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幽灵

——独幕剧——

说明

因为人类中有一种罪恶。

这罪恶就是为了自私的满足而妨害别人的自由!

所以在一瞬间便有无数的生命,

在这种权力底下颠沛,毁灭,但是这些人各因他所受的

压迫而存在他自己的灵魂,

并且从这灵魂中各把所有的愤慨,

用相同的命运使彼此亲近,彼此了解。

大家联络起来,

要作一个纯洁的,真正的,对于一切不平的反抗。

剧中人物:

工人——甲,乙,丙(为工作死的。)

兵士——甲,乙,丙,丁(为打仗死的。)

诗人(为悲哀死的。)

著作者(为忧郁死的。)

舞女(为愤怒死的。)

乞丐——甲,乙(为饥饿死的。)

时代:

西历一九二八年。

地点:

空间的某一部。

布景:

一个惨澹的铅一般的天色。

(幕开,工人甲乙丙已登场。)

工 甲 这两天来我特别的苦恼啊!

工 乙 但是我不愿意听“苦恼”两个字。

工 丙 对了。我们应该说,这两天来我们特别的感到愤怒。愤怒,这字眼是有一种强的力量的。

工 乙 我非常愿意听,假使别人说出有力量的话。

工 甲 不要再误会我。我说苦恼,并不是我的弱处,我相信作起甚么事来,我不会躲在你们后面,苦恼也有苦恼的力量啊。

工 丙 我知道你是勇敢的,但是我也希望你说勇敢的话。

工 乙 对!“苦恼”是怎样的颓丧啊。

工 甲 不必在这两个字上计较。我们且说我们的努力……多么可悲的努力啊。

工 乙 勇敢的人就应该有坚毅的沉默,不应该什么悲呀哀呀的说。

工 丙 我们努力是怎样呢?

工 甲 我们的努力,就是用我们的命运去团结和我们同样命运的人,不管和我们是不是处在同样的阶级。我的意见是这样。

工 乙 我赞成。

工 丙 我也赞成。

工 甲 你们没有意见么?

工 丙 我倒有一点,就是说,我不愿资本家来加入。

工 乙 我也有一点意见,我的意见是:如果资本家也和我们是同样的命运,我们是应该认他做同志。

工 甲 这不错。然而到世界末日的那时候,我相信,资本家依样的资本家,他的命运也只是资本家的命运。

工 丙 对了。

工 乙 我们要怎样下手去团结呢?一个人容易看出他的面貌,不容易知道他的心啊。

工 甲 如果我们努力着,我相信,终有一天会达到我们的目的。

工 乙 我预备着极诚的心来庆贺。

工 丙 我现在先为这个努力祝福。

工 甲 但是我希望,凡事不要乐观,乐观会把我们的目的抛远了。

工 乙 真对。你究竟还不失是一个勇敢的人。

工 丙 低声些!你瞧,那边不是来了一个人么?

工 乙 好象是。

工 丙 简直就是的——啊,越走近了。(诗人上)

诗 人 (念)

“人间筑满茅厕,

粪蛆将占领了这世界,

你,倨傲之诗人,

远去,惟海水能与心琴谐和!”

痛哭这哀声,

我的心战栗如风前“铁马”;

生的足音既如熄灭之灯,

我亦无须乎上帝!

奴隶向苗子磕头作揖,

清风唱淫靡婉娈之歌,

我的烦恼,遂蜂样飞来。

击碎泥团捏成之鼓,不闻鼓声。

我的哀戚,如一堆残雪,委之路隅。

春色染绿了黄瓦红墙之古城时,

我尚踯躅徘徊于沙滩。

吁!那檐际雨点下掷如一群死燕。

我明了生命之神秘,

泪眼睨天,雨来天半!

我愿乘大鹏之翼离去人间,

不再见世人用笑与哭为面部装饰;

我欲银河洗脚,月边吸烟!

工 甲 (自语)我的心充满着同情啊!

工 乙 你瞧,又走远了。

工 甲 快点,不要失掉他,我们大声的叫巴。

(工人甲乙丙同声叫:过来,念诗的朋友!)

诗 人 (前来)我真奇怪,我不愿什么人听见我的诗,但是我总是自己念出诗来,给人听见了。

工 甲 给人听见了。有什么要紧呢?

诗 人 我只是,不愿无端的又得到一番嘲笑。

工 丙 对了,世界上嘲笑的事太多啊!

工 乙 但是人类的罪恶比这嘲笑还重。

诗 人 我非常诧异:你们怎么不给我嘲笑呢?

工 甲 一个人没有嘲笑别人的权利。

诗 人 然而人间常常有嘲笑啊。

工 甲 嘲笑别人也就是表现自己的浅薄,自己的冷酷,总而言之,是表现他自己是一个罪恶的人间的人。

诗 人 (笑)今日可谓我最有福的日子!

工 乙 是什么缘故呢?

诗 人 我非常不相信我现在是真正的遇着你们。

工 甲 然而这也算是我们的荣幸,因为我们又多了一个和我们同感的人。

诗 人 倘若你们也有过不幸的命运,那末我就用我命运的不幸来同情你们。

工 乙 不。我们现在正应该庆贺啊!

工 丙 我愿说一句激烈的话:我们的同情要占遍全世界!

诗 人 我愿意作这个同情的随从。(工人等和诗人握手,默。)

(兵士等上。)

兵 甲 谁都恨我们……

兵 乙 谁都看我们是人类中的最坏的。

兵 丙 谁都承认我们没有心肝,没有人格。

兵 丁 谁都怕我们——其实我们比谁都应该受点怜悯!

(兵士和工人诗人遇着。)

工 甲 你们的话不怕给别人听见么?

兵 甲 敢说出来的,就不怕。

兵 乙 我们已给别人怕够了。

兵 丙 难道说自己的话还得顾忌么?

兵 丁 妨害我自由的就是我的敌人!

工 乙 勇敢啊!

工 丙 我们须要这种同志。

诗 人 今天真是我有福的日子!

工 甲 老实说,我们全是被别人剥夺了自由……

兵 甲 你们是工人,对么?

工 乙 从任何地方都看得出来的。

工 丙 惟一证明的是我们忍耐着工作的心!

兵 丁 我是一个兵,然而不打仗的时候就修马路——这不是等于半个工人么?

工 甲 就是兵,倘若和我们是同样的命运,我们也愿献出我们的心!

兵 乙 我们惟一是一个不幸的,被牺牲的命运啊!

诗 人 可喜啊,命运把我们成一个好友,使我们走上一条路!

(念)

在这里没有贫富,

在这里没有阶级,

在这里的只是我们不幸的命运!

在这里没有自私,

在这里没有骄傲,

在这里的只是不幸命运的联络!

兵 甲 呵!你原来会作诗!

工 甲 他原来是一个诗人啊!

诗 人 不!应该这样说,我是一个一切被压迫者被牺牲者的同志!(兵士等和工人等同时鼓掌。)

(著作者上。)

著作者 我自己的忧郁,又偏偏逢着别人的欢乐。

(诗人和兵士工人等大声欢笑。)有甚么可乐的,喂?

(诗人等现惊讶。)

诗 人 可乐的只在别人身上。

工 人 可乐的只在别人身上。

兵 士 可乐的只在别人身上。

著作者 好一个可乐的只在别人身上。

诗 人 不必讥刺啊。

著作者 应讥刺的事情我就要讥刺。

工 乙 勇敢啊。

工 丙 我们需要这种同志。

工 甲 对的。但是,你,误会我们了。

著作者 你们刚才不正在放声恣意的大笑么?

工 甲 我们的大笑是另一种意思。

著作者 对了,杀人者也有他的充足理由。

诗 人 误会了我们,或者正是你自己的损失啊。

著作者 我不妨听一听你的解释。

诗 人 我们的大笑是庆祝我们不幸命运的联络。

著作者 用什么来证明呢?

兵 士 用我们的不幸的命运。

工 人 用我们的不幸的命运。

著作者 啊!如果这不是一个梦,我愿意祝福你们和我自己。

诗 人 今天真是我有福的日子!

著作者 我用我著作的力量来和你们发生友谊。

兵士们 我们用毁灭刀枪炮弹的志愿来接受。

工人们 我们用身体的劳苦来保存。

诗 人 我用我作诗的灵感……(诗人工人兵士著作者各相抱。)

(舞女上)

舞 女 人类是肉欲所造成,人间就是这肉欲麇集的地方。尤其是男人,的确是,更没有好心,我看透了,妖艳的姿色是男人所要的玩品,金钱就是得这玩品的工具!……我只是用我的跳舞来维持我的生活呀,但是男人千方百计的想享受我的肉体……没有灵魂的人类!(忽注意到诗人等)我又碰上男人了,也可以说,我又走到恶魔所住的地方了。

著作者 但是,我们还不见恶魔在这里。

舞 女 男人全是恶魔!

诗 人 我们敢在你面前求到一个例外。

舞 女 你就是一个会说漂亮话的男人!

著作者 你心中是充满着多少愤怒啊!

舞 女 不要紧,愤怒已成了我的习惯了。

兵 士 我们所愿望的正是有愤怒的人。

工 人 我们所愿望的正是有愤怒的人。

舞 女 为什么呢?

兵 士 有愤怒的人才有勇敢作一切不平的反抗。

工 人 有愤怒的人才有勇敢作一切不平的反抗。

舞 女 你们也想反抗一切不平么?

兵 士 这正是我们永远不变的志愿。

工 人 这正是我们永远不变的志愿。

诗 人 我同情一切被欺的人。

著作者 倘若你真正的有了愤怒,我们敢希望你把这愤怒增加给我们,使我们更有力去作反抗运动。

舞 女 那末,我永远是你们的同志!

(大家欢呼。)

(乞丐上。)

乞丐甲 多么快活呵,这快活就是别人给乞丐的难受。

乞丐乙 世界上的人,最被冷落,被鄙视,被讨厌的,就是我们乞丐了。

乞丐甲 好象乞丐并不是人。

乞丐乙 然而乞丐更不如什么东西。你瞧,比如一张桌子,一只茶杯,不是都受人相当的看待么?

乞丐甲 对了。我们应该说:在世界上,不如一切的,是乞丐!

乞丐乙 然而乞丐也是人类中一个人。

乞丐甲 我相信,有权力反抗一切的也只是乞丐啊。

(诗人等注意到乞丐。)

舞 女 过来,慢慢的走,大胆些!

乞丐甲 我不怕一切。

乞丐乙 我觉得怕我的应该是别人!

工人乙 勇敢啊。

工人丙 我们所需要的同志!

舞 女 想一想,不要这般傲慢,说不定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好人。

诗 人 恶意不能在我们这里存在。

乞丐甲 到世界上有好人的时候,宇宙早就破灭了。

乞丐乙 那时候乞丐依样存在。

著作者 倘若你允许我说,你们是太愤怒了,对么?

乞丐甲 这倒是。

乞丐乙 然而乞丐的愤怒也只有乞丐能知道。

兵 士 那末我们也算是乞丐。

工 人 那末我们也算是乞丐。

乞丐甲 为什么呢?

乞丐乙 为什么呢?

兵 士 因为我们也有这种愤怒啊!

工 人 因为我们也有这种愤怒啊!

诗 人 在愤怒的人是带着不幸的命运,这命运是打破一切阶级:所以我同情和我同感的人。

乞丐甲 你们不是很快活的么?

乞丐乙 你们不是很快活的么?

诗 人 快活永远不会亲近到我们!

兵 士 我们是不幸的!

工 人 我们是不幸的!

舞 女 但是我们现在却希望有更多的不幸的人。

乞丐甲 为什么呢?

乞丐乙 为什么呢?

舞 女 因为这样,我们将充实我们反抗的力量。

乞丐甲 如果你们是表现着真的心,那末我们就愿意贡献我们的愤怒!

乞丐乙 如果你们是表现着真的心,那末我们就愿意贡献我们的愤怒!

(大众欢呼。)

诗 人 我极诚恳的为我们命运联合的祝福!

著作者 我预先想象一个和平的时代!

舞 女 我愿作那个时代的同志的爱人!

兵士们 我们永远不见那刀枪和炮弹!

工人们 我们极忠心的为幸福而工作。

乞丐们 我们愿意作一切幸福的施与!

大 众 实现我们的愿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鬼与人心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