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卷十一

  ○搥碎黄鹤楼

  李太白过武昌,见崔颢《黄鹤楼》诗,叹服之,遂不复作,去而赋《金陵凤凰台》也。其事本如此。其後禅僧用此事作一偈云:“一拳搥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傍一游僧亦举前二句而缀之曰:“有意气时消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又一僧云:“酒逢知己,艺压当行。”元是借此事设辞,非太白诗也,流传之久,信以为真。宋初,有人伪作太白《醉後答丁十八》诗云“黄鹤高楼已搥碎”一首,乐史编太白遗诗,遂收入之。近日解学士缙作《吊太白》诗云:“也曾搥碎黄鹤楼,也曾踢翻鹦鹉洲。”殆类优伶副净滑稽之语。噫,太白一何不幸耶!

  ○湘烟

  许浑诗,刘巨济泾曾得其手书“湘潭云尽暮烟出”,“烟”字极妙,兼是许这手笔无疑也。後人改“烟”作“山”,无味。大抵湘中烟色与他方异。张泌诗:“中流欲暮见湘烟。”沈翠微《湘中》诗:“鱼跃浪花翻不面,雁拖烟练束林腰。”颇中湘中晚景。硃庆馀诗亦云:“浦迥湘烟暮,林香岳气春。”

  ○评李杜

  杨诚斋云:“李太白之诗,列子之御风也。杜少陵之诗,灵均之乘桂舟驾玉车也。无待者,神於诗者与?有待而未尝有待者,圣於诗者与?宋则东坡似太白,山谷似少陵。”徐仲车云:“太白之诗,神鹰瞥汉;少陵之霅,骏马绝尘。”二公之评,意同而语亦相近。余谓太白诗,仙翁剑客之语;少陵诗,雅士骚人之词。比之文,太白则《史记》,少陵则《汉书》也。

  ○晚见朝日

  谢灵运诗:“晓闻夕飙急,晚见朝日暾。”此语殊有变互。凡风起必以夕,此云“晓闻夕飙”,即杜子美之“乔木易高风”也。“晚见朝日”,倒景反照也。孟郊诗:“南山塞天地,日月石上生。高峰夕驻景,深谷夜先明。”皆自谢诗翻出。

  ○晚唐绝唱

  许浑《莲塘》诗:“为忆莲塘秉烛游,叶残花败尚维舟。烟开翠扇清风晓,水泛红衣白露秋。神女暂来云易散,仙娥终去月难留。空怀远道难持赠,醉倚西阑尽日愁。”此为许《丁卯集》中第一诗,而选者不之取也。他如韦庄“昔年曾向五陵游”一首,罗隐《梅花》“吴王醉处十馀里”一首,李郢《上裴晋公》“四朝忧国鬓成丝”一首,皆晚唐之绝唱,可与盛唐峥嵘,惟具眼者知之。

  ○晚唐两诗派

  晚唐之诗分为二派:一派学张籍,则硃庆馀陈标任蕃章孝标司空图项斯其人也;一派学贾岛,则李洞姚合方干喻凫周贺“九僧”其人也。其间虽多,不越此二派,学乎其中,日趋于下。其诗不过五言律,更无古体。五言律起结皆平平,前联俗语十字一串带过,後联谓之“颈联”,极其用工。又忌用事,谓之“点鬼簿”,惟搜眼前景而深刻思之,所谓“吟成五个字,撚断数茎髯”。也。余尝笑之,彼之视诗道也狭矣。《三百篇》皆民间士女所作,何尝撚髯?今不读书而徒事苦吟,撚断肋骨亦何益哉!晚唐惟韩柳为大家。韩柳之外,元白皆自成家。馀如李贺孟郊祖《骚》宗谢;李义山杜牧之学杜甫;温庭筠权德舆学六朝;马戴李益不坠盛唐风格,不可以晚唐目之。数君子真豪杰之士哉!彼学张籍贾岛者,真处裩中之虱也。二派见《张洎集》序项斯诗,非余之臆说也。

  ○景龙文馆学士长宁公主宅流杯

  “凭高瞰迥足怡心,菌阁桃源不暇寻。馀雪依林成玉树,残英点岫即瑶岑。”此诗非绝句体,然以半律视之,则极工矣。

  ○贯休题兰江言上人院

  “只是危吟坐翠屏,门前歧路自崩腾。青云名士时相访,茶煮西峰瀑布冰。”结句清妙,取之。

  ○贯休古意

  “忆在山中时,丹桂花葳蕤。红泉浸瑶草,日夕生华滋。箬屋开地炉,翠墙挂藤衣。经行竹窗边,白猿三四枝。东峰有老人,眼碧头骨奇。月上来打门,月落方始归。授我微妙诀,恬淡无所为。别来六七年,只恐日月飞。”中多新句,超出晚唐。贯休又有“霜月夜徘徊,楼中羌笛催。晚风吹不尽,江上落残梅”一首。贯休在晚唐有名,此首有乐府声调。虽非僧家本色,亦犹惠休之碧云也。“习家池碧草萋萋,岚树光中信马蹄。汉主庙前湘水碧,一声风角夕阳低。”僧无本诗也,亦佳。

  ○绝句

  绝句者,一句一绝,起於《四时咏》“春水满四泽,夏云多奇峰。秋月扬明辉,冬岭秀孤松”是也。或以为陶渊明诗,非。杜诗“两个黄鹂鸣翠柳”实祖之。王维诗:“柳条拂地不忍折,松柏梢云从更长。藤花欲暗藏猱子,柏叶初齐养麝香。”宋六一翁亦有一首云:“夜凉吹笛千山月,路暗迷人百种花。棋散不知人换世,酒阑无奈客思家。”皆此体也。乐府有“打起黄莺兒”一首,意连句圆,未尝间断,当参此意,便有神圣工巧。

  ○绝句四句皆对

  绝句四句皆对,杜工部“两个黄鹂”一首是也。然不相连属,即是律中四句也。唐绝万首,惟韦苏州“踏阁攀林恨不同”及刘长卿“寂寂孤莺啼杏园”二首绝妙,盖字句虽对,而意则一贯也。其馀如李峤《送司马承禛还山》云:“蓬阁桃源两地分,人间海上不相闻。一朝琴里悲黄鹤,何日山头望白云。”柳中庸《征人怨》云:“岁岁金河复玉关,朝朝马策与刀钅。三春白雪归青冢,万里黄河绕黑山。”周朴《边塞曲》云:“一队风来一隧沙,有人行处没人家。黄河九曲冰先合,紫塞三春不见花。”亦其次也。

  ○无名氏六言诗或云李季章作。

  蒋凝赋止四韵,邠老诗无全章。丫头花钿满面,不及徐妃半妆。

  ○无名氏水鼓子

  “彫弓白羽猎初回,薄夜牛羊复下来。青冢路边荒草合,黑山峰外阵云开。”《水鼓子》,後转为《渔家傲》。

  ○无名氏水调歌

  “千年一遇圣明朝,愿对君王舞细腰。乍可当熊任生死,谁能伴凤上云霄。”此诗借宫词以讽。卢照邻诗:“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许棠诗:“导引何如鸲鹆舞,步虚争似鹧鸪词。”高季迪诗:“酒醒金屋曙河流,愿赐铜盘一滴秋。他日君王上仙去,瑶池犹幸得同游。”妙得此意。

  ○无名氏杨柳枝

  “万里长江一带开,岸边杨柳是谁载?锦帆未落西风起,惆怅龙舟更不回。”此吊隋炀帝也。俯仰感慨,盖初唐之诗。後世《柳枝词》皆祖之。

  ○无名氏诗

  唐无名氏诗:“江上送行人,千山生暮氛。谢安团扇上,为画敬亭云。”僧皎然《送邢台州》云:“海上仙人属使君,石桥琪树古来闻。他时画出白团扇,乞取天台一片云。”二诗命意用事相类。晋人重扇题画,谓之便面,又曰方曲。如羊孚《雪赞》“右军蒲葵”,是其事也。

  ○叶晦叔论诗

  晦叔云:“七言律大抵多引韵起,若以侧句入,尤峻健。如老杜‘幽栖地僻’是也,然犹是对偶。若以散句起,又佳,如‘苦忆荆州醉司马’是也。”洪容斋《送晦叔》诗:“此地相从今岁晚,登临况是客归时。却将襟抱向谁可,正尔艰难惟子知。情到中年工作恶,别於生世易为悲。梅花尽醉沾江上,黯淡西风冻雨垂。”正用此体。予谓绝句如刘长卿“天书远召沧浪客”一诗,尤奇。七言律,自初唐至开元,名家如太白浩然韦储集中,不过数首,惟少陵独多至二百首。其雄壮铿锵,过於一时,而古意亦少衰矣。譬之後世举业,时文盛而古文衰废,自然之理。

  ○瓠芦河苜蓿烽

  岑参《塞上》诗:“苜蓿烽边逢立春,瓠芦河上泪沾巾。”《西苑记》云:“塞外无驿邮,往往以烽代驿。玉门关外有五烽,苜蓿烽其一也。”又云:“瓠芦河下广上狭,洄波甚急,深不可渡。上置玉门关,即西境之回喉也。”按《岑集》“烽”实作“峰”。

  ○闾邱均

  成都闾邱均,在唐初与杜审言齐名。杜子美赠其孙闾邱师诗云:“凤藏丹霄莫,龙去白水浑。”盖称均之文也。均亦曾至云南,有《刺史王仁求碑文》《爨王墓碑文》,皆均笔也。《爨墓碑》,落阳贾馀绚书。予修《云南志》,以均与馀绚,入《流寓志》中。

  ○虞世南织锦曲

  “寒闺织素锦,含怨敛双蛾。综新交缕涩,经脆断丝多。衣香逐举袖,钏动应鸣梭。还恐裁缝罢,无信往交河。”此虞世南《织锦曲》也。分明是一幅织锦图。“综”音“综”,“经”音“迳”。非深知织作者,不知此二句之妙。

  ○称许有乃祖之风

  老杜高自称许,有乃祖之风。上书明皇云:“臣之述作,沈郁顿挫,扬雄枚皋,可企及也。”《壮游》诗则自比于崔魏班扬。又云:“气劘屈贾垒,目短萧刘墙。”《赠韦左丞》则曰:“赋料扬雄敌,诗看子建亲。”甫以诗雄于世,自比诸人,诚未为过。至窃比稷与契,则过矣。史称甫好论天下大事,高而不切,岂自比稷契而然邪?至云“上感九庙焚,下悯万人疮。斯时伏青蒲,廷争守御床”,其忠荩亦可嘉矣。

  ○称赞文章之妙

  王半山评欧文云:“积於中者,浩如江河之停蓄;发於外者,烂如日星之光辉。其清音幽韵,凄如飘风急寸之骤至;其雄词闳辩,快如轻车骏马之奔驰。”又称老泉文云:“其光芒烂烂,若引星辰而上也;其逸驰奔放,若决江河而下也。”叶水心称李巽岩之文曰:“风霆怒而江河流,六骥饲而八音和,春晖秋明而海澄岳静也。曾点之瑟方希,化人之酒欲清。”

  ○楚妃吟

  “窗中曙,花早飞。林中明,鸟早归。庭前日,暖中闺,香气亦霏霏。香气飘,当轩清唱调。独顾慕,含怨复含娇。蝶飞兰复薰,袅袅轻风入翠裙。春可游,歌声梁上浮。春游方有乐,沉沉下罗幕。”句法极异。

  ○足盈访瓕

  北魏承根《赠李宝》诗:“世道衰陵,淳风殆缅。衢交问鼎,路盈访瓕。徇竞争驰,天机莫践。”“瓕”,按《玉篇》与“弥”同,而此诗与“缅”、“践”同韵,又以对“问鼎”,则音义皆不同,亦不知指何也。後考他本,乃是瓕字,古文“称”,从“玺”。见《说文》。

  ○颂声寝变风息

  成康没而颂声寝,陈灵兴而变风息。

  ○远水如岸

  海滨之人曰:“远望海水,似高於地,有如岸焉,盖水气也。”炀帝《望海》诗曰:“远水翻如岸,遥山倒似云。”

  ○乡里夫妻

  俗语云:“乡里夫妻,步步相随。”言乡不离里,如夫不离妻也。古人称妻曰“乡晨”。沈约《山阴柳家女》诗曰:“还家问乡里,讵堪持作夫?”《南史张彪传》曰:“我不忍令乡里落他处。”姚令戚曰:“会稽人曰家。”其义同也,见《溪丛语》。

  ○雉噫

  扬子言孔子之去鲁,曰“不听政谏而不用《雉意》”者,注:“《雉噫》,犹歌叹之声,梁鸿《五噫》之类也。”按《家语》:“孔子去鲁,歌曰:‘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谒,可以死败。优哉游哉,聊以卒岁。’”此即《雉噫》之歌也。唐文:“聆凤衰於接舆,歌《雉噫》於桓子。”

  ○滇中诗人

  滇中诗人,永乐间称平居陈郭。郭名文,号舟屋。其诗有唐风,三子远不及也。如《竹枝词》云:“金马何曾半步行,碧鸡那解五更鸣。侬家夫婿久离别,恰似两山空得名。”又《登碧鸡山太华寺》一联云:“湖势欲浮双塔去,山形如拥五华来。”一时阁笔。信佳句也,但全篇未称耳。其全集予尝见之,如此二诗,亦仅有也。

  ○瑟居

  梁武帝诗:“瑟居超七净。”“瑟”与“索”同。“萧索”字一作“萧瑟”,则“索居”亦得作“瑟居”也。盖“瑟”“索”皆借用字,正字作“戚”。

  ○瑟瑟

  白乐天《琵琶行》:“枫叶荻花秋瑟瑟。”此句绝妙。枫叶红,荻花白,映秋色碧也。瑟瑟,珍宝名,其色碧,故以瑟影指“碧”字。读者草草,不知其解也。今以问人,辄答曰:“瑟瑟者,萧瑟也。”此解非是。何以证之?乐天又有《暮江曲》云:“一道残阳照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此瑟瑟岂萧瑟哉?正言残阳照江,半红半碧耳。乐天有灵,必惊予为千哉知音矣。

  ○雍陶哀蜀人为南诏所俘

  “云南路出洱河西,毒草长青瘴雾低。渐近蛮城谁敢哭,一时收泪羡猿啼。”云南在唐为南诏,其蛮王阁罗凤及酋龙三犯成都,俘其巧匠美女而归,至今大理有巧匠三十六行。近嘉靖中取雕漆工廿馀人,挈家北上,供应内府,皆蜀俘人之後也。去

  离家,俘於犬羊,苦已极矣。又畏死吞声而不敢哭,所以羡猿声之啼也。一“羡”字妙。或改作“听”,非知诗者。

  ○瑞香花诗

  瑞香花,即《楚辞》所谓露甲也。一名锦薰笼,又名锦被堆。韩魏公诗云:“不管莺声向晓催,锦衾春晓尚成堆。香红若解知人意,睡取东君莫放回。”张图之改“瑞香”为“睡者”,诗云:“曾向庐山睡里闻,香风占断世间春。采花莫扑枝头蝶,惊觉阳台梦里人。”陈子高时:“宣和殿里春风早,红锦薰笼二月时。流落人间真诧事,九秋风露却相宜。”盖咏九日瑞香也。又唐人诗云:“谁将玉胆蔷薇水,新濯琼肌锦绣禅音单。”体物既工,用韵又奇,可谓绝唱矣。余亦有一章。

  ○贾岛佳句

  贾岛诗:“长江风送客,孤馆雨留人。”二句为平生之冠,而其全集不载。仅见於坡诗注所引。

  ○偃曝

  孟浩然:“草堂时偃曝,兰枻日周旋。”偃曝,谓偃卧曝背也。用《文选》王僧达“寒荣共偃曝”之句。今刻孟诗,不知其出处,改作“掩曝”,可笑。而谬者犹曰诗刻,必去注释,从容咀嚼,真味自长,此近日强作解事小兒之通弊也。盖颐中有物,乃可言咀嚼而出真味,若空肠作雷鸣,而强焉戛齿之状,但垂饥涎耳,真味何由出哉!

  ○咏王安石

  刘文靖公因《书事绝句》云:“当年一线魏瓠穿,直到横流破国年。草满金陵谁种下,天津桥上听啼鹃。”宋子虚《咏王安石》亦云:“投老归耕白下田,青苗犹未罢民钱。半山春色多桃李,无奈花飞怨杜鹃。”二诗皆言宋祚之亡由於安石,而含蓄不露,可谓诗史矣。

  ○塞北江南

  杜氏《通典》论凉州云:“地势之险,可以自保於一隅。财富之殷,可以无求於中国。故五凉相继与五胡角立,中州人士避难者,多往依之。”盖其气士之可乐如此。唐韦蟾诗曰:“贺兰山下果园成,塞北江南旧有名。”称其为塞北之江南以此。

  ○咏蝉诗

  陆龟蒙《蝉》诗云:“伴貂金置影,映雀画成图。”按《梁书》,武帝赐吴兴太守何戢蝉雀画扇,陆诗用此事也。

  ○咏被中绣鞋

  “云里蟾钩落凤窝,玉郎沉也摩挲。陈王当日风流减,只向波心见袜罗。”夏侯审为大历十才子之一,而诗集不传,惟此一绝及《织锦图》“君承皇诏安边戍”一歌而已。往年刘润之在蜀刻大历十子诗,无夏侯审集,余以二诗讯之,润之笑曰:“两枚枣子如何泡茶?”余笑:“子诚晋人也。”

  ○落月屋梁

  “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言梦中见之,而觉其犹在,即所谓“梦中魂魄犹言是,觉後精神尚未回”也。诗本浅,宋人看得太深,反晦矣。传神之说非是。

  ○落梅诗

  冰崖萧立等《落梅》诗云:“玉龙战退鹿胎乾,好在晴沙野水看。舞翠梦回仙袂远,射雕人去露檐寒。连环骨冷香犹暖,如意痕轻补未完。谁在高楼吹笛处,轻衫当户独凭阑。”此诗工緻似李义山。後六句皆用美人事,甚奇,不类晚宋之作,当表出之。唐诗:“新柳园林鹅毳色,落梅田地鹿胎斑。”

  ○落星远

  “落星依远戍,斜日半平林。”梁元帝句也。“故乡一水隔,风烟两岸通。”陈後主句也。唐人高处始能及之。见《五代新说》。

  ○感遇诗

  或语予曰:“硃文公《感兴》诗比陈子昂《感遇》诗有理致。予曰:”譬之青裙白发之节妇,乃与靓妆袨服之宫娥争妍取怜,埒材角妙,不惟取笑旁观,亦且自失所守。要之不可同日而语也。彼以《拟招》续《楚辞》,《感兴》续《文选》,无见於此矣。故曰离之则双美,合之则两伤。”要有契予言者。

  ○罨画

  画家称:罨画,杂彩色画也。吴兴有罨画溪,然其字当用“”,“罨”乃鱼网,非其训也。张泌诗:“罨岸春涛打船尾。”谓鱼网遮岸也。此用字最得字义。左思《蜀都赋》:“罨翡翠,钓鰋鲉。”

  ○诗用熨字

  《说文》:“熨,持火申缯也。一曰火斗。”柳文所谓钴鉧也。古音“郁”,今转音“晕”。杜工部诗:“美人细意熨帖平。”白乐天诗:“金斗熨波刀剪文。”温庭筠诗:“绿波如熨割愁肠。”陆鲁望诗:“波平熨不如。”又:“天如重熨皱。”王君玉词:“金半熨秋江。”晁次膺词:“去日玉刀封断恨,见时金半熨愁眉。”

  ○诗用兒字

  古诗有用近俗字而不俗者,如孙光宪《采莲》诗曰:“菡萏香连十顷陂,小姑贪戏采莲迟。晚来弄水船头湿,更脱红裙裹鸭兒。”李君玉《钓鱼》诗曰:“七尺青竿一丈丝,菰蒲叶里逐风吹。几回举手抛芳饵,惊起沙滩水鸭兒。”又《赠琵琶妓》诗有曰:“我见鸳鸯飞水去,君还望月苦相思。一双裙带同心结,早寄黄莺孤雁兒。”卢仝新年亦有诗云:“新年何事最堪悲,病客还听百舌兒。太岁只游桃李径,青风肯换岁寒枝。”

  ○诗小序

  硃子作《诗传》,尽去小序,盖矫吕东莱之弊,一时气信之偏,非公心也。马端临及姚牧安诸家辨之悉矣。有一条可发一笑,并记于此。小序云:“《青莪》,乐育人才也。《子衿》,学校废也。”《传》皆以为非。及作《白鹿洞赋》,有曰:“广青衿之疑问。”又曰:“乐《菁莪》之长育。”或举以为问,先生曰:“旧说亦不可废。”此何异俗谚所谓“玉波去四点,依旧是王皮”乎?

  ○诗文用字须有来历

  先辈言杜诗韩文无一字无来历,予谓自古名家皆然,不独杜韩两公耳。刘勰云:“‘灼灼’状桃花之鲜,‘依依’尽杨柳之貌,‘喈喈’逐黄鸟之声,‘嗷嗷’学鸿雁之响,虽复思经千载,将何易夺?”信哉其言。试以灼灼舍桃而移之他花,依依去杨柳而蓍之别树,则不通矣。近日诗流,试举其一二:不曰莺啼,而乃曰莺呼;不曰猿啸,而曰猿唳;蛇未尝吟,而去蛇吟;蛩未尝嘶,而曰蛩嘶;厌桃叶蓁蓁,而改云桃叶抑抑,桃叶可言抑抑乎?厌鸿雁嗷嗷,而强云鸿雁嘈嘈,鸿雁可言嘈嘈乎?油然者,作云之貌,未闻泪可言油然;荐者,祭之名,士无田则荐是也,未闻送人省亲,而曰好荐北堂亲也;夜郎在贵州,而今送人官广西恆用之;孟诸在齐东,而送人之荆楚袭用之;泄泻者,秽言也,写怀而改曰泄怀,是口中暴痢也;馆甥,女婿也;上母舅声而自称馆甥,是欲乱其女也;真如诸天,禅家语也,而用之道观;远公大颠,禅者也,而以赠道人;送人屡下第,而曰批鳞书几上;本不用兵,而曰戎马豺虎;本不年迈,而曰白发衰迟;未有兴亡之感,而曰麋鹿姑苏;寄云南官府,而曰百粤伏波。试问之,曰:“不如此不似杜。”是可笑也。此皆近日号为作手,徧刻广传者。後生效之,益趋益下矣。谓近日诗胜国初,吾不信也。而且互相标榜,不惭大言,造作名字,掩灭前辈,是可为世道慨,岂独文艺之未乎?又有以骚人墨客而合之曰骚墨,见《云南志》诗文。以汗牛充栋而合之曰汗充,见《云南甲午试录序》。皆文理不通,足以发後世一笑。

  ○诗句用意

  张说《送客》诗曰:“同居洛阳陌,经日嬾相求。及尔江湖去,念别思悠悠。”又一首云:“常时好闲独,朋旧少相过。及尔宣风去,方嗟别日多。”二首一意。余又记羽士吴筠《别章叟》一首云:“平昔同邑里,经年不相思。今日成远别,相对心凄其。”能道人情,亦前人未说破也。

  ○诗押徊字

  宋赏花钓鱼和诗,“徘徊”无别押者,优人有徘徊太多之谑。余思《汉书相如传》有“安翔徐徊”,昭帝庙号从徊,扬雄赋有“徊徊徨徨”,唐松陵诗有“迟徊”,庚信文有“徠徊”,当时诸公未之精思耳,何可谓无。

  ○诗用惹字

  王右丞诗:“杨花惹暮春。”李长吉诗:“古竹老梢惹碧云。”温庭筠:“暖香惹梦鸳鸯锦。”孙光宪:“六宫眉黛惹春愁。”用“惹”字凡四,绵绝妙。

  ○诗史

  宋人以杜子美能以韵语纪时事,谓之“诗史”。鄙哉宋人之见,不足以论诗也。夫六经各有体,《易》以道阴阳,《书》以道政事,《诗》以道性情,《春秋》以道名分。後世之所谓史者,左记言,右记事,古之《尚书春秋》也。若诗者,其体其旨,与《易书春秋》判然矣。《三百篇》皆约情合性而归之道德也,然未尝有道德字也,未尝有道德性情句也。二南者,修身齐家其旨也,然其言琴瑟钟鼓,荇菜芣苡,夭桃穠李,雀角鼠牙,何尝有修身齐家字耶?皆意在言外,使人自悟。至於变风变雅,尤其含蓄,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如刺氵㸒乱,则曰“雝雝鸣雁,旭日始旦”,不必曰“慎莫近前丞相嗔”也;悯流民,则曰“鸿雁于飞,哀鸣嗷嗷”,不必曰“千家今有百家存”也;伤暴敛,则曰“维南有箕,载翕其舌”,不必曰“哀哀寡妇诛求尽”也;叙饥荒,则曰“牂羊羵首,三星在罶”,不必曰“但有牙齿存,可堪皮骨乾”也。杜诗之含蓄蕴藉者,盖亦多矣,宋人不能学之。至於直陈时事,类於讪讦,乃其下乘末脚,而宋人拾以为己宝,又撰出“诗史”二字以误後人。如诗可兼史,则《尚书春秋》可以并省。又如今俗卦气歌、纳甲歌,兼阴阳而道之,谓之“诗《易》”可乎?胡应麟曰:“按‘诗史’,其说出孟棨《本事》。”

  ○诗赋用字

  颜延年《赭白马赋》:“戒出豕之败驾,惕飞鸟之跱衡。”“出”字不如“突”字。杜子美诗:“大家东征逐子回。”“逐”字不如“将”字。白居易诗:‘千呼万唤始出来。“始”字不如“才”字。诗文有作者未工,而後人改定者胜,如此类多有之。使作者复生,亦必心服也。

  ○诗文夺胎

  後汉肃宗诏曰:“父战於前,子死於後。弱女乘于亭障,孤兒号於道路。老母寡妻,设虚祭,饮泣泪,想望归魂於沙漠之表,岂不哀哉!”李华《吊古战场文》祖之。陈陶《陇西行》云:“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可谓得夺胎之妙。

  ○蜀栈古壁诗

  余於蜀栈古壁见无名氏号砚沼者书古乐府一首云:“休洗红,洗多红在水。新红裁作衣,旧红番作里。回黄转绿无定期,世事反覆君所知。”此诗古雅,元郭茂倩《乐府》亦不载。李贺诗云:“休洗红,洗多颜色淡。卿卿聘少年,昨夜殷桥见。封侯早归来,莫作弦上箭。”视前诗何啻千里乎?

  ○蜀诗人

  唐时蜀之诗人,陈子昂了子闾邱均李白阮咸雍陶刘湾何兆李馀刘猛,人皆知之。《北梦琐言》云:“符载杨衡宋济张仁宝,皆蜀人,栖隐青城山。”符载字厚之,文学武艺双绝,文见《唐文粹》。杨衡诗,见《唐音》。宋济诗,止有《东陵美女》一首。张仁宝,阆中人,见刘後村《千家诗》。

  ○又

  唐世蜀之诗人,陈子昂射洪、李白彰明、李馀成都、雍陶成都、裴廷裕成都、刘蜕射洪、唐球嘉州、陈咏青神、岑伦成都、符载成都、雍裕之成都、王严绵州布衣、刘暌绵州乡贡进士、李渥绵州、田章绵州、柳震双流、阮咸成都、刘湾蜀人、张曙巴州、僧可朋丹稜、扈处扆蜀人、毛文锡蜀人、硃桃椎蜀人、杜光庭青城,若张蠙韦庄牛峤欧阳炯,皆他方流寓而老於蜀者。尝欲裒集其诗为一帙,而未暇焉。

  ○蜀诗人王谦

  王谦,蜀人。有诗一卷,中有《约赵冰壶赏海棠》一篇云:“湘罗压绣华春风,瑶姬慢舞香裀红。细腰百转弓靴称,银鹅金凤花成丛。《六么》换手调弦索,一串妖声穿绣幕。沉翠飞香天正乐,寒玉团团帖天角。”其诗绝如李贺,尝一脔可知鼎味也。

  ○凤林

  《水经》:“河水又东,历凤林北。”注:“凤林,山名,五峦俱峙。”杜诗:“凤林戈不息,鱼海路常难。”张籍诗:“凤林关里水长流,白草黄榆六十秋。边将皆承主恩泽,无人解道取凉州。”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升庵诗话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