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第二折

(净韩松领净胡缠歪缠上)(韩松云)自家韩松是也。昨日走到符家花园里耍去,不想撞见他家个女人,且是生的好,有赵匡义在那里调戏他。着我恼了,若不是他两个说,险不着那郑恩烂羊头打我一顿。如今怎么称的我的心?(歪缠云)这个不打紧。你如今叫将一个媒人来,赏他几两银子,着他去说这门亲去,怕他不肯也怎么?(韩松云)兄弟说的是。我昨日着人请下那个媒婆陈妈妈,他这早晚敢待来也。(净媒婆上,云)我做媒人兜答,一生好吃虾蟆。若还要我说亲,十家打脱九家。老身是这京城里一个媒婆,姓陈。我好不生得聪明,正在家里吃芝麻豆腐茶哩。有韩大舍着人来请我,不知为甚么,我走一遭去。来到也,不要报复,我自过去。(做见科)(韩松云)我请了你这一日,才走将来。(媒婆云)你请我来怎么?(韩松云)我如今央及你一庄事:符彦卿家有个女孩儿,叫做符金锭。你与我说亲去,若成了,我送你十个大银子。(媒婆云)这个不打紧,我如今就去。一箭上垛,你则管放心,我走一遭去。(下)(胡缠云)好了,他去了,必然这事成了。我们且后面闲耍去来。(韩松云)说的是,咱去来。(同下)(赵弘殷同夫人领家童上,赵弘殷云)腰金衣紫受天恩,累辈居官教子孙。自从五代兴王业,民物雍和气象新。某姓赵,双名弘殷,祖居河南府人也。幼习韬略,深看遁甲之书。这是夫人李氏,自从残唐五代以来,朝属梁而暮属晋,天下大乱。即今柴梁王即位,某拜官殿前御林军都指挥使之职。某有二男一女,长者匡胤,次者匡义,一女乃是满堂。有俺赵匡胤去关西替我操练去了,止有二哥匡义在家。近日不知怎么,染其疾病,不能动止。夫人,怎生是好!(夫人云)老相公,我想俺匡义孩儿,为人软善,前日与郑恩去符家花园里赏花回来,就一卧儿不起,百般医治不可,怎生是好也!(赵弘殷云)夫人,我想来,则怕孩儿害的病证,有些暗昧。我早间着人请他姐姐去了,若来时,我自有个主意。这早晚敢待来也。(张光远、罗彦威上,张光远云)某张光远是也。这个将军乃是罗彦威。俺是赵匡胤的朋友,号为十虎。俺叔父着他去关西操练去了,俺弟兄每舍不得,送他到关西回来。来到家中,听的说道二哥匡义染病不能动止。兄弟,俺看望一遭去来。(罗彦威云)哥哥,俺赵匡义哥不知怎生有病,俺若不看一看,显的俺弟兄每无情分了。来到也,家童报复去,道有俺二人来了也。(家童做报科)(做见科,张光远云)叔父,俺众弟兄每望的迟了,二哥病证若何?(赵弘殷云)两个贤侄且请坐,等您众朋友都来全了时,慢慢与你商议。这早晚敢待来也。(石守信、王审琦上,石守信云)某石守信是也。这位将军乃是王审琦。俺们兄弟送赵大郎关西操练去了,回来说道匡义哥哥在家染病,不知如何,俺弟兄每看望一遭去来,(王审琦云)来到了也。家童报复去,道有俺弟兄二人得知探望。(家童做报科)(做相见科,王审琦云)叔父,俺弟兄每探望来迟,二哥病体安乐否?(赵弘殷云)二位贤侄,且少待片时,恁弟兄都来全了时,我与您计议。这早晚敢待来也。(周霸、李汉升上,周霸云)某周霸是也。这个兄弟乃是李汉升。俺是赵匡胤的兄弟。俺弟兄十人,端的是过如管鲍分金义,胜似关张仁德心。今日关西已回,刚到家中,听知二哥匡义在家染病,我须索走一遭去。(李汉升云)哥哥,这匡义哥哥,为人软弱,诚恐有人欺负,俺与你报仇去。说话中间。来到了也。家童报复去,道有俺二人来了也。(家童做报科)(做见科,李汉升云)叔父,俺弟兄每来了也。(赵弘殷云)二位贤侄商议,怎生不见孩儿杨延干史彦昭来?(李汉升云)他两个走路哩,便到也咱呵。(赵弘殷云)既然这等呵,等他那两个来时,我自有主意。这早晚敢待来也。(杨廷干、史彦昭上,杨廷干云)某杨廷干是也。这个兄弟是史彦昭。俺是赵匡胤的兄弟。他关西操练去了,俺都送他去,止留了郑恩在家中。说道匡义哥在家中染病,众弟兄都先去了。兄弟,俺行动些。(史彦昭云)哥哥,俺来了也。家童报复去,道有俺二人来了也。(家童做报科)(做见科,史彦昭云)叔父,俺来迟了也,勿罪也。(赵弘殷云)不敢,不敢,你请坐。(张光远云)叔父。俺众弟兄来全了,敢问匡义哥的病体怎么得来?(赵弘殷云)您听我说。当此一日,匡义与郑恩到的符家花园里赏春去,回来不知怎生就一卧而不起。这几日好生沉重也。(罗彦威云)既然这等呵,俺看一看去如何?(赵弘殷云)恁众人休怪,这两日有些沉重,不敢着您见他。我恰才着人请他姐姐去了,等来时,我自有个主意。家童安排酒肴,与众位贤侄洗尘咱。(张光远云)不敢,既是这等,俺不必饮酒。众兄弟每,俺且回去,等二哥病体痊疴时,再来探望。叔父休怪,俺去来。赵匡义病体昏沉,道着俺个个忧心。等明日若还痊疴,必然要问个来因。(同众下)(赵弘殷云)他众弟兄去了也。他姐姐这早晚敢待来也。(正旦扮赵满堂上,云)妾身赵弘殷的女孩儿,小字满堂。俺父亲生俺子女三人,大兄弟赵匡胤,二兄弟赵匡义。将妾身嫁与汴京王节度王朴为夫人。俺大兄弟游关西操练去了,未曾回来。有俺二哥匡义,不知怎生来染其疾病。父亲着人来请,我须索走一遭去。我想俺赵匡义兄弟,不知为何也呵。(唱)

【南吕】【一枝花】俺须是官员仕宦家,又不是黎庶闾阎客。俺兄弟养成彪虎志,久以后必有胆天才。好着我心下疑猜,恨不的两步为一蓦,急煎煎不放怀。俺兄弟困恹恹病在膏肓,猛可里便苦腾腾石沉大海。

【梁州】自从俺已有了徐卿二子,怕甚么令巍峨王氏三槐。俺门户中未有三千客,出来的谈天论地,胸卷江淮。不离了龙韬虎略,弓箭旗牌。展胸襟个个英才,论机谋转转安排。大兄弟虎狼丛惹事招非,刀剑洞大宽地窄,死生巢一迷里裁排。威哉?壮哉?博一个腰金衣紫官三代。暗地里自分解,不知是暑湿风寒天降来,不见个明白。

(正旦云)可早来到也。家童报复去,道有妾身来了也。(家童云)理会的。(报科云)老相公,有小姐来了也。(赵弘殷云)道有请。(家童云)理会的。有请。(做见科)(正旦云)父亲母亲,您孩儿来了也。(赵弘殷云)孩儿也,你来了也。我此一请你来,因为你兄弟赵匡义,不知怎生一卧儿不起,染其疾病,怎生是好也?(正旦云)父亲,您孩儿试猜俺兄弟这病证咱。(赵弘殷云)孩儿也,你若猜着呵,我心中方才放心。(正旦唱)

【隔尾】他莫不是功名不遂心无奈?(赵弘殷云)不是。(正旦唱)他莫不是思念哥哥不下怀?(赵弘殷云)不是。(正旦唱)莫不是少欠人钱使人怪?(赵弘殷云)不是。孩儿,你都猜不着。(正旦唱)这谜儿怎猜。我实难布摆。天那,莫不他斗打相争受了些外人的歹?

(赵弘殷云)孩儿也,你不知。我说与你。他自从与郑恩孩儿去符家园里闲耍了一会,回来一卧儿不起。(正旦云)既是这等呵,兄弟在那里染病哩?(夫人云)见在书房里歇卧哩。(正旦云)既然这等呵,我去看一看便知分晓也。父亲母亲,你少待,我看兄弟去也。(虚下)(赵弘殷云)孩儿看赵匡义去了也。夫人,俺且去后堂中去来。(同夫人家童下)

(郑恩扶赵匡义上,赵匡义云)心间无限事,不敢告他人。某赵匡义是也。自从符家花园内见了符金锭小姐,他深有顾盼我之意,不期纬松领着人走将来,言三语四的。郑恩兄弟要打他,那厮每都走了。我以此上感了一口气。归到家中,一卧儿不起,不觉数日光景也。父亲母亲好生忧心。百般医治,不能痊可。今日好生沉重。兄弟也,可怎生是了也?(郑恩云)二哥,你放心将息。你这病,我明白与父亲说了呵,便与你成就一门亲事。(赵匡义云)兄弟,亲事成与不成,可也不打紧。则是我心中不忿韩松那厮。兄弟,俺墁慢的共话,看有甚么人来。(正旦同家童上,家童云)姑娘。这个不是二哥的书房?他在里面睡哩。(正旦云)不须报复,我自过去。(做见科)(赵匡义云)呀、呀、呀,姐姐,病体在身,不能答礼,姐姐休怪也。(正旦云)郑恩兄弟在此也。(郑恩云)姐姐,我为二哥身子不快,不曾敢离左右也。(正旦云)兄弟也,你怎生就这等清减了那?(唱)

【牧羊关】见兄弟面色儿恹恹瘦,容颜儿惭惭改,怎生来形体如柴。(云)兄弟,你这病我试猜咱。(赵匡义云)姐姐。我试猜咱。(正旦唱)莫不为身事难求?莫不为经营买卖?赵匡义云)不是。你猜不着。(正旦唱)莫不是霜露侵肌体?莫不是月下被风筛?(赵匡义云)都不是。(正旦唱)止不过心念别姻眷,一庄庄我自猜。

(赵匡义云)姐姐,则一句话,料猜着些儿了也。(正旦云)哦、哦、哦,兄弟,你这病原来为如此来。(唱)

【骂玉郎】我这里听言道罢添惊怪,有甚么难分诉你与我诉个明白。你莫不在章台走马垂杨陌?(赵匡义云)姐姐,我这病则为前日赏春去,遇着个女子,以此上得了这个病证也。(正旦唱)您将那心上愁,腹内思,悦与我方何碍。

(郑恩云)姐姐,二哥赏花去,不期遇着符太守之女符金锭,以此上得了这个病也。(正旦云)这个打甚么不紧哩。(唱)

【感皇恩】呀,便着你鱼水和谐,你也可稳放宽怀。我如今遣官媒,亲问候,便有个好音来。(赵匡义云)姐姐,你不知韩松那厮,倚逞权豪,他要强娶他哩。(正旦云)不妨事。(唱)遮莫他官居一品,怕甚么日转千街,凭着俺人力勇,弟兄多,便着他有非灾。

(赵弘殷同夫人冲上,云)孩儿也,我听的多时,我尽知道了也。(正旦唱)

【采茶歌】父亲你走将来快安排,今日个洛阳花酒一时来。(赵匡义云)姐姐,那韩松若知道呵,必然与俺争竞也。(正旦云)不怕他。(唱)统领军卒驱士马,我着他闻咱名姓命先衰。

(正旦云)父亲,母亲,兄弟原来因符金锭惹下这场疾病。兄弟也,如今着你姐夫王朴替你去问这门亲事去,你可意下如何?(赵匡义做好了,拜科,云)多谢了姐姐,我无了病也。(正旦云)惭愧也,兄弟病好了也。父亲、母亲,我回家去也。我便着王朴与兄弟说这门亲事去。兄弟,你放心,我回去也呵。(唱)

【煞】心中愁闷当时解,参透韩松大会垓。兄弟你今朝且耽待。我忙回住宅,自有个计划。便着你花烛筵开会宾客。(下)

(夫人云)嗨,赵匡义原来为如此之事,女孩儿着王朴与他说亲去了,孩儿可也病体就好了也。老相公,俺回后堂中去来。(赵弘殷云)夫人说的是,俺回去来。(同夫人家童下)(赵匡义云)俺姐姐知道我心中的事,他着姐夫去题亲事去了。成与不成,我自有个主意。郑恩兄弟,跟我回后面散心走一遭去来。(同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赵匡义智娶符金锭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