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卷三

尤(疣):

取敝蒲席若藉之弱(),绳之,即燔其末,以久(灸)尤(疣)末,热,即拔尤(疣)

去一,令尤(疣)者抱禾,令人(呼)曰:“若胡为是?”应曰:“吾尤(疣)。”置去禾,勿一,以月晦日之丘井有水者。以敝帚骚(扫)尤(疣)二七,祝曰:“今日月晦,骚(扫)

尤(疣)北。”入帚井中(一四)。

一,以月晦日日下时,取由(块)大如鸡卵者,男子七,女子二七。先【以】由(块)

置室后,令南北【列】(一五),以晦往之由(块)所,禹步三,道南方始,取由(块)

言曰由言曰:已靡(磨),置由(块)其处,一,以月晦日之内后,曰:“今日晦,弱(搦)又(疣)内北。”靡(磨)又(疣)内辟(壁)二七(一,以朔日,葵茎靡(磨)又(疣)二七,言曰:“今日朔,靡(磨)又(疣)以葵戟。”有(又)以杀本若道旁()根二七,投(一九)泽若渊下。除日已望(一一)。

一,祝尤(疣),以月晦日之室北,靡(磨)宥(疣),男子七,女子二七,曰:”今日月晦,靡

颠(癫)疾:

先侍()白鸡、犬矢。发,即以刀()其头,从颠到项,即以犬矢【湿】之,而中()鸡(一一二),冒其所以犬矢湿者,三日而已。已,即孰(熟)所冒鸡而食之,一,(癫)疾者,取犬尾及禾在圈垣上【者】,段冶,湮汲以饮之(一一四)。

白处方:

取灌青,其一名灌曾,取如盐廿分斗一,灶黄土十分升一,皆冶,而(一一五)指,而先食饮之。不已,有(又)复之而灌青,再饮而已。令(一一六)。

【一】,其与其真,冶之【以】鸟卵勿毁半斗,甘盐(一一七)者其中,卵次之,以(一一八)

冥(幂)以布四三(一一九)蔡。已涂之,即县(悬)阴燥(一二)浓蔽肉,扁(遍)施所而止,之于热弗能支而止,而止施(一二一)虽俞(愈)

而毋去其药。药而自(也)。已。炙之之时,食甚(一二二)搜,及毋手敷之。以旦未食敷药。已【敷】药,即饮善酒,极厌而止,即炙。已炙(一二三)

之而起,欲食即食,出入饮食自次(恣)。旦服药,先毋食二、三日。服药时毋食(一二四)鱼,病已如故。治病毋时。二三月十五日到十七日取鸟卵,已即用之。(一二五)鸟(也),其卵虽有人(仁),犹可用(也)。此药已成,居虽十【余】岁到岁,俞(逾)良。(一二六)而干,不可以涂身,少取药,足以涂施者,以美醯之于瓦中,渍之(一二七)可河(和),稍如恒。煮胶,即置其于火上,令药已成而发之。发之涂(一二八),冥(幂)以布,盖以,县(悬)之阴燥所。十岁以前药乃干(一二九)。

一白:白者,白毋奏(腠),取丹沙与鱼血,若以鸡血,皆可。鸡湮居二之(一三),以蚤挈(契)令赤,以之。二日,洒,以新布孰暨()之,【复】敷。如此数,卅【日】而止。令(一三一)。

大带者:

燔,与久膏而敷之(一三二)。

一,以清煮胶,以涂(涂)之(一三三)。

冥(螟)病方:

冥(螟)者,虫,所啮穿者,其所发毋恒处,或在鼻,或在口旁,或齿龈,或在手指(一三四),使人鼻抉(缺)指断。治之以鲜产鱼,而以盐财和之,以敷虫所啮(一三五)之。病已,止。尝试,毋禁。【】令(一三六)。

【者】:

以一入卵中之(一三七)。

入(一三八)兔皮(一三九)

一,()兰(一四)

一,以淳酒(一四一)

一,以汤沃(一四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五十二病方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