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第三折

(符彦卿领张千上,云)小官符彦卿是也。今因太平之世,时逢丰稔之年,春来天气,万花开放。吾家后面有一园,乃是聚锦园。圣人之命,着大小士民都在我这花园中赏玩。我着俺女孩儿符金锭不要出闺门,人烟散后,他往园中看花,我着家童唤将他来,下想孩儿这几日有些身子不快,可不知为何也。有夫人在后面看孩儿哩,张千,门首望着,一切事情便来报小官知道。(张千云)理会的。(净媒婆上,云)自家陈媒婆是也。今奉着韩松大舍的言语,他说,那一日因在符太守花园里。见了他家符金锭生的标致,他与他十锭大银子做财礼,着我问他亲去。可早来到也。张千报复去,道有你婶子在这里。(张千云)你看他没正经,我报知大人去。(报科云)报的大人得知,有媒婆在家门首。(符彦卿云)着他过来。(张千云)理会的。着你过去哩。(媒婆见科,云)老相公且喜了,媒婆来说一庄亲事来与家里小姐。(符彦卿云)你说是甚么人家的儿男?(媒婆云)老大人,是本处韩大人家大舍韩松,他送十锭大银子与你。把小姐与他为妻,可是好那。(符彦卿云)好、好、好,你且在这里。等我夫人来,俺共同商议。(王朴上,云)祖代为官立业坚,忠扶社稷保山川。每怀报国存忠正,扫荡奸邪在目前。小官姓王名朴,字原之,祖居河东太原人也。祖代为官,扶持唐室。方今梁主在位,加小官节度使之职。有我妻赵氏,乃是毁前都指挥使赵弘殷之女。有我两个妻舅,大舅赵匡胤,二舅赵匡义。大舅行关西五路操练去了,有我二舅病不能动止。我着他姐姐看他去,回来说为因那日符太守花园内赏春,遇见他女儿符金锭,生的有些颜色,欲要娶她为妻,无人去题亲。小官今日直到符太守家。问这一庄事,走一遭去。可早来到也。张千报复去,道有小官来了也。(张千云)理会的。(报科云)喏!报的大人得知,有王节度使在于门外。(符彦卿云)道有请。(张千云)理会的。有请。(王朴见科云)符彦卿。且喜、且喜。小官来举保一庄亲事来。(符彦卿云)大人有何亲事?谁氏之家?姓字名谁?(王朴云)大人,是我外家赵弘殷二舍赵匡义,敬着小官来,这一庄亲事来也。(媒婆云)这事不好了。我看老符怎么主张哩。(符彦卿云)大人,则一件,恰才这韩大人的孩儿韩松,又着这官媒来问亲;大人今日来题亲,又是同僚官之子。此事请夫人来计议如何?张千,请夫人来者。(张千云)理会的。夫人有请。(夫人上,云)妾身符彦卿的夫人是也。自从前日圣人的命,着倾城百姓都在我花园中赏玩。有俺女孩儿符金锭,也去花园中看了一遭回来,这两日在绣房中倦拈针指,身子不快,不知为何。今日相公在前庭上着人来请我,须索走一遭去。可早来到也。(张千报科,云)报的大人得知,夫人来了也。(符彦卿云)道有请。(夫人见科云)相公,妾身来了也。有何事商议也?(符彦卿云)夫人,请你来不为别,如今王朴大人来说,赵二舍来问俺女孩儿亲事,这媒婆与韩松来问亲。这两家都好,小官不曾敢许,特待夫人来商议,可与谁家好?(夫人云)相公,既然这等,两家都好。则一件:凭俺女孩儿主张。如今俺临街搭一彩楼,着大小人等往楼下过,着俺孩儿抛绣球儿,打着那一个,就着他来娶。妾身倒陪房奁断送,择日过门。妾身不敢自专,相公心下如何?(符彦卿云)夫人言者当也。许一家不许一家,着他嗔怪。张千,便合彩楼者。(张千云)理会的。(同众做抬上彩楼科,张千云)夫人,彩楼搭停当了也。(符颜卿云)张千,传报绣房中,请出小姐来。(张千云)理会的。小姐,相公有请。(正旦符金锭领梅香上,正旦云)妾身符金锭是也。自从那一日在花园中见了赵匡义所吟之诗,这两日不由的我心神荡漾,身子不快,可不知为何也呵咱。(梅香云)姐姐,你也没正经。那一日见了那一个人,你这两日茶不茶,饭不饭,想他怎么的也。(正旦云)梅香,你那里知道。

那想此人一表非俗,吟的诗清字正,委实少有也呵。(唱)

【中吕】【粉蝶儿】一会家心下念想,这姻缘怎生主张?我在那绣房中自在参详。(梅香云)姐姐,你则拣着好姐夫嫁了便罢也。(正旦云)你那里知道也。(唱)我须知你主意,则着我别寻投向。(梅香云)姐姐,你便想我那姐夫,不知我那姐夫想你也不想你也,(正旦唱)你这个无礼的梅香,你将我假支吾故来抵当。

【醉春风】则我这情意那人知,心中常念想。何时得配燕莺期,终日则是想、想。行至庭前,心中傒幸,众人凝望。

(云)可早来到也。张千报复去,道有妾身来了也。(张千报科云)大人,有小姐来了也。(符彦卿云)着孩儿过来。(正旦同梅香做见科,云)父亲、母亲,您孩儿来了也。(符彦卿云)孩儿来了也。唤你来不为别,今有王大人来题亲,着你嫁赵匡义,又有这媒婆来说,着你嫁韩松。未知你心里要嫁那一处?你对我说去,我自有个主意。(正旦云)父亲母亲。你听孩儿说一遍咱。(唱)

【迎仙客】父亲你听拜禀,诉衷肠,这亲礼两家儿两家儿可便那下里强?(王朴云)小姐,你则心顺的便成也。(正旦唱)我若是肯依随,休要讲,主张在尊堂。(夫人云)你休要这般说,我自有个主意也。(正旦唱)母亲你便有主张休谦让。

(媒婆云)小姐,依着我的心,你嫁韩松,强似嫁别人,他家衣服也穿不了。(正旦云)噤声?(唱)

【红绣鞋】狠媒证人前闲强,你着我嫁韩松罗锦千箱,我则待布袄荆钗守寒窗。(媒婆云)他家那饮馔也用不了。(正旦唱)便做道珍羞百味,干使碎你那好心肠。(媒婆云)你可嫁也不嫁?(正旦唱)劝你这强媒人休再往。

(媒婆云)你则依着我嫁了韩松者。(夫人云)媒婆,你不是这等说。如今彩楼下不拘军民人等,着孩儿抛下绣球儿去,则打着他的。便与他为妻。(符彦卿云)夫人说的是。等有过来过往的人,着孩儿抛下绣球儿去者。(韩松同胡缠歪缠上,韩松云)自家韩松的便是。我着媒婆去了,今日搭了彩楼也。我楼下抢了绣球儿,便着人来娶他,有何不可。(歪缠云)小哥,你休慌,一定是你的了。(胡缠云)仔细着。来到彩楼跟前也。(符彦卿云)孩儿,上彩楼抛绣球儿去。(正旦同梅香做上楼科,正旦云)来到这楼上也。楼下不是韩松?他知道俺家抛绣球儿,故他来楼下来往行走。(梅香云)小姐,你则把绣球儿丢下去,打着丑的你若不嫁他,我替你去。(正旦云)这梅香好笑人也呵。(唱)

【上小楼】他正那人前闹嚷,指望待成亲名望。看不上他-来一往,施展衣服,卖弄轻狂。(梅香云)小姐,你则丢下那绣球儿去来罢。(正旦唱)你着我将绣球儿,忙掷下,韩松身上,可不教那有情人每朝指望。

(正旦云)梅香,怎生不见赵匡义来?(赵匡义同郑恩上,赵匡义云)某赵匡义是也。来到这彩楼下,郑恩兄弟,俺过去来也。(郑恩云)哥,兀的不是韩松?他也在这里。(正旦云)梅香,兀的不是赵匡义来了也。(梅香云)你丢下绣球儿去罢。(正旦云)他既来了,你慌的做甚么?(唱)

【幺篇】他那里慢慢的来,我这里暗暗的慌。羞的我不敢抬头,连忙遮面,无处潜藏。(梅香云)绣球儿在这里,丢下去罢。(正旦唱)一见了绣球儿,心中悒怏,我着他霎时间共同鸳帐。

(韩松云)伺候着,七八丢下绣球儿来也。(正旦云)梅香,将过绣球儿来。(梅香云)绣球儿有了也。(正旦云)梅香,将绣球儿也你则有准者。(做抛下绣球科,正旦唱)

【般涉调耍孩儿】我这里可咛觑了他模样,办着片志诚心便央。我则见军民士户在楼前,唬的我不敢名扬。(梅香云)姐姐丢下去罢。(正旦唱)我待要时间抛掷心中惧,又则怕错了教他向那厢。(梅香云)姐姐,你则望着我这赵姐夫抛了罢。(正旦唱)你也有心偏向,我将这绣球儿抛下。准备着齐整的陪房。

(正旦云)我望着这赵匡义身上丢下去。(做抛下绣球科,赵匡义做接了科,韩松做夺了绣球科,云)是我的,你将的那里去?两个兄弟,俺得了绣球儿也,俺回家去来。(同胡缠歪缠下)(郑恩云)这厮好无礼也。是你的绣球儿,他夺的去了,更待干罢。俺打这厮去来。(符彦卿云)赵匡义,你休赶他去,我见绣球儿已是你的,你明日拣好日辰来娶,休要致怨。小姐,你下楼来,先回去罢。(正旦同做下楼科,云做见科,下)(唱)

【煞尾】到今日趁了心,绣球儿有忖量,至来朝约定同鸳帐,成就了一世儿夫妻慢慢的赏。(同梅香下)

(符彦卿云)金锭孩儿回后堂中去了也。王朴,也是天家所辏,我有心将孩儿许与赵二舍,不想绣球儿正打中他也。(王朴云)相公,今日天使其然,绣球儿正打着赵匡义兄弟,不期被韩松抢了绣球儿去了。大人,怎生计较也?(夫人云)相公。虽然他抢的去了,只着赵二舍择日辰来娶亲。俺则嫁与他家便了也。(王朴云)多谢相公夫人。赵匡义,你且回家去罢。你丈人丈母,着你择吉日良辰来娶小姐哩。(赵匡义云)多谢了泰山也。郑恩兄弟,恰才这韩松就我手中抢了绣球儿去了,某欲待就楼下打闹起来,恐防惊唬了小姐也。(郑恩云)哥哥,俺明日娶嫂嫂,正往韩松家门首过,此事须索做计较也。(赵匡义云)这个不打紧,你近前来,我说与你。(做打耳喑科,云)可是恁的。(郑恩云)哥,此计大妙。某便与他众人说知也。俺且回家去来。(赵匡义云)既然今日事已完成,择了吉日良辰,来娶小姐。俺回去来。因赏春遇着娇姝,他生的美貌谁如。彩楼上绣球打中。稳情取画阁深居。(同郑恩下)(媒婆云)老相公,看起来这庄事已准,你则嫁与赵二舍了。罢、罢、罢,我回去也。相公大人,恕罪。(下)(王朴云)多谢了相公夫人,小官回去,择吉日良辰。着的我赵大人娶小姐也。小官回我丈人的话,走一遭去。(下)(夫人云)相公,他每都回去了也。俺女孩儿已是许与赵匡义,不期他绣球又打中他,皆是前生姻缘也。(符彦卿云)夫人说的是也。俺收拾小姐的房奁断送便了。俺无甚么事,且回后堂中去来。符金锭美貌高强。端的是世上无双,结彩楼招着佳婿,稳情取天下名扬。(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赵匡义智娶符金锭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