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布屿西堡

布屿西堡,在县西三十里;东以车路与布屿东堡、大坵田堡分界,西以车路与海丰港分界,南以旧虎尾溪与白沙墩、大坵田分界,北以潭墘溪与彰化深耕堡分界。堡内东西相距十七里,南北相距二十五里。

积方

其中田园甲则,均载斗六首堡册内。

堡内共六十一庄;内八庄因溪水冲刷,居民迁徙,地成荒埔,实存五十三庄:

褒忠论庄二百五十户、一千一百零六丁口。

溪墘厝庄(今废,无人居)

马■〈山上刚下〉 厝庄二百二十户、五百十一丁口。

芋埔仑内庄四十四户、二百零八丁口。

芋埔下藔庄三百四十户、一百四十一丁口。

芋埔顶藔庄三十九户、一百四十丁口。

雅趣庄三十七户、一百四十八丁口。

大廍庄二十一户、一百十七丁口。

三块藔庄十八户、一百七十七丁口。

新湖庄二十九户、一百三十四丁口。

顶田洋庄十八户、七十七丁口。

下田洋庄二十一户、七十七丁口。

大枰庄(今废,无人居)

有才藔二十六户、一百五十一丁口。

妈祖埔庄二十九户、一百三十八丁口。

六块藔庄二十九户、一百二十二丁口。

沙仔藔庄八户、二十六丁口。

月眉庄八十二户、二百五十一丁口。

吕厝庄七十四户、三百三十九丁口。

马鸣山庄三十八户、一百八十七丁口。

新厝仔庄三十三户、一百八十七丁口。

芋头厝庄三十六户、一百三十五丁口。

林朱藔庄二十九户、一百十三丁口。

同安厝庄九十九户、五百丁口。

王藔厝庄(今废,无人居)

山仔脚庄四十六户、一百七十七丁口。

潮洋厝庄四十户、一百七十七丁口。

龙岩庄六十二户、三百零七丁口。

县厝藔庄(今废,无人居)

庄厝藔庄二十户、六十丁口。

吕厝藔庄十四户、三十五丁口。

洪厝藔庄十二户、三十丁口。

中厝庄四十九户、二百二十六丁口。

店仔庄二十七户、六十五丁口。

阿劝庄四十七户、二百二十丁口。

大有庄四十户、一百四十四丁口。

新厝仔庄十二户、三十五丁口。

百亩庄二十二户、七十七丁口。

格仔头庄八户、二十三丁口。

顶山藔庄二十五户、六十五丁口。

仑仔外庄八户、三十三丁口。

三块厝庄三户、二十二丁口。

长藔庄十五户、七十七丁口。

兴化藔庄二十九户、九十九丁口。

反盐园庄十七户、六十四丁口。

七张犁庄四户、十五丁口。

五块厝庄十三户、三十三丁口。

管事厝庄(今废,无人居)

名山庄(今废,无人居)

兴化厝庄四十二户、一百三十九丁口。

大湾庄二十一户、九十九丁口。

萧垄厝庄三十七户、一百一十四丁口。

下竹围庄六户、二十四丁口。

下新厝庄(今废,无人居)

顶新厝庄(今废,无人居)

东势藔庄三十八户、一百五十七丁口。

东势藔中庄三户、八丁口。

东势藔顶庄十三户、四十八丁口。

草湖庄三十四户、一百零四丁口。

猫儿干庄一百二十一户、六百零七丁口。

雷厝庄六十户、三百十五丁口。

以上共二千四百零八户、八千五百八十五丁口。

沿革

布屿西堡,旧属彰化县;光绪十四年,改隶云林县。

山(无)

虎尾溪一名清水溪,发源水沙连堡内山,南出刺嘴社,过水沙连社,合猫丹社、蛮蛮社三浊流支分而西,入牛相触二山以北,达于东螺;南则汇阿拔泉之流入西螺浇黄地仑庄,至布屿东堡之■〈氵南〉仔庄,居民凿道引流为大有圳,灌溉十八张犁、大有庄等处田园。乾隆中,溪水大涨,将王厝藔、山仔脚、潮洋厝、龙岩庄、孙厝藔、庄厝藔、吕厝藔、洪藔厝、有才藔及百亩庄、架仔头、三块厝、长藔庄、兴化藔、海丰保、韩增藔、北外湖庄、番婆庄等村北南两岸沙地冲刷成溪,是为新旧虎尾溪分道之始。然自改道后,旧溪每为沙土淤垫。光绪十五年,浊水溪涨,由西螺堡树仔脚庄灌入此溪;于是清浊合流,水势溜急,非渡难行。

莲花潭俗名莲池;在县西二十七里布屿西堡溪墘庄之南新厝宅口。东西二百余丈,南北一百丈。泉甘土肥,莲不种自发,分红、白、浅红三色。花开之候,远近游观,为本色名胜。

街市

褒忠街在县西三十二里;旧隶彰化。乾隆五十一年林爽文乱,街人集以自固,屡与贼战,数月不懈;寇平,上旌以「褒忠」二字,故名。

义塚

一在褒忠庄南,邑庠生张植树置。方长二百十五丈。

一在褒忠庄西南,监生张铭玉置。横五十丈,直三十八丈。

一在褒忠庄,里人张查某置。

水利

大有圳在县西三十八里布屿西堡大有庄。雍正十三年,邑绅永福学、教谕张方高引布屿东堡湳仔庄虎尾溪分流之水,开凿圳道,灌溉大有庄等处田园。与西螺之鹿场、清浊二陂通。

把育沟俗名八佾沟;在县西四十二里。长三十五里,阔二丈,深一丈。邑绅张方高以大有圳常为浊水挟沙所淤,遂由崩沟藔庄另开沟道,引浊水之流入虎尾溪,以宣壅塞。

祠庙

萃英在县西三十二里布屿西堡褒忠庄。堂宇三间,正殿祀文昌帝君;后进三间,左右各二间。道光十五年,监生张克厚、举人丁捷三、增生张嘉言倡建。每年田租银二十五十元(?),以供香祀。光绪七年,监生张铭玉、附贡生张铭献捐修。

科举

张植发:乾隆乙酉科举人。

张植华:乾隆戊子科举人。

蔡廷懋:乾隆甲寅恩科举人。

蔡廷炯:乾隆乙卯恩科举人。

蔡廷槐:嘉庆戊子科举人。

张士箱:乾隆元年举孝廉方正。

张昭彩:光绪己卯科恩贡。

张植发:乾隆乙酉科拔贡。

张明义:乾隆丁酉科拔贡。

张元懃:彰邑庠生;乾隆五十四年,以随军功准贡。

张植梅:嘉庆乙酉年岁贡。

张方武:乾隆乙酉科武解元。

张廷枢:光绪乙酉科武举人。

坊(无)

「善人致福」匾台澎道姚莹为里人留文生立。文生字大椿,月眉庄人;父曰晖、母蔡氏。生而孝谨;家小康,性好施与。遇地方水旱,莫不倡捐。殁年八十,四代同堂;母蔡氏。年九十四,亲见五代。

节烈妇

吴陈氏,已由广东请旌。

张黄氏,已由广东请旌。

兵事

乾隆五十一年林爽文乱,与其党庄大田等攻嘉义,肆扰各堡。泉州庄庠生张源懃与兄明义、族弟源怘、侄植槐集乡勇自固,相持数月,屡挫贼锋。五十二年,钦差大学士公福康安帅师渡台,解嘉义围;源懃等率众诣辕,愿杀贼自效。福公许之,命率乡勇为官军渡,败林爽文,追至大里杙,克之;林爽文逃入内山番社,福公移师沙连,传檄生番缚贼以献。寇平,第授源懃通判、五品顶戴蓝翎,明义州同,源怘、植槐均以从九候选;并赐庄名「褒忠」。

同治元年,戴万生陷斗六;股首潮洋厝庄人张添与严办、陈弄率党攻褒忠庄。里人张景星集乡中义勇扼要拒守,添不得逞,退攻马厝岗等处。会提督林文察率勇来援,前锋总带林国泰等自麦藔登岸,景星与各堡义首迎导官军,复斗六,捦张添于潮洋厝庄,布西寇平。

边防(无)

凶番(无)

灾祥

同治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大风;坏民庐舍。

光绪五年十二月十五日,大雨雹。

光绪六年六月初三日大雨雪。八月二十二日,大风;三日始止,民舍多损。十月初三日酉刻,星行入月后。

光绪七年三月初二日,天上出五彩圈十余个。五月二十一日,地震。是岁布屿饥。

光绪八年八月九日,彗星两见于东南。

光绪九年十二月,彗星见西方。是月地大震。

光绪十年五月,地震连日。是岁法夷犯台。

光绪十五年五月,大雨连日,浸害五谷。

光绪十八年八月十八日,大风三日;损坏民舍、大木斯拔、五谷损。十二月大雪,五谷、猪羊多冻死。

光绪十九年四月,大旱。六月初七日,大雨,三日始止;溪水暴涨,冲坏民房甚多,崩旱园百甲。是岁,布屿大饥。

艺文

为烈妇张沈氏征诗小引岁贡生张锡祺

烈妇沈氏,小字心娘;嘉义县他里雾堡新仑庄沈志刚女也。字彰邑布屿堡褒忠仑庄职员张景星长子廷焕为妻;十八岁,归于张家,连举两男。上而孝顺翁姑、中而辑睦妯娌、下而抚育子侄,井井有条;兼劝夫勤举业,以绳祖武。廷焕体素弱善病,复因攻苦,日益羸弱;氏劝其节劳,廷焕听之,少辍其业。同治五年九月,焕卧病在床,自知不起,对氏流涕,三复柏舟诗之「死矢靡他」句;氏窥焕意在讽己,遂长跪床前,垂涕誓曰:『君如不幸,当以身殉;有渝此言,明神其殛』。设誓后,事奉益谨,汤药必亲。十月初四日,廷焕殁;氏料量棺殓,必洁必丰。初六日,扶柩出门,氏即返室投环。安葬既毕,亲友咸归,姑呼氏不应,使婢往视,门紧闭,知有异,启之,已气绝体冰矣;然面色如生,隐含笑意。计年仅二十二,而能殉节;嗟夫!此诚乾坤正气之所钟,足以扶纲常而植名教,乌可令其湮没弗彰!祺忝属宗亲,备知颠末,因述梗概以告人人。尚冀或锡传文、或赐诗赋,俾烈妇之清风亮节,得以垂不朽而传后世,则于风化所关不无小补云尔。

烈妇传

妇沈氏,字心娘,嘉邑沈志刚女也。沈族繁衍,多业儒,游泮者甚众。妇生而婉娩聪慧,能得父母欢;稍长,从母授内则、毛诗,即能索解。不与兄弟同席,针黹精巧,戚属罕觏其面。张景星闻其贤,为长子廷焕聘之。张亦大族,妯娌颇多。妇年十八于归,能尽妇职;善事舅姑,甘旨之奉,先意承志,善处宛若。间五年,举二子。先是,廷焕业儒,自完婚后,妇即劝其勤习举业,以绳祖武;廷焕爱而敬之,伉俪甚笃。然焕体弱善病,同治五年九月焕病剧;氏手调汤药,衣不解带,然医药罔效,病日甚。廷焕自知不起,常对氏讽之「死矢靡他」句;妇闻之,泣告焕曰:『侍奉五年,妾心君未喻耶?妾幼从母训,得授内则,知妇人之义,从一而终。君如不幸,请以身殉,毋为此戚也』。廷焕颔之。妇自誓后,半步不离,祷于神祖,愿以身代,无少效。十月初四日,焕殁,乡例不停丧;焕又卒于亲前,翁姑虽重妇,然未敢违俗。三日即葬,氏送柩出门归,乳幼子曰:儿兄弟好事祖父母,娘从儿父去矣』!使婢抱之别室,闭户自缢;时年甫二十二。亲友送葬归,姑呼妇谢客,不应,使婢促之,见门闭,扣之不答,知有异,归报,急命人启扉,入睹妇投环状,大骇;解下视之,面色如生,然已气绝体冰矣。事闻,旌表如例。

题烈妇张沈氏殉节事(古体九解)举人陈肇兴

茑萝泛长风,根茎无断绝;由来连理枝,生死不相别。君不见张烈妇,慷慨殉夫勇且烈(一解)。妇姓沈氏名心娘,十八于归张家郎;举案齐眉慕孟光,如胶如漆乐且未央(二解)。忽忽五年,载弄之璋;二竖入室,夫病于床。求神问药,泪睫承眶;一朝怛化,五内崩裂如沃汤(三解)。大哭一声,气结无语;娣姒急申救,阿翁欲言不言泪如雨;曰:『汝有孤儿在,旦夕须哺乳』(四解)。长跪谢阿翁,妾心坚如铜。儿生有祖累姑嫜,妾身虽死儿可长;夫没无人侍巾帚,妾身不去谁为偶。黄泉会有相见时,升天入地妾从之(五解)。明珠为夫敛,绮罗为夫装。执绋扶柩上北邱,归来拜姑泣:『媳身未亡如已亡』(六解)。绾我同心缕,着我嫁时衣;孤灯耿耿酸风吹,尺组毕命人不知;人不知,举家奔救乌乌啼(七解)。生同衾、死同穴;青塚巢,鸳鸯飞鸣自成匹;谓予不信如曒日(八解)。人慕妇,烈且贞;我作歌,戒贪生。吁嗟乎!女子仗义能杀身,何乃国家多全躯保妻子之庸臣(九解)?

咏张烈妇沈氏诗癸卯举人即选教谕林奉璋

贞志凌冰霜,芳心熏兰芷;烈妇沈孺人,千秋能有几?忆昔年十八,适于张家是;德言兼容工,女宗实着美;最得舅姑欢,郝法亦钟礼。悠悠五年来,接踵生二子。聚顺合庭闱,静好联床第;同唱百年歌,所望偕老矣。夫也苦攻书,仲宣奈弱体;秋雨病又多,司马长卿似。病骨日支离,暗中空泪洒;世无扁鹊医,膏肓病难起。夫知病难起,曷胜长叹耳;沈吟柏舟诗,妇也会其旨。长跪向夫前,盟心天可指:倘夫不永年,妾身惟有死,九重黄泉路,依然共枕被;地久又天长,与君相终始。一朝夫溘逝,三呼痛不已。泣涕辞翁姑,不孝已若此;呜咽抚婴儿,不慈又如彼;俯仰抱憾间,全托诸娣姒。娣姒时茫然,否否又唯唯;环列劝伤心,愿妇安汝止。矧多未了缘,舍生何乃尔;为问闺阃中,慷慨伊谁氏?妇曰妾有心,金石坚莫比;夫亡与俱亡,万事付流水。含殓玉与珠,束装纨与绮;附棺与附身,诚慎为夫庀;招魂致诔词,哭奠陈酒醴;齐衰为服丧,不尽情妮妮。扶榇才出门,转身归房里;换却新衣裳,脱却旧簪珥;整顿如好花,将残再结蕊;须臾乃雉经,家人急奔视;命已绝,相对泪累累。闻者咸悲伤,赞叹挂诸齿。嗟乎!贪生本人情,妇志一何伟!万古此贞烈,海外青山峙。

咏张烈妇沈氏诗军功候选训导廪生陈新(传启)

节义独自伸,天下大完人。景彼名闺阁,毅然能杀身。张家之妇沈家女,十八于归咏鸠处。一索再索俱得男,百年长结鸯鸳侣。侍读西窗子夜时,鸡鸣昧旦恰相规。和平之福日消受,堂上翁姑堂下儿;此情此景何多得,无奈风波生不测。夫也重有采薪忧,秋容惨淡侵颜色;求医问卜日蹉跎,空对青天唤奈何!五载夫妻分别去,莫将修短问阎罗。顿觉哀号痛不生,杜鹃啼血听声声;伤心欲拍灵床告,弃予如遗太不情!人生谁无病,一病竟不起;奢望正无穷,而今长已矣!双亲犹在堂,二子呱呱哭;况有未亡人,应知难瞑目。虽则难瞑目,差可慰夫心;不能同生愿同死,九原再续合欢衾。苟延残喘且从容,为夫一一尽送终。视属纩、亲含玉、必诚必慎聊装束;三桃汤、五谷囊、至纤至微咸检录。从兹慷慨殉夫亡,任是百身都莫赎。须臾夫柩出庭闱,旋入房中静掩扉;八尺朱绳缳颈绝,天为悲愁雨雪霏;面容不改贞魂结,矢志如归坚似铁。编诗以待采风来,有此芳徽长不灭。吁嗟乎!女贞木,鸺鶹不敢栖;■〈〈牙攵〉上女下〉 女星,浮云不敢翳,行看绰楔请旌题:彰邑烈妇张廷焕之妻。

咏水仙花诗

凌波仙子认前身,七载惊闻两度春。物与情通原有感,花经岁久岂无神。芳心不异根株古,枯骨翻疑色相新。他日香魂如可再,叮咛勿负故园人!

其二

蕊珠宫里旧英姿,七载重华事更奇。道骨不随尘世改,芳心应惹俗情疑。水中仙子浑忘岁,波上灵妃定识时。寄语园丁珍护惜,此花速报主人知。

前题泉郡生员张世清

此君匪必叹凋零,七载荒抛落草庭。仙骨还随闲处立,冰心犹向醉中醒。分来银蒜从头白,动却瑶簪入眼青。拜岁迎春应独步,早教瑞气透幽亭。

前题彰邑生员周青莲

玉质黄冠斗丽华,风尘寄迹便成家。曾随俗女鸣晨佩,忽逐西施醉晚霞。君子有心仍乐水,仙人无事久怀沙。怜渠故作含羞态,七历星霜始放花。

其二

万劫修成洁净身,拚将枯槁委风尘。无生参透长生秘,得意分明失意人。玉佩耍余今日恨,霓裳舞罢旧时春。含情久不施脂粉,寄语杨妃莫效颦。

其三

芳名依旧水中仙,昨是今非剧可怜。不向清流藏色相,甘从浊世结尘缘。玉骨冰姿无限媚,班香谢雪有余妍。东邻娣妹多含妒,锁住春心过六年。

前题云邑生员陈廷芳

曾同众卉斗芳辰,水上轻盈独可人。为压繁华争俗相,还将幽朴返天真。吟坛久速生罗袜,乐府从听点绦唇。七载香魂何处梦?醒来犹忆故园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云林县采访册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