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卷四

  ○竹笋江鱼

  杜子美《送人迎养》诗:“青青竹笋迎船出,白白江鱼入馔来。”用孟宗姜诗事。韦苏州《送人省觐》亦云:“沃野收红稻,长江钓白鱼。”又云:“洞庭摘硃果,松江献白鳞。”然杜不如韦多矣,青青字自好,白白近俗,有似兒童“白白一群鹅,被人趕下河”之谣也,岂大家语哉?

  ○竹枝词

  元杨廉夫《竹枝词》,一时和者五十馀人,诗百十馀首。余独爱徐延徽一首云:“习说卢家好莫愁,不知天上有牵牛。賸抛万斛胭脂水,溜向银河一色秋。”

  ○伏毒寺诗

  杜诗:“郑国伏毒寺,潇洒在江心。”刘禹锡诗:“曾作关中客,频经伏毒岩。晴烟沙苑树,晓日渭川帆。”

  ○帆字音

  帆字,符咸切,舟上幔也。又扶泛切,使风也。舟幔则平声,使风则去声,盖动静之异也。刘熙《释名》曰:“随风张幔曰帆。”注去声。《广韵》曰:“张巾风曰帆音与梵同。”《左传宣》十三年注:“拔旆投衡上,使不帆风。”谓车旆之受风,若舟帆之帆风也。舟帆之帆平声,帆风之帆去声。疏云:“帆是扇风之名。“孙绰子曰:”动不中理,若帆舟而无柁。”《南史》:“因风帆上,前後连烟。”《荆州记》云:“宫亭湖庙神能使湖中分风而帆南北。”晋湛方生有《帆入南湖》诗,又有《还都帆》诗,谢灵运有《游赤石进帆海》诗,刘孝威有《帆渡吉阳洲》诗。《选》诗“无因下征帆”;徐陵诗“南茨大麓,北帆清湘”;刘删诗“回舻乘派水,举帆逐分风”;张曲江诗“征鞍税北渚,归帆指南陲”;张燕公诗“离魂似征帆,常往秀飞”;赵冬曦诗“帝城驰梦想,归帆满风飚”;杜诗“浦帆晨初发”;韩退之诗“无因帆江水”;包何诗“锦帆乘风转,金装照地新”;孟浩然诗“岭北回征帆,巴东问故人”;徐安身诗“暮雨衣犹湿,春风帆正开”。近苏州刻孟诗,改“征帆”为“征棹”,何仲默笑曰:“征帆改征棹,锦帆亦改曰锦棹,可乎?”盖浅学妄改,非初误也。

  ○同能不如独胜

  孙位画水,张南本画火,吴道玄画,杨绘塑,陈简斋诗,辛稼轩词,同能不如独胜也。太白见崔颢《黄鹤楼》诗,去而赋《金陵凤凰台》。

  ○劣唐诗

  学诗者动辄言唐诗,便以为好,不思唐人有极恶劣者,如薛逢戎昱,乃盛唐之晚唐。晚唐亦有数等,如罗隐杜荀鹤,晚唐之下者;李山甫卢延逊,又其下下者,望罗杜又不及矣。其诗如“一个祢衡容不得”,又“一领青衫消不得”之句。其他如“我有心中事,不向韦三说。昨夜洛阳城,明月照张八”,又如“饿猫窥鼠穴,饥犬舐鱼砧”,又如“莫将闲话当闲话,往往事从闲话生”,又如“水牛浮鼻渡,沙鸟点头行”,此类皆下净优人口中语,而宋人方采以为诗法,入《全唐诗话》,使观者曰,是亦唐诗之一体也。如今称燕赵多佳人,其间有跛者,眇者,羝氲者,疥且痔者,乃专房龙之曰是变燕赵佳人之一种,可乎?

  ○多景楼周繇

  “盘江上几层,峭壁半垂藤。殿锁南朝像,龛禅外国僧。海涛舂砌槛,山雨洒窗灯。日暮疏钟起,声声彻陵。”又:“每日怜晴眺,闲吟只自娱。山从平地有,水到远天无。老树多封楚,轻烟暗染吴。虽居此廊下,入户亦踟蹰。”此二诗胜张祜《金山》诗,而人罕称之。

  ○任希古和七月七日临昆明池

  “秋风始摇落,秋水正澄鲜。飞眺牵牛渚,激赏镂鲸川。岸珠沦晓魄,池灰敛曙烟。泛槎分写汉,仪星别构天。云光波处动,日影浪中悬。惊鸿结蒲弋,游鲤入庄筌。萍叶疑江上,菱花似镜前。长林代轻幄,细★即芳筵。文华开翠潋,笔海控清涟。不挹兰尊圣,空仰桂舟仙。”此诗工致严密,杜诗“石鲸鳞甲”之句实祖之,结句尤工。

  ○成文幹中秋月

  “王母妆成镜未收,倚阑人在水精楼。笙歌莫占清光尽,留与溪翁下钓舟。”此厌繁华而乐清静之意。郑谷《春草》诗“香轮莫碾青春破,留与游人一醉眠”,亦此意也。

  ○吕用之

  唐吕用之在维扬日,佐高骈专权擅政。有商人刘损妻裴氏,有国色,用之以阴事构取。损愤惋,因成诗三首,曰:“宝钗分股合无缘,鱼在深渊日在天。得意紫鸾休舞镜,断踪青鸟罢衔钱。金杯倾覆难收水,玉轸倾欹嬾续弦。从此蘼芜山下过,只应将泪比流泉。”“鸾辞旧伴知何止,凤得新梧想称心。红粉尚残休{艹幕}々,白云将散信沉沉。已休磨琢投期玉,嬾更经营买笑金。愿作山头似人石,丈夫衣上泪痕深。”“旧尝游处徧寻看,睹物伤情死一般。买笑楼前花已谢,画眉窗下月空残。云归巫峡音容断,路隔星河去住难。莫道诗成无泪下,泪如泉涌亦须乾。”诗成,吟咏不辍。一日晚,见一虬鬓老叟,行步迅疾,眸光射人,揖损曰:“子衷心有何不平之事?”损具对之,叟夜果入用之家,化形於斗拱之上,叱用之曰:“所取刘氏之妻并其宝货,速还之,否则随刃落矣。”用之惊惶,夜遗幹事赍金并裴氏还损,损夜从舟去,虬鬓亦无踪迹。

  ○吕温题阳人城

  “忠驱义感即风雷,谁道南方乏武才。天下起兵诛董卓,长沙子弟最先来。”吕东莱《丽泽编》取此诗。伍子胥兵法云:“天无阴阳,地无险易,人无勇怯。将有智愚,算有多少,政有赏罚。”此言当矣。孔明屯五丈,魏人畏之如虎,所用蜀兵也。虞允文采石之战,殪逆亮於顷刻,所用者吴兵也。

  ○西郊诗

  《韵语阳秋》杜子美《西郊》诗云“无人竞来往”,或云“无人与来往”,或云“无人觉来往”,“竞”“与”皆常谈,“觉”字非子美不能道也,盖炀者辟灶,有道之所惊,舍者争席,隐居者之所贵也。

  ○西施

  刘长卿《题西施障子》曰:“窗风不举袖,但觉罗衣轻。”二语虽太白可颉颃也。

  ○硃鹭

  古乐府有《硃鹭曲》,解云:“因饰鼓以鹭而名曲焉。”又云:“硃鹭咒鼓,飞於云末。”徐陵诗有“枭钟鹭鼓”之句,宋之问诗“稍看硃鹭转,尚识紫骝骄”,皆用此事。盖鹭色本白,汉初有硃鹭之瑞,故以鹭形饰鼓,又以硃鹭名《鼓吹曲》也。梁元帝《放生池碑》云:“元龟夜梦,终见取於宋王。硃鹭晨飞,尚张罗於汉后。”与硃鹭飞云末事相叶,可以互证,补《乐府解题》之缺。

  ○硃万初墨

  元有硃万初,善制墨,纯用松烟,盖取三百年摧朽之馀,精英之不可泯者用之,非常松也。天历乙巳,开奎章阁,拣儒臣亲侍翰墨,荣公存初、康里公子山皆侍阁下,以硃万初所制墨进,大称旨,得禄食艺文馆。虞文靖公赠之诗曰:“霜雪摧残澖壑非,深根千岁斧斤违。寸心不逐飞烟化,还作玄云绕紫微。”盖纪兹事也。又跋其後曰:“近世墨,以油烟易松,姿媚而不深重。万初既以墨显,又得真定刘法造墨法於石刻中,以为刘之精艺深心,尽在於此,必无误後世,因覃思而得之。余尝谓松烟墨深重而不姿媚,油烟墨姿媚而不深重,若以松脂为炬取烟,二者兼之矣。若宋徽宗尝以苏合油搜烟为墨,至金章宗购之,一两墨价黄金一斤,欲仿为之不能,此谓之墨妖可也。”

  ○硃庆馀仙游寺

  “云抱龙堂苏石乾,山遮白日寺门寒。长松瀑布饶奇状,曾有仙人驻鹤看。”末句切题,不然,是寺皆可用。

  ○硃庆馀闺意上张水部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诗人多以美人自喻,薛能《吴姬》之诗,亦其一也。宋人诗话云“东坡如毛嫱西子洗妆,与天下妇人斗巧”,亦此意。洪容斋云:“此诗不言美丽,而味其词意,非绝色第一不足以当之。”其评良是。

  ○硃滔括兵丽情集

  硃滔括兵,不择士族,悉令赴军,自阅於球场。有士子容止可观,进趋纯雅。滔问曰:“所业者何?”曰:“学为诗。”曰:“有妻否?”曰:“有。”即令作寄内诗,援笔立成,词曰:“握笔题诗易,荷戈征戍难。惯从鸳被暖,怯向雁门寒。瘦尽宽衣带,啼多渍枕檀。试留青黛着,回日画眉看。”又令代妻作诗答曰:“蓬鬓荆钗世所稀,布裙犹是嫁时衣。胡麻好种无人种,合是归时底不归。”滔遗以束帛,放归。

  ○硃玄晦真人诗

  “郭外西郊柳已芽,中流极目浩无涯。江明白白红红树,春在三三两两家。几度来游同社燕,一樽相属到昏鸦。此邦物色吟几尽,为谢山中好物华。”真迹在内江。

  ○江淹咏美人春游

  “江南二月春,东风转绿苹。不知谁家子,看花桃李津。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脣。行人咸叹息,争拟洛川神。”此诗见《文通外集》。点绛脣,後人以为曲名,以此知是诗脍炙人口久矣。

  ○江平不流

  杜诗“江平不肯流”,意求工而语反拙,所谓凿混沌而画蛇足,必夭性命而失卮酒也。不若李群玉乐府云“人老自多愁,水深难急流”也。又不若巴渝《竹枝词》云:“大河水长漫悠悠,小河水长似箭流。”词愈俗愈工,意愈浅愈深。

  ○江蒲

  《周礼》“汧浦”作“弦浦”。《左传》“萑浦”作“萑蒲”。杜诗:“侧生野岸及江蒲。”江蒲,江浦也。

  ○江南行

  “江烟湿雨鲛绡软,漠漠远山眉黛浅。水国多愁又有情,夜槽压酒银船满。细柳摇烟凝晓空,吴王台榭春梦中。鸳鸯鸂鶒唤不起,平铺渌水眠东风。西陵路远月悄悄,油壁轻车苏小小。”“细柳摇烟”一作“绷丝采怨”。

  ○江乌海燕

  余最爱乐府“桂殿江乌对,彫屏海燕重”之句,不知何人作也。

  ○江总长安九日诗

  “心逐南云逝,身随北雁来。故园篱下菊,今日为谁开。”总为梁人,历梁陈隋至唐贞观中九十馀矣。此诗在唐时作,故编之。

  ○江总怨诗

  “采桑归路河流深,忆昔相期柏树林。奈许新缣伤妾意,无由故剑动君心。”六朝之诗,多是乐府,绝句之体未绝,然高妙奇丽,良不可及。氵斥流而不穷其源,可乎?故特取数首於卷首,庶乎免於卖花担上看桃李之诮矣。古乐府“下山逢故夫”诗曰:“新人工织缣,旧人工织素。”故剑,用干将莫邪雌雄二剑离而复合事。

  ○沙海

  《战国策》“晖台之下,沙海之上”,《九域志》有沙海,孟浩然《和张三自穰县还途中遇雪》诗:“风吹沙海雪,来作柳园春。”正是梁地事。

  ○冷朝阳送红线酒

  “采菱歌怨木兰舟,送客魂销百尺楼。还似宓妃乘雾云,碧天无际水东流。”红线,薛蒿之青衣也。有剑术,夜飞入横海军解围,嵩留之不得,会幕下诗人送之,冷朝阳此诗为冠。酒阑,托以更衣,倏忽不见,亦异哉!

  ○佛经似诗句

  佛经有云:“乐行不如苦住,富客不如苦住,富客不如贫主。”又见《洞山语录》:“破镜不重照,落花难上枝。”绝似唐人乐府也。

  ○仲尼登泰山

  宋景文公《笔记》云:“仲尼登泰山,见七十二家,字各不同。”其事甚新,但未详其所出。

  ○岑参蔟拍六州歌头

  “西去轮台万里馀,也知音信日应疏。陇山鹦鹉能言语,为报家人数寄书。”伊州渭州梁州氐州甘州凉州,谓之六州。宋时大丧以《六州歌头》引之,本朝用《应天长》。

  ○吹蛊

  鲍照《苦热行》:“含沙射流影,吹蛊痛行晖。”南中畜蛊之家,蛊昏夜飞出饮水,光如曳彗,所谓行晖也。《文选》注:“行晖,行旅之晖。”非也。

  ○近水楼台

  范文正公镇钱塘,兵官皆被荐,独巡检苏麟不遇,乃上诗曰:“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公即荐之。

  ○沐继轩荔枝诗

  国朝武将能诗者,洪武中孙炎,其後汤东谷允绩、广帅王一清、定襄郭登,人皆知之。云南都督继轩沐璘,字学皇象,画学米元章,诗学六朝盛唐,以僻远,人罕知之。余尝选其数绝句於《皇明诗抄》,其《咏临安荔枝》长篇云:“建水夫何如,厥土早而热。蛮花开佛桑,候禽罢鶗鴂。莽云覆溟濛,梅雨滋★翳。接地茂缃权,遮空舒黛叶。翠葆霞焜煌,锦幄风掀揭。香麝忌经过,飞★防盗窃。劲雏赤肤脱,肥奢琼穰凸。明珰怪可飧,冰丸讶许啮。真珠堆绿云,瑇瑁乘彩缬。凤爪天下奇,龙牙众中杰。饱食惭素飧,长吟望林樾。”奢,献、歇二音,盛貌,又肥大意。

  ○耳衣

  唐人边塞曲:“金装腰带重,锦缝耳衣寒。”耳衣,今之暖耳也。

  ○卵色天

  唐诗:“残霞蹙水鱼鳞浪,薄日烘云卵色天。”东坡诗:“笑把鸱夷一樽酒,相逢卵色五湖天。”正用其语。《花间词》“一方卵色楚南天”,注以卵为泖,非也。注东坡诗者,亦改卵色为柳色,王龟龄亦不及此邪?

  ○阮何双

  唐诗:“云仍王谢并,风貌阮何双。”《南史》:宋孝武选侍中四人,并以风貌,王彧、谢庄为一双,阮韬、何偃为一双。

  ○君攸桂楫泛中河

  “黄河曲渚通千里,浊水分流引八川。仙槎逐源终未返,苏亭遗迹尚依然。眇眇云根侵远树,苍苍水气合遥天。波影杂霞无定色,湍文触岸不成圆。赤马青龙交出浦,飞云盖海远氵夌烟。莲舟渡沙转不碍,桂翟距浪弱难前。风重金乌翅自转,汀长锦缆影微悬。榜人欲歌先扣枻,津吏犹醉强持船。河堤极望今如此,行杯落叶讵虚传。”此六朝诗也。七言律未成而先有七言排律矣,雄浑工緻,固盛唐老杜之先鞭也。

  ○余延寿折杨柳

  “大道连国门,东西种杨柳。葳蕤君不见,袅弱垂来久。绿枝栖暝禽,雄去雌独吟。馀花怨春尽,微月起秋阴。坐望窗中蝶,起攀枝上叶。好风吹长枝,婀娜何如妾。妾见柳园新,高楼四五春。莫吹胡塞曲,愁杀陇头人。”

  ○余知古论退之文

  唐人余知古与欧阳生论文书云:“韩退之作《原道》,则崔豹《答牛亨书》;作《讳辩》,则张诏《论旧名》;作《毛颖传》,则袁淑《太兰王九锡》;作《送穷文》,则扬子云《逐贫赋》。”

  ○老泉诗

  苏老泉诗:“佳节每从愁里过,壮心偶傍醉中来。”白乐天诗有“百年愁里过,万感醉中来”之句,老泉未必祖袭,盖偶同耳。

  ○老子论性

  文子引《老子》曰:“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物而动,性之欲也。”汉儒取入《礼记》,遂为经矣。若知其出于老氏,宋儒必洗垢索瘢,曲为讥评,但知其出於经,则护持交赞,此亦矮人之观场也。文如“澹泊明志,宁静致远”,本出於《淮南子》,而诸葛称之。若儒者知其刘安语,将坐睡唾去也。

  ○狄香

  张衡《同声歌》:“洒扫清枕席,鞮芬以狄香。”鞮,履也。狄香,外国之香也。谓以香薰履也。近刻《玉台新咏》及《乐府诗集》改“狄香”作“秋者”,大谬。吴中近日刻古书,妄改例如此,不能一一尽弹正之。

  ○串

  《文选》谢惠连诗:“聊用布亲串。”注:“串,习也。”梁简文诗:“长颦串翠眉。”《南史》:“军人串敢粗食。”

  ○何兆玉蕊花

  “羽车潜下玉龟山,尘世何缘睹蕣颜。惟有多情天上雪,好风吹上绿云鬟。”兆,蜀人。

  ○吾犹昔人

  柳子厚《戏题石门长老东轩》诗曰:“坐来念念非昔人,万徧莲花为谁用?”《法苑珠林》:“梵志出家,白首而归,邻人见之曰:‘昔人尚存乎?’梵志曰:‘吾犹昔人,非昔人也。’”子厚正用此事,而注者不知引。

  ○坐猿坐莺

  杜诗“枫树坐猿深”,又“黄莺并坐交愁湿”,“坐”字奇崛。张说诗:“树坐参猿啸,沙行入鹭群。”前人已云矣。

  ○估客乐

  《估客乐》,齐武帝之所作也。其辞曰:“昔经樊邓役,阻潮梅根渚。感意追往事,意满辞不叙。”阻潮,一本作“假楫”。武帝作此曲,令释宝月被之管弦,帝遂数乘龙舟游江中,以纴越布为帆,绿丝为帆纤,鍮石为篙足。篙傍者,悉着郁林布作淡黄袴,舞此曲,用十六人云。按史称齐武帝节俭,常自言朕治天下十年,当使黄金与土同价,然其从流忘返之奢如此,贻厥孙谋,何怪乎金莲布地也。

  ○邢象玉古意

  “家中新酒熟,园里木初荣。伫杯欲取醉,悒然思友生。忽闻有奇客,何姓复何名?嗜酒陶彭泽,能琴阮步兵。何须问寒暑,迳坐共山亭。举袂袪飞鸟,持巾扫落英。心神无俗累,歌咏有新声。新声是何曲,沧浪之水清。”象玉,初唐人,与王无功为友,此诗脱洒而含古意。

  ○邵公批语

  先太师戊戌试卷,出举子蹊迳之外,考官邵公名晖批云:“奇寓于纯粹之中,巧藏於和易之内。”当时以为名言。後观《龙川集》,乃知是陈同甫作论法也。先辈读书博且精,不似後生之束书不观,游谈无根也,因书之家乘。

  ○角妓垂螺

  张子野词:“垂螺近额,走上红裀初趁拍。”晏小山词:“双螺未学同心绾,已占歌名。月白风清,长倚昭华笛里声。”又云:“红窗碧玉新名旧,犹绾双螺。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垂螺”“双螺”,盖当时角妓未破瓜时额饰,今搬演淡色,犹有此制。

  ○吴趋趋非平声

  《庄子》有“不任其声而趋举其诗焉”,崔注云:“不任其声,惫也;趋举其诗,无音曲也。”刘会孟曰:“趋者,情惬而词迫也。”与《吴趋》之趋当音七注切。

  ○吴二娘

  吴二娘,杭州名妓也。有《长相思》一词云:“深花枝,浅花枝,深浅花枝相间时,花枝难似伊。巫山高,巫山低,暮雨潇潇郎不归,空房独守时。”白乐天诗:“吴娘暮雨潇潇曲,自别江南久不闻。”又:“夜舞吴娘袖,春歌蛮子词。”自注:“吴二娘歌词有‘暮雨潇潇郎不归’之句。”《绝妙词选》以此为白乐天词,误矣。吴二娘亦杜公之黄四娘也,聊表出之。

  ○秃节

  晁以道家有宋子京手书《杜少陵诗》一卷,“握节汉臣归”乃是“秃节”,“新炊间黄粱”乃是“闻黄粱”。以道跋云:“前辈见书自多,不似晚生但以印本为正也。”慎按:《後汉书张衡传》云:“苏武以秃节效贞。”杜公正用此语,後人不知,改“秃”为“握”。晁以道徒知宋子京之旧本,亦不知秃节之字所出也,况今之浅学乎?

  ○巫山曲

  “下压重泉上千仞,香去结梦西风紧。纵有英灵得往来,猊轭鼯轩亦颠陨。岚光双々雷隐隐,愁为衣裳恨为鬓。莫洒朝行何所之,江边日月情无尽。珠零冷露丹堕枫,细腰长脸愁满宫。人生对面犹异同,何况千岩万壑中。”罗隐诗多鄙俗,此诗不类其平生,见《固陵文类》,其集不收。

  ○巫峡江陵

  盛弘之《荆州记》巫峡江水之迅云:“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杜子美诗:“朝发白帝暮江陵,顷来目击信有徵。”李太白:“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尽,扁舟已过万重山。”虽同用盛弘之语,而优劣自别。今人谓李杜不可以优劣论,此语亦太愦愦。白帝至江陵,春水盛时行舟,朝发夕至,云飞乌逝不是过也。太白述之为韵语,惊风寸而泣鬼神矣。太白娶江陵许氏,以江陵为还,盖室家所在。

  ○回颿挝

  《语林》云:“王敦尝坐武昌钓台,闻行船打鼓,嗟称其能。俄而一槌小异,敦以扇柄撞几曰:‘可恨。’时王应侍侧,曰:‘不然,此是回颿挝。’使视之,云船人入夹口。应知鼓又善於敦也。”予旧有《江行》诗云:“回颿移鼓掺,策杖送拏音。”盖用此事,下句用《庄子渔父》事。

  ○宋人绝句

  宋诗信不及唐,然其中岂无可匹体者,在选者之眼力耳。如苏舜钦《吴江》诗:“月从洞庭来,光映寒湖凸。四顾无纤尘,鱼跃明镜裂。”王半山《雨》诗云:“山中十日雨,雨晴门始开。坐看苍苔纹,欲上人衣来。”孔文仲《早行》云:“客行谓已旦,出视见落月。瘦马入荒陂,霜花重如雪。”崔鶠《春日》云:“落日不可尽,丹林紫谷开。明明远色里,历历暝鸦回。”寇平仲《南浦》云:“春风入垂杨,烟波涨南浦。落日动离魂,江花泣微雨。”郭功甫《水车岭》云:“千丈水车岭,悬空九叠屏。北风来不断,六月亦生冰。”苏子由《中秋夕》云:“巧转上人衣,徐行度楼角。河汉冷无云,冥冥独飞鹊。”《旅行》云:“猿狖号枯木,鱼龙泣夜潭。行人已天北,思妇隔江南。”硃文公《雨》诗云:“孤灯耿寒焰,照此一窗幽。卧听檐前雨,浪浪殊未休。”张南轩《题南城》云:“坡头望西山,秋意已如许。云影渡江来,霏霏半空雨。”《东渚》云:“团团陵风桂,宛在水之东。月色穿林影,郤下碧波中。”《丽泽》云:“长吟《伐木诗》,停立以望子。日暮飞鸟归,门前长春水。”《西屿》云:“系舟西岸边,幅巾自来去。岛屿花木深,蝉鸣不知处。”《采菱舟》云:“散策下舸亭,水清鱼可数。郤上采菱舟,乘风过南浦。”五诗有王维辋川遗意,谁谓宋无诗乎?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升庵诗话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