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秦妇吟译文及注释

译文

中和癸卯年春三月,在洛阳城外,虽然花依然盛开。

但四方路上都没有行人,故此也没有尘土扬起。

忽然看见杨树下有一个女人在歇脚。

她头发蓬松,鬓脚不整,皱紧眉头,好像很悲哀的样子。

我问姑娘从何处来。女郎在未回答之前,声音先就抽咽了。

后来回头对我说:“我是因为兵乱流落到这里来的。

在长安城里沦陷了三年,至今还记得那边的情况。

如果你愿意为我解鞍下马,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也可以为你停留一会儿讲讲我的经历。

 

前年腊月初五早上,我打开了镜盒,还懒得梳头,独自靠着栏干,正关起笼子教鹦鹉说话。

忽然看见门外尘土飞扬,接着又看见街上有人在打鼓。

居民们都慌慌张张地走出门来,上朝办公的官员都赶回家来,还怀疑他们所听到的消息不确。

这时西边有官军开拔进城,打算调到潼关去担任警备。

同时有消息传来:京都禁卫部队博野军已顶住了敌人,敌人一时不会打进城。

谁知道我家主人骑马赶回来,人都如痴如醉了。

他说:看见皇帝已逃难出城,敌人的白旗已经遍地都是,冲进城来了。

 

人们都扶老携幼互相呼唤着,上屋爬墙。

手足无措,东躲西藏,屋子里是一片混乱。

门外是兵马驰突,仓皇乱窜像奔走的野兽。

车轮滚滚像嘈杂的雷声从地下涌上来一样。

皇城里起火了,长安城中十二条大街,烟火升腾。

太阳西下无光,上天无言默默凝视。

阴云晕气重重包围,宦者星宿呈灾难之象。

皇帝改换居住的地方,紫气也跟着迁移,台星也被敌人的妖光所拆散了。

 

家家流血如泉水涌出,处处冤声震天动地。

舞伎歌女,甚至小孩,都被抛弃。

东邻美女眉妆刚刚画好,容貌倾国倾城。

被军人拥上戎车掳掠去了,回首香闺泪流满面。

转身就得抽拉金线学习缝制军旗,又得跨上雕鞍被人教学骑马。

有时在马上看到丈夫,也不敢回头看,只有泪空留。

西邻少女就像仙子一样,眼波如秋水,妆成后只对镜欣赏,年纪很轻,两耳不闻窗外事。

一个军人突然跳上她家台阶,动手动脚要污辱她。

她因不肯受辱不肯出门,可怜红粉佳人死在贼人刀下。

南邻女人不知她姓什么,是刚刚娶过来的新妇。

在琉璃阶上行走脚步轻细无声,在翡翠帘间只见到隐约的影子。

忽然看到庭院中刀剑之声,顷刻之间已经身首分离。

她的姐妹仰天掩面大哭,一齐跳入井里。

北邻少妇匆忙准备逃走,立即卸掉首饰与妆容。

但是军人已经来敲击房门了,情急之中爬上重屋。

一会儿只见四面火光冲来,想要下来但楼梯已被烧毁。

烟火之中大喊求救,可是已经晚了,悬在梁上被烧成灰。

我幸而没有被杀,但被军人胁迫,不敢不答应。

只好梳理头发勉强展眉,装出笑容,跟着他走。

从此之后,归不得家门,四亲六眷也都断绝来往。

 

自从落在黄巢军人手中,已有三年,整天都是又惊又忧。

夜晚睡在戒备森严的武器包围里,每天吃的只有一味被杀的人的心肝。

虽然与那军人同睡,那里有什么欢爱。

金银宝物虽然抢来了不少,可不是我所爱的。

因为那个军人蓬头垢面,一副“赤眉贼”的样子,几次三番地看,总是看他不顺眼。

这批人衣裳都穿不整齐,说话多是外地口音,立过功勋的人,脸上都刺字雕花。

柏台、兰省里的官员,尽是一些狐精、鬼魅。

头发没有留长,已戴上了簪子,晚上睡觉,连朝衣都不脱下,就裹在绣花被子里了。

作三公的人,连朝笏都不会捧,常常是翻转捧的;作两史的人,连金鱼都颠倒挂的。

这些人,早晨去上朝奏事,下午傍晚都哄到酒店里去酗酒。

 

有一天,黎明时,城里人民都惊醒起身,大家在叫喊,或窃窃私议。

据说昨夜有骑马的探子进入皇城,报告官军已收复了赤水镇。

赤水镇在长安城西渭南县东,离长安止有一百多里。

官军如果早晨出发,晚上应当可以到达长安。

听了这个消息,骑马的凶徒们都丧气吞声,被他们霸占的女伴们都在屋子里偷偷地高兴。

大家以为这些妖徒今天必死无疑,各人的冤愤可以销气了。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骑马奔来传报消息,说大队官军已经进城。

这时,黄巢部下的将军大彭小彭都在担忧,黄巢和他的兄弟也上马哭泣了。

可是,转眼过了几天,毫无消息。大家以为黄巢已向官军投降。

谁知道他们又挥旗舞剑,高兴地回来,还说官军已吃了个大败仗。

 

官军虽然退出长安,但仍把长安四面包围着,阻止了黄巢的粮食运输。

城中米价飞涨,食物供应困难。尚让家的厨房里止有树皮可吃,黄巢的餐桌上供应的惟有割下来的人肉。

人民一批一批地饿死,埋葬在沟壑里,所以坟多而人少了。

禁卫军的营门外靠着饿死僵尸,营里也满是死人。

整个长安都城,冷冷清清的一无所有,八街九市,过去的繁华的地方,现在已长出了麦苗。

杏园中的花木,已被人砍伐去做柴火;御沟两旁的杨柳,也因为军人修寨子而被砍伐光了。

一切华美的屋宇、锦绣、丝縠,都已销散;朱门甲第的富贵大家已破败了一大半。

皇宫里的含元殿、花萼楼,已是荆棘丛生,让狐狸野兔去游行了。

总而言之,往昔的繁盛都已消失;满眼所见,已不见旧有的人物。

皇宫贮藏珍宝锦绣的内库,已烧成一大堆灰烬;在天街上行走,脚下踏到的都是公卿贵族的骸骨。

 

那天早晨走出东门,城外的风景宛如边塞上一般。

一路上常常看见有军人在巡逻,山坡下也不像太平时候那样有接送客人的热闹。

东望霸陵,不见人烟。骊山上虽然还有茂盛的树木,但金碧辉煌的台殿楼阁,已经不见了。

过去的车马大道,已成为荆棘丛林;路上没有宿店,旅行人到了夜晚,只好露天睡在断墙脚下。

 

第二天清晨到达三峰路,只见村镇人烟寥落。

田园破败,竹树失去主人,都被摧残得不成样子。

走过华山神庙,就进去问问山神。山神说:‘我比你还忧愁得凶,简直无话可说。

庙前古柏树都被砍光,仅馀残蘖;殿上的铜香炉也已黯然失色,积满灰尘。

自从黄巢起兵造反以来,天昏地暗,风雨乌黑。

香案上的神水也失去法力,咒语不灵了;壁画上的阴兵阴将,也不会显神通了。

平时受人民的祭祀供奉,现在危难的时候,却没有神通的能力帮助人民。

我做神实在不行,心里非常惭愧;只好躲避在深山里。

现在我的庙里已没有箫管之声,也没有人来献三牲给我吃。

我没有办法,只好派魔鬼到村子里去,害死几个男女过日子。’

我听了山神的话,愈加忧愁,原来这是天降灾难,神与人都无办法。

神还要到深山中去避难,那就不必责怪东方的许多掌兵的将军了。

 

走出了潼关后,抬头一望就看到了荆山。

进入虢州地界,如同从地狱里来到人间,顿时觉天地清闲,一片太平景象。

陕州主帅忠贞不二,不动干戈一心守城。

蒲津主帅能约束士兵,千里太平连犬吠声也没有。

清早,身上带着珍宝;夜晚,头上插着金钗,孤身行走,都没有强徒来抢劫。

 

第二天早晨在新安东郊,因为找茶水喝,遇到一个老人家。

脸色青苍,躲藏在芦花堆里。我问老人家是哪里人,为什么在这么大冷天露宿在芦花堆里?

老人想回话,又坐下来两手扶头,仰天大哭。

后来他说:‘我是本地人,家有良田二百麈,每年要缴税三千万。

家里小姑娘会织绸子做袍褂,中年妇女能做红黍饭。

家中有粮仓千间,储粮万箱。黄巢军队过后,还剩一半。

自从官军开到洛阳,日日夜夜有巡逻兵到村坞里来骚扰。

他们拔出了剑,挥舞着白虎旗,像一阵旋风似地下马冲进门来,把我家里抢得一扫精光。

家里既已一无所有,只好骨肉分散,各自去谋生路。我现在是一个孤苦老头。

我一个人受苦受难不值一提,可是山里还有几千万家难民。

白天饿了就吃草根蓬子,晚上露天睡在芦花堆里。”

 

听了老人的伤心话,整天哭泣,泪落如雨。

出门惟见枭鸣,不见人迹。想再往东走,不知到何处是好。

听说去开封的路断了,又听说彭城在内乱。郊野、河边,全是士兵相杀的死尸。

士兵野外宿营所见一片荒凉都是战士的冤魂,河流中一般都被士兵鲜血染红。

恰好有人从金陵来,说江南的景况大不相同。

自从黄巢军队进犯中原以后,江南倒很太平,四郊没有战事。

那边的主帅像有神力似的镇压盗贼,惠爱百姓如同子女一样。

那边城池坚固,攻打不下。各处缴纳到军营中来的赋税多得很。

当四海八方都乱得如洪水滔滔的时候,独有江南一块土地却平坦如砥。

我是个京城里的人,现在却逃难在异乡;因为渴望安全,反而羡慕做江南的鬼。

我希望你赶快乘船向东去,把这首长诗献给江南的相公。”

 

注释

中和癸卯:即唐僖宗中和三年。

花如雪:指杨花(柳絮)随风飘舞似飞雪。

香尘:本指女子踏起之尘土,此泛指路行人踏起之尘土。

凤侧鸾欹(qī):女子头饰颠倒不整。

红:额头脂粉,借指额头。攒:敛,聚。黛:画眉所用之黛石,借指眉。

含颦(pín):皱眉头。

敛袂(mèi):整衣袖,向对方表示敬意。

鸾镜:妆镜。

擂金鼓:指非昏晓之时而擂响金鼓,以示警急。

仓皇:神色慌张。

朝士:朝中官员。

博野:博野军。

须臾:片刻。主父:婢妾对主人之称呼。

紫盖:代指皇帝。此指唐僖宗。蒙尘:蒙被尘土。多以此比喻帝王流亡或失位,遭受垢辱。此指唐僖宗逃离长安。

白旗:黄巢军之军旗。匝地:遍地。

羸(léi):瘦弱,此指病弱者。

崩腾:仓皇乱窜。

轰轰昆昆:轰轰,众多车轮滚动声。“昆”同“混”,嘈杂声。暗示黄巢军人长安之声容阵势。

十二官街:长安城中十二条大街。烘炯:烟火升腾的样子。

脉(mò)脉:凝目注视。

宦者流星:指宦者星,属天市垣,共四星。《后汉书·宦者传序》:“宦者四星,在皇位之侧”。全句谓星宿呈灾难之象。

紫气:祥瑞之气,为帝王之兆。帝座移:帝座,即帝位。指唐僖宗出奔逃亡,缘气亦随。

台星:星名,即三台星,对应人间三公之位。

倾国倾城:美女容貌绝伦。不知价:贵重得无法计价。

戎车:兵车。

良人:丈夫。

剪秋水:眼波如剪取的秋水般明澈。

新纳聘:新受聘礼,指刚订婚约。

支离:分离。俄顷:片刻。

拭眉绿:擦掉所描眉样。

全刀锯:刀锯,即刑具,意谓保全性命于刀锯之下。

旧里:故乡。

人肝脍(kuài):细切的人肝。

鸳帏:犹鸳帐,指洞房。

眉犹赤:西汉末,樊崇起兵反王莽,兵皆画眉作红色,当时称“赤眉贼”。

雕作字:面上刺字。

柏台:御史台之别称,汉御史府植列柏树,故称。

兰省:秘书省。

象笏(hù):象牙朝笏,大臣上朝所执手板,书事其上以备遗忘。三公:周以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公,以后代有改变,但都为朝廷官员之最高职位。

金鱼:唐制,五品以上官员佩鱼符,外盛以袋,三品以上鱼袋以金饰之,称金鱼袋。两史:指宰相。

大彭小彭:“大邦小邦”的谐音,即大奴小奴。指黄巢部属。

二郎四郎:一说指黄巢及其弟黄揆,一说泛指黄巢军首领。

衔璧:指兵败投降。

簸旗掉剑:摇晃旗帜,舞动佩剑,写黄巢军得胜后之得意状态。

厄束:指长安城被围困。

尚让:黄巢军首领之一。

机:同“几”,桌案。刲:割。

东南断绝:东南粮道断绝,唐代长安粮饷依靠东南江淮地区转输。

沟壑渐平:谓死人日多,填满沟壑。

六军门:唐六军所驻之门。

饿殍(piǎo):饿死之人。

杏园:长安名胜,位于曲江以西。

修寨:谓黄巢军为筑城守工事,而砍伐御沟上所植之杨柳。

华轩绣毂(gǔ):装饰华美之车。

含元殿:唐大明宫中之正殿。

花萼楼:唐兴庆宫西南之花萼相辉楼。

内库:皇宫之府库。

天街:帝都之街道。

霸陵:即灞陵,西汉文帝陵,在长安东南三十里。

骊山:山名,又名蓝田山,在今陕西临潼县东南,为唐华清官所在地。

棘子林:荆棘林。

墙匡月:谓行人夜宿无房顶,而月可直接照射之四堵墙框内。

三峰路:指华山之路。

金天神:华岳神。唐玄宗先天二年封华岳神为金天王。

残枿(niè):树木经砍伐而后再生枝杈曰枿。此指华岳庙前古柏残败情景。

中国:国中,指京都长安。

晦冥:昏暗。

闲日:平日。徒:徒然,白白。歆:鬼神享用祭品。奠飨恩:以祭品祭祀鬼神之恩。

愧恧(nǜ):惭愧。

牺牲:祭祀时用的整猪整羊等类祭品。

魇(yǎn)鬼:天复五年张村行魇人妖术,以谋度日之资。

东诸侯:函谷关以东之藩镇,此指淮南节度使高骈。

杨震关:即潼关。

荆山:山名,在今河南灵宝县阌乡南。

戢(jí)兵:约束士兵。

晏然:平安。

乞浆:讨水喝。

蓬荻(dí):蓬草芦苇,指杂草。

乡曲:乡里。

底事:何事。

却坐支颐:又坐下,以手托腮。

东畿(jī)县:今河南省新安县。

近甸:近郊。

廛(chán):古代一廛为二亩半,二百廛为五百亩,此非实指,极言其田地之多。

褐施袍:粗布、绸料所制之袍。

洛下:洛阳。屯师旅:驻扎唐官军。

村坞(wù):村庄。

秋水拔青蛇:秋水、青蛇皆指剑之光芒颜色,此借喻为宝剑。

白虎:指白虎旗。

罄室倾囊:搜尽室内,倒光囊中的物品。罄,尽。

垂年:暮年。

蓬子:草籽。

荻花:结穗的芦苇。

阑干:横七竖八的样子。

乱枭:乱飞之猫头鹰。

汴路:汴水一带之水陆交通线。

彭门自相杀:彭门即今江苏徐州。自相杀,是指徐州牙将时溥奉武宁军节度使支祥之命进讨黄巢,时溥副将陈瑶杀害支祥,时溥又诛陈瑶,举部叛乱,后又与泗州于涛兵争事。

野色:士兵野外宿营所见之荒凉景色。

冤人血:指冤死于唐军内部兵争之士兵鲜血。

大寇:指黄巢军。

戎马:军马,借指战事。四鄙:四边。

生灵:此指百姓。赤子:婴儿。

金汤:金城汤池,比喻城池坚固。

四海尽滔滔:天下因战事频仍,动乱不已,似水之滔滔滚滚。

湛然:清澈。一境:此指金陵。砥:磨刀石。

阙下:京城。

怀安:希望安定。

举棹(zhào):行船。棹,划船工具,形状和船桨差不多。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秦妇吟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