,压匾如饼。每用中日柿一个去核,入药在内,湿纸裹煨,约药熔,方取出,去火毒,细嚼,糯米饮送下。一方,名甲乙饼,治咳出血片,兼涎内有血条,不问年久月深,但声在,一服效。用青黛一分,牡蛎粉二钱匕,杏仁七粒去皮尖研,蜡丸了,汤使,并同前。

  应梦人参散

   治风壅痰嗽咯血,及伤寒体热头痛。(方见疫病门)

   咳嗽治法

  神效散

  治老少喘嗽神效。

  杏仁(去皮尖,炒,一两半) 甘草(炙) 旋复花(各三两) 白术 莲肉(去心皮) 射干(米泔浸) 前胡 御米(略炒) 百合(水浸去沫) 白扁豆(略炒) 川芎(各三两) 人参 白茯苓(各四两) 神曲(炒,五两) 桑白皮(炙) 干葛(各六两) 桔梗(七两)上为细末。每服二钱,水一盏,姜三片,枣一个,煎七分,食前温服。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