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卷七

  ○神弦曲

  “中庭有树自语,梧桐摧枝布叶。”陈後山诗“庭梧尽黄陨,风过自成语”,又“冲风窗自语,涴壁蜗成字”,皆用此事。

  ○神氵粪

  陈希夷诗:“倏尔火轮煎地脉,愕然神氵粪涌山椒。”“神氵粪”出《列子》,即《易》所谓“山泽通气”,《参同契》所谓“山泽气相蒸,兴云而为雨”是也,地理书,沃焦尾闾,皆此理耳。

  ○为善最乐

  《书》云:“民讫自若是多盘。”注云:“民之行已尽用善道,是多乐也。”东平王苍曰:“为善最乐。”周公曰:“心逸日休。”《内典》云:“为善若熟,种种快乐。”亦是此意。

  ○律诗当句对

  王维诗:“门外青山如屋里,东家流水入西邻。”严维诗:“木奴花映桐庐县,青雀舟随白鹭涛。”谓之当句对。

  ○泉明

  李太白诗:“昔日绣衣何足荣,今朝贳酒与君倾。且就东山赊月色,酣歌一夜送泉明。”泉明即渊明,唐人避高祖讳,改渊为泉也。今人不知,改泉明作泉声,可笑。

  ○洪容斋唐人绝句

  洪容斋集录唐人绝句五十馀卷,诗近万首。然予观之,犹有不尽,随即书於简端二十馀首。近又得二首,其一无名氏《咏姑苏台》云:“无端春色上苏台,郁郁芊芊草不开。无风自偃君知否,西子裙裾拂过来。”其二柳公绰《题梓州牛头寺》云:“一出西城第二桥,两连山木晚萧萧。井花净洗行人耳,留听溪声入夜潮。”

  ○香球金缕

  白乐天诗:“《柘枝》随画鼓,调笑从香球。”又云:“香球趁拍回环匝,花盏抛巡取次飞。”皆纪管弦酒席中事,但不知“香球”何用,如今人词中用“金缕”字,亦竟不知金缕於歌何关?

  ○香云香雨

  雨未尝有香也,而李贺诗“衣微香雨青氛氲”,元微之诗“雨香云淡觉微和”,云未尝有香,而卢象诗云“云气香流水”。

  ○若光嵫景

  江淹诗:“属我嵫景半,党尔若光初。”嵫景,崦嵫之景;若光,若木之光。一喻老,一喻少也。

  ○苻坚诗

  “商风陨秋箨”,苻坚诗也,何让汉魏。

  ○风筝诗

  古人殿阁,檐棱间有风琴、风筝,皆因风动成音,自谐宫商。元微之诗:“为啄风筝碎珠玉。”高骈有《夜听风筝》诗云:“夜静弦声响碧空,宫商信任往来风。依稀似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中。”僧齐己有《风琴引》云:“按吴丝,雕楚竹,高托天风拂为曲。一一宫商在素空,鸾鸣凤语翘梧桐。夜深天碧松风多,孤窗寒梦惊流波。愁魂傍枕不肯去,翻疑住处邻湘娥。金风声尽薰风发,冷泛虚堂韵难歇。常恐听多耳渐烦,清音不绝知音绝。”王半山有《风琴》诗云:“风铁相敲固可鸣,朔兵行夜响行营。如何清世容高枕,翻作幽窗枕上声。”此乃檐下铁马也,今名纸鸢曰风筝,亦非也。

  ○屏风牒

  梁萧子云上飞白书屏风十二牒。李白诗“屏风九叠云锦张”,牒即叠也。唐诗“山屏六叠郎归夜”,宋词“屏风叠叠开红牙”,今改“叠”作“曲”,非。

  ○军门曰和

  《孙子兵法》:“两君相对曰和。”《战国策》:“章子为齐将,与秦军交和而舍。”又《楚策》:“开西和门。”注:“军门曰和。”唐郑培诗“戎垒三和夕”,《文苑英华》改作“秋”,误矣。

  ○飞霜殿

  范元实《诗话》:“白乐天《长恨歌》工矣,而用事犹误。‘峨眉山下少人行。’明皇幸蜀,不行峨眉山也,当改云剑门山。‘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长生殿乃斋戒之所,非私语地也。华清宫自有飞霜殿,乃寝殿也,当改‘长生’为‘飞霜’则尽矣。”按郑嵎《津阳门》诗:“金沙洞口长生殿,玉蕊峰头王母祠。”则长生殿乃在骊山之上,夜半亦非上山时也。又云:“飞霜殿前月悄悄,迎风亭下风飔飔。”据此,元实之所评信矣。

  ○洛阳花雪

  何逊《与范云联句》诗云:“洛阳城东西,却作经年别。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李商隐《送王校书分司》诗云:“多少分曹掌秘文,洛阳花雪梦随君。定知何逊缘联句,每到城东忆范云。”又漫成一绝云:“不妨何范尽诗家,未解当年重物华。远把龙山千里雪,将来拟并洛阳花。”二诗皆用此事,若不究其原,不知为何说也。

  ○洛春谣

  刘须溪所选《古今诗统》,亡其辛集一册,诸藏书家皆然。予於滇南偶得其全集,然其所选,多不惬人意,可传者止十之一耳。辛集中皆宋人诗,无足采取,独司马才仲《洛春谣》,曹元宠《夜归曲》,尚有长吉义山之遗意,今录於此。《洛春谣》云:“洛阳碧水扬春风,铜驼陌上桃花红。商楼叠柳绿相向,绡帐金鸾香雾浓。龙裘公了五陵家,拳毛赤兔双蹄白。金钩宝玦逐飞香,醉人花丛恼花魄。青蛾皓齿别吴倡,梅粉妆成半额黄。罗屏绣幕围寒玉,帐里吹笙学凤皇。细绿团。红晓烟泾,车马騑騑云栉栉。琼蕊杯深琥珀浓,鸳鸯枕镂珊瑚涩。吹龙笛,歌白纻,兰席淋漓日将暮。君不见灞陵岸上杨柳枝,青青送别伤南浦。”《夜归曲》云:“饥乌哑哑啼暮寒,回风急雪飘硃阑。锁窗乡阁艳红兽,画幕金泥摇彩鸾。吴妆秀色攒眉绿,能唱襄阳《大堤曲》。酒酣横管咽孤吹,吹裂柯亭傲霜竹。远空寒云浑不动,老狐应渡黄河冻。暗回微暖入江梅,何处荒榛挂么凤。归来稳跨青连钱,貂茸拥鼻行翩翩。笼纱蜜炬照飞霰,十二玉楼人未眠。”

  ○後山诗话

  鲍明远《行路难》壮丽豪放,若决江河,诗中不可比拟,大似贾谊《过秦论》。

  ○冷朝光越溪怨

  “越王宫里如花人,越水溪头采白苹。白苹未尽人先尽,谁见江南春复春。”朝光诗仅此一首,亦奇作也。

  ○哀曼

  晋钲滔母孙氏《箜篌赋》曰:“乐操则寒条反荣,哀曼则晨华朝灭。”“曼”与“慢”通,亦曲名。

  ○马戴诗

  严羽卿云:马戴之计,为晚唐之冠。信哉。其《蓟门怀古》云:“荆卿西去不复返,易水东流无尽时。日暮萧条蓟城北,黄沙白草任风吹。”雅有古调。至如“猿啼洞庭树,人在木兰舟”。虽柳吴兴,无以过也。

  ○马戴楚江怀古

  “露气寒光集,微阳下楚邱。猿啼洞庭树,人在木兰舟。广泽生明月,苍山夹乱流。云中君不见,竟夕自悲秋。”前联虽柳恽不是过也,晚唐有此,亦希声乎!严羽卿称戴诗为晚唐第一,信非溢美。

  ○马戴喻凫诗句

  “积霭沉斜月,孤灯照落泉。”喻凫诗也。“积悴含微月,遥泉韵细风。”马戴诗也。二诗幽思同而句法亦相似。

  ○南浦诗

  寇准《南浦》:“春风入垂杨,烟波涨南浦。落日动离魂,江花泣微雨。”妙处不减唐人。

  ○南云

  诗人多用“南云”字,不知所出,或以江总“心逐南云去,身随北雁来”为始,非也。陆机《思亲赋》云:“指南云以寄钦,望归风而效诚。”陆云《九愍》云:“眷南云以兴悲,蒙东雨而涕零。”盖又先于江总矣。

  ○南裔志

  蚺惟大蛇,既洪且长。采色駮映,其文锦章。食象吞鹿,腴成养疮。宾飨嘉食,是豆是觞。

  ○南州行

  “挺艇至南国,国门连大江。中洲两边岸,数步一垂杨。金钏越溪女,罗衣胡粉香。织缣春卷幔,采蕨暝提筐。弄瑟娇垂幌,迎人笑下堂。河头浣衣处,无数紫鸳鸯。”此二诗,一见《英华》,一见《乐府》。盖初唐人作也。所谓暗中摸索,亦可知者。高秉乃编之於中唐,真无见哉。

  ○庭珪赝墨

  “庭珪赝墨出苏家,麝煤添泽纹乌靴。柳枝瘦龙印香字,十袭一日三摩挲。”此山谷《题庭珪赝墨》诗,然其制可见,今赝者亦希见矣。

  ○胡唐论诗

  胡子厚与予论诗曰:“人有恆言曰:唐以诗取士,故诗盛;今代以经义选举,故诗衰。此论非也。诗之盛衰,系於人之才与学,不因上之所取也。汉以射策取士,而苏李之诗、班马之赋出焉,此岂系於上乎?屈原之《骚》,争光日月,楚岂以骚取人耶?况唐人所取五言八韵之律,今所传省题诗,多不工。今传世者,非省题诗也。姑以画论,晋有顾凯之,唐有吴道玄,晋唐未尝以画取士也。至宋则马远、夏珪,不足为顾、吴之衙官,近代吴小仙、林良,又不足为马、夏之奴仆。画既有之,诗亦宜然,谓之时代可也。”余深服其言。唐子元荐与予书,论本朝之诗:“洪武初,高季迪袁可潜一变元风,首开大雅,卓乎冠矣。二公而下,又有林子羽、刘子高、孙炎、孙蕡、黄元之、杨孟载辈羽翼之。近日好高论者曰沿习元体,其失也瞽。又曰国初无诗,其失也聋。一代之文,曷可诬哉!永乐之末至成化之初,则微乎矣。弘治间,文明中天,古学焕日:艺苑则李怀麓张沧洲为赤帜,而和之者多失於流易;山林则陈白沙庄定山称白眉,而识者皆以为傍门。至李何二子一出,变而学杜,壮乎伟矣。然正变云扰而剽袭雷同,比兴渐微而风骚稍远,唐子应德箴其偏焉。嘉靖初,稍稍厌弃,更为六朝之调。初唐之体,蔚乎盛矣,而纤艳不逞,阐缓无当,作非神解,传同耳食。陈子约之议其後焉。”张子愈光,滇之诗人也。以二子之论为的,故蓍之。

  ○胡燕

  《玄中记》:“胡燕斑胸声小,越燕红襟声大。”李贺诗:“劳劳胡燕怨酣春。”《吴越春秋》:“越燕向日而熙。”丁仙芝诗:“晓幕红襟燕。”

  ○胡曾咏史

  “漠漠黄沙际碧天,问人云此是居延。停骖一顾犹魂断,苏武争销十九年。”此诗全用杜牧之句。慎少侍先师李文正公,公曰:“近日兒童村学教以胡曾《咏史诗》,入门先坏了声口矣。”慎曰:“如《咏苏武》一首亦好。”公曰:“全是偷杜牧之《闻胡笳》诗。”退而阅之,诚然。曾之诗,此外无留良者。

  ○胡琴婢胜兒

  吴泰伯祠在阊门之东。每春秋,市人相率牲醴,多图善马彩舆美女以献之。时金银行以轻绡画侍婢捧胡琴以从,其貌胜於旧绘者,名为胜兒,盖他献者无以匹也。女巫方舞,有进士刘景复送客之金陵,置酒於庙东通波馆,忽欠伸思寝,梦紫衣冠者言襄王奉屈。刘生随至庙,周旋揖让而坐,王语刘生曰:“适纳一胡琴妓,艺精而色丽,知吾子善歌,故奉邀作胡琴一曲以宠之。”生初颇不酣,命酌人间酒一杯,已醉,乃作歌曰:“繁弦已停杂吹歇,胜兒调弄逻婆拨。四弦拢撚三五声,唤起边风驼明月。大声嘈嘈奔淈淈,浪蹙波间倒溟渤。小弦切切怨飔飔,鬼哭神悲秋悉窣。倒腕斜挑掣流电,春雷直戛腾秋鹘。汉妃徒得端正名,秦女虚夸有仙骨。我闻天宝十年前,凉州未作西戎窟。麻衣右衤任皆汉民,不省胡尘暂蓬勃。太平之末狂胡乱,犬豕奔腾恣唐突。玄宗未到万里桥,东洛西京一时没。海内汉民皆入虏,饮恨吞声空咽嗢。时看汉月望汉天,怨气冲星成彗孛。国门之西八九镇,高城深垒闭闲卒。河湟咫尺不能收,輓粟推车徒兀兀。今朝闻拨《凉州曲》,使我心神暗超忽。胜兒若向边塞弹,征人泪血应阑干。”吟毕以献,王召胜兒授之。王之侍兒有妒者,以金如意击胜兒,刘生惊而寤,歌传於吴中。

  ○音韵之原

  或问余音韵之原,余曰:唐虞之世已有之矣,《舜典》曰“声依永,律和声”是也。“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又:“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熙之叶“喜”“起”,明之叶“良”“康”,即吴才老韵之祖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於我有何力哉。”即沈约韵之祖也。王充《论衡》作“帝於我有何力哉”,力与上文“息”“食”为韵。《列子》作“帝力於我何有哉”,恐是传写之倒。大凡作古文赋公布,当用吴才老古韵,作近代诗词,当用沈约韵。近世有倔强好异者,既不用古韵,又不屑用今韵,惟取口吻之便,乡音之叶,而著之诗焉,良为後人一笑资尔。

  ○柳公绰梓州牛头寺诗

  “才出城西第一桥,两边山木晚萧萧。井花莫洗行人耳,留听溪声入夜潮。”此诗今刻於乐至县涌泉寺。与前洪容斋《唐人绝句》条下所载略异,并录之。

  ○柳花香

  李太白诗:“风吹柳花满店香。”温庭筠《咏柳》诗:“香随静婉歌尘起,影伴娇娆舞袖垂。”传奇诗:“莫唱踏春阳,令人离肠结。郎行久不归,柳自飘香雪。”其实柳花亦有微者,诗人之言非诬也。李又有“瑶台雪花数千点,片片吹落春风香”之句。

  ○柳枝词

  《丽情集》载湖州妓周德华者,刘采春女也,唱刘禹锡《柳枝词》云:“春江一曲柳千条,二十年前旧板桥。曾与美人桥上别,恨无消息到今朝。”此诗甚佳,而刘集不载,然此诗隐括白香山古诗为一绝,而其妙如此。

  ○洵美且都

  《诗》:“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孟姜,世族贵女也。美,质之佳丽也。都,饰之闲雅也。“颜如舜华”,可以言美矣。“佩玉琼琚”,可以言都矣。盖冶容艳态,多出於膏腴甲族薰醲含浸之下。彼山姬野妇,虽美而不都,纵有舜华之颜,加以琼琚之佩,所谓婢作夫人,鼠披荷叶。故曰三代仕宦,方会穿衣吃饮,苟非习惯,则举止羞涩,乌有闲雅乎?汉宫尹夫人之见邢夫人,贾充家郭氏之见李氏,亦可证也。譬则士之有所卓立,必藉国家教养,父兄渊源,师友讲习,三者备而後可。采薪之女,教之容止,七日而倾吴宫。钓渭之夫,立之尚父,三年而集周统,岂理之常也哉。

  ○逐子

  杜诗:“大家东征逐子回。”刘须溪云:“‘逐’字不佳。”予思之,杜诗无一字无来处,所以佳,此“逐”字无来处,所以不佳也。今称人之母随子就养曰逐子,可乎?然亦未有他好字易之。近有语予以“将”字易之,《诗》云“不遑将母”,盖反言见义,若春秋杞伯姬以其子来朝,而书巳伯姬来朝其子之例也。为文富於万篇,贫於一字,其难如此。古乐府有“一母将九雏”之句,则“将”字其惬,当试与知音订之。

  ○卿云歌

  《太平御览》引《卿云歌》:“卿云烂兮,糺漫漫兮。”“糺”,今诸书所引误作“札”。

  ○陈同甫与硃子书

  同甫《与硃子书》略云:“因吾眼之偶开,便以为得不传之绝学,三三两两,附耳而语,有同告密,画界而立,一似结坛,尽绝一世之人於门外,而谓二千年之君子,皆盲眼不可点洗,二千年之天地日月,若有若无,世界皆是利欲,亦过矣。”予喜其言,有切於士病,故书之以自警。刘安世尝云:“愿士夫有此名节,不愿士夫立此门户。”此元祐之士病。黄履翁云:“愿士夫务道学之实,不愿士夫立道学之名。”则淳熙以後士病也。党籍伪学之禁,虽小人无忌惮,亦君子有以招之也。

  ○陈子昂诗

  陈子昂《送客》诗云:“故人洞庭去,杨柳春风生。相送河州晚,苍茫别思盈。白苹已堪采,绿芷复含荣。江南多桂树,归客赠生平。”今本作“平生”,非。书所以贵旧本也。余见新本,疑其误而思之未得,一见旧本释然。

  ○陈白沙诗

  白沙之诗,五言冲淡,有陶靖节遗意,然赏者少。徒见其七言近体,效简斋康节之渣滓,至於筋斗、样子、打乖、个里,如禅家呵佛骂祖之语。殆是《传灯录》偈子,非诗也。若其古诗之美,何可掩哉?然谬解者,篇篇皆附於心学性理,则是痴人说梦矣。

  ○陈孚远诗

  元陈孚远《归帆》绝句云:“日落牛羊归,渡头动津鼓。烟昏不见人,隐隐数声橹。”识者以为不减王维。

  ○陈文惠公诗

  陈文惠公尧佐《吴江》诗云:“平波渺渺烟苍苍,菰蒲才熟杨柳黄。扁舟系岸不忍去,西风斜日鲈鱼香。”後人於其地立鲈香亭,和者计百馀人,皆不及也。噫,此诗尚敢和耶!又《碧澜堂》诗云:“苕溪清浅霅溪斜,碧玉光涵一万古/家。谁向月明中夜听,洞庭渔笛隔芦花。”二诗曲尽东南之景,後之作者,无复措手。

  ○荀子解诗

  予尝爱荀子解《诗卷耳》云:“卷耳,易得也,顷筐,易盈也,而不可贰以周行。”深得诗人之心矣。小序以为“求贤审官”,似戾於荀旨,硃子直以为文王朝会征代,而后妃思之是也。但“陟彼崔嵬”下三章,以为托言,亦有病妇人思夫,而却陟冈饮酒,携仆望岨,虽托言之,亦伤於大义矣。原诗人之旨,以后妃思文王之行役而云也。“陟冈”者,文王陟之也。“马玄黄”者,文王之马也。“仆痡”者,文王之仆也。“金罍”“兕觥”者,冀文王酌以消忧也。盖身在闺门,而思在道途,若後世诗词,所谓“计程应说到梁州”,“计程应说到常山”之意耳。曾与何仲默说及此,仲默大称赏,以为千古之奇。又语予曰:“宋人尚不能解唐人诗,以之解《三百篇》,真是枉事,不若直从毛郑可也。”

  ○鸟夜啼

  “芳草二三月,草与水同色。攀条摘香花,言是欢气息。”唐刘禹锡诗:“烟波与春草,千里同一色。”温飞卿诗:“蛮水扬光色如草。”杨孟载诗:“春草春江相妒绿。”

  ○怪石诗

  黄庶,字亚夫,尝有《怪石》一绝传于世云:“山鬼水怪著薛荔,天禄辟邪昵莓苔。钩帘坐对心语口,曾见汉家池馆来。”人士脍炙,以为奇作。唐张碧诗亦不多见,尝有《池上怪石》诗云:“寒姿数片奇突兀,曾作秋江秋水骨。先生应是厌风雷,著向池边塞垅窟。我来池上倾酒樽,半酣书破青烟痕。参差翠缕摆不落,笔头惊怪黏秋云。我闻吴中项容水墨有高贾,邀得将来倚松下。铺却双缯直道难,掉首空归不成画。”二诗殆未易甲乙也。

  ○酒龙

  陆龟蒙诗:“花匠碍寒应束手,酒龙多病尚垂头。”又《咏茶》诗:“思量北海徐刘辈,枉向人间号酒龙。”北海谓孔融,徐邈及刘伶也。

  ○连臂间地

  戚夫人侍兒贾佩兰《歌上灵之曲》:“连臂间地以为节。”间,以足踏地而歌也,丑犯切。扬雄《蜀都赋》:“间凄秋,发阳春。”

  ○康浪

  甯戚《饭牛歌》:“康浪之水白石烂。”康浪水在今山东,见《一统志》,可考。今《乐府》误作沧浪之水。沧浪在楚,与齐何干涉也。骆宾王文云:“观梁父之曲,识卧龙於孔明;听康浪之歌,得饭牛於甯戚。”此可以证。近书坊刻骆集,又妄改“康浪”作“康衢”,自是尧时事,与甯戚何干涉也。

  ○席箕

  李贺《塞上》诗:“天远席箕愁。”刘会孟注“席箕”如箕踞坐。予按秦韬玉《塞上曲》云“席箕风紧马燹豪”,此岂箕踞义哉?“席箕”恐是塞上地名,书之以俟知者。李本宁太史云:席箕是草名,出《太平广记》。燹音延。

  ○晋沈琉前溪歌

  前溪沧浪映,通波澄渌清。声弦传不绝,寄汝千载名。

  ○荔枝六言

  曾吉甫《荔子》六言二首,其一云:“蕉子定成哙伍,梅丸应愧卢前。金谷危楼魂断,白州旧井名传。”其二云:“红皱解罗襦处,清香开玉肌时。绣岭堪怜妃子,苎萝不数西施。”

  ○浮渲梳头

  《本事诗》载刘禹锡《李司空席上赠妓》诗云:“浮渲梳头宫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今本“浮渲梳头”作“高髻云鬟”,又以为韦应物诗者,误也。盖韦与刘皆尝为苏州刺史,是以传疑。“浮渲”字妙,画家以墨饰美人鬓发,谓之渲染。

  ○范季随评诗

  宋范季随云:“唐末诗人,虽格致卑浅,然谓其非诗则不可。今人作诗,虽句语轩昂,但可远听,其理则不可究。”

  ○高棅选唐诗正声

  “五言古诗,汉魏而下,其响绝矣。六朝至初唐,止可谓之半格。”又曰:“近体,作者本自分晓,吕者亦能区别。”高棅选《唐诗正声》,首以五言古诗,而其所取,如陈子昂“故人江北去,杨柳春风生”,李太白“去国登兹楼,怀归伤莫秋”,刘昚虚“沧溟千万里,日夜一孤舟”,崔曙“空色不映水,秋声多在山”,皆律也。而谓之古诗,可乎?璧之新寡之文君,屡醮之夏姬,美则美矣,谓之初笄室女,则不可。於此有盲妁,取损罐而充完璧,以白练而为黄花,苟有孱婿,必售其欺。高棅之选,诚盲妁也。近见苏刻本某公之序,乃谓“正声”,其格浑,其选严。噫!是其孱婿乎!

  ○高宗过温汤

  “温渚停仙跸,丰郊驻晓旌。路曲回轮影,岩虚传漏声。暖溜惊湍驶,寒空碧雾轻。林黄疏叶下,野白曙霜明。眺听良无已,烟霞断续生。”此篇《文苑英华》作太宗。按骊山石刻年纪麟德十月朔日,为高宗无疑。应制和者,王德贞杨思玄郑夔真,又皆高宗朝士也。

  ○夏侯湛补亡诗

  夏侯湛《补亡诗》曰:“既殷斯虔,仰说洪恩。名定匡省,奉朝侍昏。宵中告退,鸡鸣在门。孳孳温恭,夙夜是敦。”

  ○徐凝宫词

  “水色帘前流玉霜,汉家飞燕在昭阳。掌中舞罢箫声绝,三十六宫秋夜长。”徐凝诗多浅俗,《瀑布》诗为东坡所鄙,独此诗有盛唐风格。

  ○连绵字

  左太冲《招隐》诗:“峭蒨青葱间,竹柏得其真。”五言诗用四连绵字,前无古,後无今。

  ○海鱼空鸟

  “大海从鱼跃,长空任鸟飞。”唐荆州陟巳寺僧玄览诗也。硃文公尝书之,且跋之曰:“大丈夫处世,不可无此气象。”盖亦取之。玄览斋壁有张璪画松,符载赞之,卫象诗之,览悉加垩焉。曰:“无事疥吾壁也。”异哉,此髡奴能知鱼鸟任其飞跃,又何必介意於三才子之笔乎?

  ○海红

  刘长卿集有《夏中崔中丞宅见海红摇落一花独开》诗,海红未详为何花。後见李白诗注云:“新罗国多海红,唐人多尚之,亦戎王子之类也。”又柑有名海红者,见《橘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升庵诗话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