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东海渔歌卷四

蟾宫曲 立春

畅晴和、好是今朝。律转青阳,冶叶昌条。暖入屠苏,宜春剪字,彩胜云翘。

碧瑠璃、房拢日高。绣帘儿、东风细飘。腊雪全消。春到人间,柳宠花矫。

伊州三台 猗兰曲

兰兮生自空山,流水幽香世间。清露润芳颜。载离骚、美人一班。

休夸雾鬓烟鬟,不与群花并看。恃把小名传。数芬芳、算伊占先。

    【校】“载离骚”句,况氏改为“託离骚美人意传"。    特把小名传,况氏改为“描写入冰弦”。

醉太平 题蓉桂双白头图

金风素秋,露华晴浮。天光夜色悠悠,挂凉蟾一鈎。

芙蓉太柔,木犀更幽。白头同宿枝头,笑鸳鸯逐流。

    【校】“天光”句,况氏改为“天容夜色幽幽”。    更幽,况氏改为“渐稠”。

风光好 春日

好风光,渐天长。正月游蜂出蜜房,为人忙。

探春最是沿河好,烟丝袅。谁把柔条染嫩黄,大文章。

    【校】“好风光”二句,况氏改为“好时光,恁天长”。

浪淘沙 登香山望昆明湖

碧瓦揩离宫,楼阁飞崇。遥看草色有无中。最是一年春好处,烟柳空濛。

湖水自流东,桥影垂虹。三山秀气为谁锺。武帝旌旗都不见,盛世难逢。

     【校】飞崇,况氏改为“玲珑”。    盛世难逢,况氏改为“郁郁蟠龙”。

貂裘换酒 题扇头“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飒飒西风冶。挂林稍、微茫澹月,破篱疏影。己被鸡声催人起,落落溪桥幽径。舞黄叶、随风不定。店舍无烟关山远,渐轮蹄、惊动栖鸟醒。襟袖裂,晓塞劲。

新霜路滑鞭敲镫。板桥头、萧萧寒溜,明星街烱。指点前村依稀见,野火孤灯相映。望不尽、鱼天耿耿。一片朝霞烘远树,涌阳光、宿草霜华净。名利客,为谁倩?

    【校】况氏题末加“画意”二字。    飒飒,况氏改为“拂面”。    破篱疏影,况氏改为“碧空澄净”。    落落溪桥,况氏改为“漠漠浅沙”。    “涌阳光”句,况氏改为“涌红暾宿草霜华莹”。    “名利客”二句,况氏改为“云断处,误山影”。

寿楼春 暮春

吁嗟乎春归。奈匆匆不住,轻送芳菲。几处园林池馆,落红霏霏。无意绪,裁春衣。想去年、百花闻时。记剪烛山楼,看花古寺,回首梦依稀。

谁能禁,东风吹。倚栏干几曲,心与时违。又是杨花糁径,海棠垂丝。春已去,人如斯。更不禁、幽思空悲。对芳草深庭,帘拢未垂双燕飞。

    【校】暮春,况氏改为“送春”。   呼嗟乎,况氏改为“鹃声中”。    心与时违,况氏改为“时与心违”。  更不禁,况氏改为“更那堪”。

    况评:肆口而成,豪不吃力,似此功候,确从宋词中得来。

南乡子 云林招游三官庙看海棠,不果行,用来韵答之

正好看花天,漠漠轻阴扬柳烟。最是海棠娇太甚,跹翩。半要人怜半自怜。

风信莫狂颠,艳色能留几日鲜。分付封姨休扫却,飞仙。似带余酲晚更妍。

嫩叶小玲珑,十二栏干黯几重。不是不知春已去,随风。且向枝头逞艳红。

花气霭房栊,芳意憨憨睡思浓。倦态倩谁扶欲起,微濛。和雨和烟入画中。

首夏半晴天,曲水无由系画船。恨不共君同一醉,如泉。饱听飞璚绿绮弦。云林善鼓琴 

人事不清闲,再到花时又一年。佳会自应多韵事,相连。遮莫红妆绿柳边。

野卉杂黄蓝,菜圃青青生意酣。蝶绕疏篱蜂逐絮,毵毵。近水新泥燕子衔。

乐事记城南,古寺花光客意涵。暂借村醪供晏赏,愔愔。人倚微风薄杏衫。

     【校】正好,况氏改为“鬯好”。    飞仙,况氏改为“嫣然”。    嫩叶小,况氏改为“小叶碧”。    黯几重,况氏改为“护几重”。    随风,况氏改为“微风”。    “且向”句,况氏改为“也向枝头扬落红”。    微濛,况氏改为“冥濛”。    如泉,况氏改为“尊前”。    “人事”句,况氏改为“尘事惜萦牵”。    绿柳,况氏改为“绿荫”。    近水,况氏改为“柳拂”。    “古寺”句,况氏改为“近水花光一镜涵”。    “暂借”二句,况氏在冒钞本上只改“薄杏衫”为“杏子衫”。但西泠本、竹西馆本则作:“借问村醪何处有,青帘。芳信知君未倦探。”此处所改,疑亦出自况氏之手。

定风波 雨中海棠

晓起庭除积落花,乱红和雨受风斜。惟许荼蘼同一梦,相共。飘零残粉卸韶华。

满树轻阴垂绿绶,剩有。翩翩碎影护檐牙。切莫东风尽吹落,斟酌。枝头红萼暂留些。

    【校】积落花,况氏改为“遍落花”。    相共,况氏改为“寒重”。    卸韶华,况氏改为“误韶华”。    翩翩碎影,况氏改为“婷婷倩影”。

    况评:清稳,绝无时气。

江城子 落花

花开花落一年中,惜残红,怨东风。恼煞纷纷,如雪扑帘栊。坐对飞花花事了,春又去,太匆匆。

惜花有恨与谁同?晓妆慵,特愁侬。燕子来时,红雨已濛濛。倚遍栏干难遗兴,无端底,是游蜂。

    【校】特愁侬,况氏改为“忒愁侬”。    已濛濛,况氏改为“画楼东”。    “倚遍”句,况氏改为“尽有春愁衔不去”。    无端底,况氏改为“无才思”。

    况评:一片空灵,天仙化人之笔。

春去也 飞絮

春去也,点点舞杨花。落溷沾茵无定准,任教风送到天涯。无赖是年华。

    【校】舞杨花,况氏改为“惜扬花”。    沾茵,况氏改为“飘茵”。    无赖是,况氏改为“惆怅送”。

雪夜渔舟 题励宗万雪渡图

北风紧。狂雪压群山,六花成阵。水面凝烟,芦稍敲玉,败叶乱随风陨。溪山弹粉。掩映出、短篱疏隐。树鸦惊起,弥漫村舍,板桥难认。

冻云飞不尽。望长空一色,水天勾引。唤渡纷纷,披蓑戴笠,银海冷光生晕。去程远近。好趁取、晚来风顺。轻桡快桨,船头船尾,大家安稳。

    【校】北风紧,况氏改为“朔风紧”。    狂雪压,况氏改为“催雪满”。    敲玉,况氏改为“戛玉”。    风陨,况氏改为“风?贾”。    弹粉,况氏改为“妆粉”。    疏隐,况氏改为“疏影”。    勾引,况氏改为“深隐”。    好趁取,冒钞本作“好乘取”,西泠本、竹西馆本同。    “轻桡快桨”三句,况氏改为:“兰桡桂桨,空明击溯,画图诗境。”

并蒂芙蓉 题蒋南沙相国画并蒂莲花

水净风疏,照碧天倒影,花间无暑。清露洗红妆,爱金蕊交错。同心并头两朵,得得分阴若相与。结成伴侣,托微波、占断风流娇妩。

渺渺曲塘落日,问何来小鸟,双栖双伫。不肯画鸳鸯,怕花里耽误。莲花自然洁净,那管根芽淤泥污。者般态度,愿生生、总开一处。

     【校】照碧天,况氏改为“映碧空”。    爱金蕊交错,况氏改为“解环佩何许”。    “得得”句,况氏改为“洛浦凌波笑相”。    托微波,况氏改为“惜双双”。    “渺渺”三句,况氏改为“晓镜玉容比并,有鰜鰜鲽鲽,花间来去"。    "怕花袅"三句,况氏改为"怕芳意轻妒。嗤它尹邢避面,仿佛商量凭肩语”。    愿生生,况氏改为“愿为花”。

    丑奴儿 花桶,制自阮芸台相国。截老竹,不拘长短,穴其半,以本节为底,节节贮水,皆可插花。

或挂墙隅,或排比为屏。最佳者,惟芍药、洋菊,五色绚烂,灿若明霞。特以小词纪之

虚心直节裁为桶,野卉奇葩。排比杈枒,离合神光灿若霞。

铜觚玉盎何须论,青绿交加。缕篆雕花,长短随心不及他。

    【校】况氏改“桶”字为“筒”;改“阮芸台”为“仪徵”;“截老竹”,删“老”字;“以本节”,删“本”字;“特以小词纪之”句,改为“词以纪之”。    裁为桶,况氏改为“为筒好”。    杈枒,况氏改为“纷拿”。

金缕曲 戏述嬾

晓起梳匀嬾。觉年来、一身多病,神思困短。谁奈胭脂涂双颊,宝镜芸奁慵展。更不奈、宫鬟细绾。闲却描花新样子,度金针、怕引丝丝綫。蔷薇露,不须盥。

研池积水生苔藓。任窗前、花花叶叶,随风飘卷。开卷难成终卷读,断阕无心照管。又不是、春酲醉湎。弱不胜衣兮骨立,绣罗襦、伹觉腰围缓。嬾之病,最难遣。

    【校】“晓起”七句,况氏改为“晓起临妆嬾。觉年来、闲身多病,神思苦短。谁耐宫鬟梳浮渲,管甚胭脂浓淡。更谁问、画眉深浅。辜负描花新样好”。    不须,况氏改为“未须”。    照管,况氏改为“重按”。   “又不是”三句,况氏改为“又不是、春醪醉晚。瘦比黄花慵似柳,绣罗襦、随意腰围缓”。

金缕曲 芸台相国以宋本赵氏《金石录》嘱题

日暮来青鸟。启芸囊、纸光如砑,香云缥缈。易安夫妻皆好古,夏鼎商彝细考。聚绝世、人间奇宝。太息兵荒零落散,剩残编几卷当年藁。前人物, 后人保。

芸台相国亲搜校。押红泥、重重小印,篇篇玉藻。南渡君臣荒唐甚,谁写乱离怀抱?抱遗憾、讹言颠倒。赖有先生为昭雪,算生年、特记伊人老。千古案,平翻了。相传易安改适张汝舟一事,芸台相国及静春居刘夫人辩之最详。

     【校】此词系太清为芸台相国所收藏宋刻《金石录》之题词,前有跋语,末有“西林春太清”小印。详见《滂喜斋藏书记》卷一。此词况周颐改动甚大,几已面目全非,甚至连标题及太清原注亦不得幸免。故全录於 后,以资对照。

                             芸台相国属题宋本《金石绿》

日暮来青鸟。启瑶函、纸光如砑,香云缥缈。风雅唱随夸漱玉,夏鼎商彝细考。聚绝世、人间瑰宝。几易沧桑悲散落,剩琳琅小束雕镌妙。研经室,为长保。

相公白发亲雠校。拥书城、玉台仙侣,况兼同好。南渡烽烟惊琐尾,不尽乱离怀抱。更谁究、书妖颠倒。赖有名言为昭雪,按编年、证取宣文老。蝇点璧,净如扫。自注:讹传易安改适事,芸台相国及静春刘夫人辩之最详。

    惜花春起早 本意

晓禽呜,透纱窗、黯黯澹澹花影。小楼昨宵听尽夜雨,为著花事惊醒。千红万紫,生怕他、随风不定。便匆匆、自启绣帘看,寻遍芳径。

阶前细草濛茸,承宿露涓涓,香土微泞。今番为花起早,更不惜、缕金鞋冷。雕栏画槛,归去来、闲庭幽静。卖花声、趁东风,恰恰催人临镜。

    况评:直入清真之室,闺秀中不能有二。

爱月夜眠迟 本意

树影朦胧,望小蟾乍涌,人立桐阴。草根虫语,沾衣露下,双双睡稳胎禽。芭蕉掩却红灯,天街夜色深沈。又谁家、一声声,不住敲动寒砧。

当此月满风微,把冰丝再鼓,谱入瑶琴。井栏杆外,闪闪不定,萤火几点难寻。清辉暗转花稍,良宵一刻千金。想嫦娥、也如我,爱月不顾更深。

阳台路 赋得“手倦抛书午梦长”,效柳耆卿体,并次其韵

未天晚。耐困人昼永,诗书抛乱。掩纱厨、隐几南窗,神逐水沈香远。莲漏丁丁,一枕梦游,柳憨花暖。曾经惯。旧路儿、桃源前度人散。

怅望碧溪流水,好梦醒、难抬倦眼。细思量处,又惹下、暗愁无限。人何在、风裳水佩,剩有绿阴幽馆。无端鸟语惊回,从何消遗?

  况评:此等诃非时下人所能,并非时下人所知。

南乡子 云林嘱题薰笼美人图

窗外雪昏昏,人倚薰笼昼掩门。寒恋重衾眠不起,氤氲。一瓣心香谁与焚?

写出画中身,浅黛愁含隔宿痕。彷佛思量多少事,消魂。何处行云梦不真!

喝火令 己亥惊蛰 后一日,雪中访云林,归送雪已深矣。遂题小词,书於灯下

久别情尤热,交深语更繁。故人留我饮芳罇。已到雅栖时候,窗影渐黄昏。

拂面东风冷,漫天春雪飜。醉归不怕闭城门。一路璚瑶,一路没车痕。一路远山近树,妆点玉乾坤。

    【校】    遂题,况氏改为“遂拈”。

    钝宦曰:己亥,太清年四十一岁。

柳梢青 题寒月疏梅图

老干横斜。一枝初放,低护檐牙。雪后黄昏,吹来何处,怨笛哀笳。

冰姿不共凡葩。照流水、清心自夸。冷澹花光,朦胧月影,深院谁家 

西子妆 三月十三,邀余季瑛、吴孟芬、钱伯芳、陈素安诸姊妹小集红雨轩看海棠,用吴梦窗韵

风信几番,半春过了,绛雪吹成香雾。待看草色入帘青,敞疏窗、小轩花隖。东风慢舞。更分付、留春且住。愿年年,到花开时候,良朋如许。

休轻误。有限韶华,不许匆匆去。蓬门花径为君开,隔春阴、海棠盈树。拈题索句。莫辜负、阳春同赋。最关心、万点飘风落雨。

    【校】花径,日藏本作“花轻”,误。    辜负,况氏改为“孤负”。    飘风落雨,西泠本、竹西馆本作“禁风薯雨”。

南乡子 惜花词

一夜妒花风,吹过栏干第几重?何事封姨情太薄,匆匆。零落深丛与浅丛。

春冷逼房栊,晓起开帘扫落红。风势未停天又雨,濛濛。乱卷飞花小院中。

江神子 听项屏山姊紃弹琴许滇生少宰夫人。

画堂春暖日光晴,坐深庭,泛瑶觥。一曲仙音,许我醉中听。虽是初逢如旧识,言不尽,话生平。

落花风度水云声,韵泠泠,特分明。真个九皐,长唳近虚灵。听到曲终人语静,霍然使,寸心清。琴名鹤鸣。

    【校】题下注语为况氏所删。    霍然使,况氏改为“蓦然使”。

    钝宦曰:项屏山为许滇生夫人。

     沁园春 游常氏废园,用竹叶庵游孔氏废园韵

触目荒凉,曲径回廊,粉壁颓矬。见画栋妆楼,红窗疏敞,长楸修竹,绿叶婆娑。满地浓阴,一声啼鸟,乔木森森绕薜萝。堆玲珑,石奇 峰怪岫,几朵青螺?

风流此地经过,剩玩月、荒台照素娥。想当日繁华,如今休矣,一朝散尽,妙舞轻歌。珠履金钗,香消烛灺,过客空坟感慨多。风来处,听檐铃敲动,犹似鸣珂。

    【校】曲径,况氏改为“小立”。    粉壁颓矬,况氏改为“夕阳斜矬”。    见,况氏改为“认”。    “堆玲珑”二句,况氏改为“玲珑石,防奇峰怪岫”。    如今休矣,沉氏改为“而今安在”。    轻歌,况氏    改为“清歌”。    “珠履”二句,况氏改为“烛灺香消,光沈响绝”。

凄凉犯 咏残荷,用姜白石韵社中课题

斜阳巷陌。西风起、池塘一带萧索。露倚半垂,雨欺平倒,画栏斜角。风情最恶。更不奈、凉蟾影薄。况飞飞、社燕将归,鸿影度沙漠。

回忆情何限,邀月传歌,对花行乐。无端青女,暗行霜、舞衣催落。苦意清心,尚留得、余香细著。待同听、剪烛西窗订 后约。

     【校】    露俺,况氏改为“露重”。    雨欺平倒,况氏改为“月黄低罥”。    邀月,况氏改为“隔叶”。    “待同听”句,况氏改为:“更西窗剪烛话雨订后约。”

金缕曲 题《桃园记传奇》

细谱桃园记。洒桃花、斑斑点点,染成红泪。欲借东风吹不去,难寄相思两字。遍十二、栏干空倚。冰雪肌肤人如画,绕情丝蹙损春山翠。仙家事,也如此!

凌风待月因谁起?总无非、心心相感,情情不已。南海观昔慈悲甚,泛出慈航一苇。渡仙女、仙郎双美。记取盟言桃花下,问三生石土谁安置?得意处,莫沈醉。

    【校】    细谱,况氏改为“按谱”。    “欲借”句,况氏改为“飞架落花长亭路”。    人如画,况氏改为“琼瑶想”。    绕,况氏改为“引”。    待月,况氏改为“驾月”。    “南海”句,况氏改为“只为情深深如海”。    “得意处”二句,况氏改为“合欢斝,莫辞醉”。

茶瓶儿 病中谢友人赠茶

病卧闲愁如织,闷无聊、小庭人寂。倦梳慵裹浑无力,恰寄到、火前新叶。

慰消渴情儿特,泛清芬、者般颜色。微黄娇嫩,碧香生颊。飏一缕、淡烟禅榻。

    【校】病卧,况氐改为“病里”。    闷无聊,况氏改为“落花残”。    火前,况氏改为“雨前”。    情儿特,况氏改为“情难得”。西泠本、竹西馆本皆为“情何极”。    微黄娇嫩,日藏本脱“娇”字,况氏改为    “绿尘飞盏”。    “飏一缕”句,况氏改为“风定处、竹罏烟直”。

水调歌头 中秋独酌,用东坡韵

云净月如洗,风露湛青天。不知今夕何夕,陈事忆当年。多少销魂滋味,多少飘零踪迹,顿觉此心寒。何日谢尘累,肥遁水云间。

沃愁肠,凭浊酒,枕琴眠。任他素魄,广寒清影自团圆。谁管秋虫春燕,毕竟人生如寄,各自得天全。且尽杯中物,翘首对婵娟。

    【校】谢尘累,况氏改为“卸尘鞅”。    自团圆,况氏政为“缺还圆”。西泠本、竹西馆本作“缺还团圆”。    秋虫春燕,况氏改为“春庚秋蟀。

金风玉器相逢曲 中秋 后一日,同云林、湘佩、家霞仙雨中游八宝山,晚晴,次湘佩韵

寒烟罥树,凉风吹面,云外尖峰屏列。相期不负雨中游,恍若是、山阴冒雪。

东窗望远,西窗望远,一片秋光清绝。敲诗把酒晚晴初,卧夕照、残碑断碣。

    【校】尖峰,况氏敢为“奇峰”。    恍若是,况氏改为“彷佛是”。    “东窗”二句,况氏改为“危栏倚袖,遥天极目”。

高山流水 听琴社中课题

七条弦上写柔情。一丝丝、弹动秋声。风拍小帘栊,花阴恰有人听。芭蕉影、隔住红灯。分阴是,流水高山绝调,戛玉敲冰。是幽兰制佩,腕底散芳馨。

泠泠。虚空度鸿雁,寒浦外、水净沙平。何处怨苍梧,送落叶舞风轻。掩朱帷、拍缓弦停。夜深也,还怕纤纤素指,错点明星。默无言、恍若江上数峰青。

    【校】是,况氏改为“更”。    “送落叶”句,况氏改为“落叶舞遍风轻”。    “掩朱帷”句,况氏改为:“费炉烟伫月会停。”    默无言,况氏改为“悄无言”。

风入松 买菊

满城风雨近重阳,昨夜见微霜。含苞细认玲珑叶,记佳名、各色苍茫。出水芜蓉玉扇,落红万点霓裳。

萧条古寺积寒芳,不论价低昂。买归自向疏篱种,伴园蔬、平占秋光。或有白衣送酒,且拼一醉花傍。

    【校】“记佳名”句,况氏改为“问佳名、色色端相”。    积寒芳,况氏改为“集寒芳”。    不论,况氏改为“何论”。    或有,况氏改为“知有”。    且拼一醉,况氏改为“已拌沉醉”。

瑶  华 代许滇生六兄题海棠庵填词图

闲庭日暮,绛雪霏香,绕海棠无数。苔痕草色,自有个、人在花深深处。故烧高烛,照春睡、乌闱亲谱。衍波笺、斟酌宫商,付与双鬟低度。

红牙缓拍新声,正料峭微寒,花影当户。搓酥滴粉,还又怕、帘外柳梢莺妒。春阴乍满,却不是、听风听雨。擅风流、小样迦陵,一缕茶烟轻护。

唐多令 十月十日,屏山姊月下使苍头遥糠一袋以饲猪,遂成小令申谢

风起又黄昏,鸦栖静不喧。拍幽窗、霜叶翻翻。把卷挑灯人未睡,酌杯酒,默无言。

明月满前轩,天高夜色寒。有苍头、待月敲门。一袋糟糠情不浅,感君赠,养肥豚。

    【校】遂,况氏改为“率”。    默无言,况氏改为“悄无言”。    “有苍头”句,况氏改为“几推敲伫立闲门”。    “一袋”三句,况氏改为“榖膜米皮中有道,君莫笑,察鸡豚”。

踏莎行 梦次屏山韵

幻影浮泡,原无凭据。个中变化纷如缕。也生欢喜也生憨,其间似有通神处。

念切情真,千头万绪。相逢未准飘然去。轻如蝴蝶腻如云,塞衾不耐天明雨。

  【校】“其间”句,况氏改为“故人往事相逢处”。    “相逢”句,况氏改为“趾离切莫将人误”。

踏莎行 恨次屏山韵

黛浅鬟松,欲消无价。者般滋味因谁惹?香销风静月明时,更添一倍新愁也。

拍遍栏干,立来花下。怕春归去催花谢。待安排处费安排,旁人错解成闲话。

  【校】此词为况周颐所删。

鹊桥仙 牵牛社中课题

丝丝柔蔓,层层密叶,绿锁柴门小院。朦胧残月挂林稍,阜已是、牵牛开满。

一天凉露,半篱疏影,缥缈银河斜转。枉将名字列天星,任织女、相思不管。

    【校】列天星,况氏改为“列星躔”。

塞上秋 雁来红社中课题

恼人最是西风,断肠听尽归鸿。谁把胭脂画工。者般调弄,染成芳草娇红。

    【校】者般调弄,况氏改为“月明霜重”。

踏莎行 遣闷

腊尽春回,岁华虚度。随缘随分行其素。非非是是混行庄,圯桥且进黄公屦。

偶尔拈毫,曲成自顾。唾壶击碎愁难赋?敢将沦落怨天公,虚名多为文章误。

踏莎行

老境蹉跎,寄怀章句。潜身作个钻研蠹。自怜多病故人琉,消愁剩有中山冤。

每到思量,热心如炷。问天毕竟何分付?但求无事是安居,成仙成佛何须慕!

   【校】以上两首《踏莎行》,为况周颐所大改,将两首词合并修改为一首,题作“老境”。今录於 后,以资对照。

                                   老境

老境蹉跎,寄情缃素。闲身拌作书丛蠹。年来多病故人疏,生涯赖有山中冤。

梦去嫞寻,曲成自愿。睡壶击缺愁难赋。敢将沦谪怨灵修,虚名蚤被文章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东海渔歌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