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黜免第二十八

1诸葛宏在西朝,少有清誉,为王夷甫所重。时论亦以拟王。后为继母族党所谗,诬之为狂逆。将远徙,友人王夷甫之徒,诣槛车与别。宏问:“朝廷何以徙我?”王曰:“言卿狂逆。”宏曰:“逆则应杀,狂何所徙。”

2桓公入蜀,至三峡中,部伍中有得猿子者。其母缘岸哀号,行百余里不去,遂跳上船,至便即绝。破其腹中,肠皆寸寸断。公闻之怒,命黜其人。

3殷中军被废,在信安,终日恒书空作字。扬州吏民寻义逐之,窃视,唯作“咄咄怪事”四字而已。

4桓公坐有参军椅蒸薤不时解;共食者又不助,而椅终不放。举坐皆笑。桓公曰:“同盘尚不相助,况复危难乎?”敕令免官。

5殷中军废后,恨简文曰:“上人着百尺楼上,儋梯将去。”

6邓竟陵免官后赴山陵,过见大司马桓公,公问之曰:“卿何以更瘦?”邓曰:“有愧于叔达,不能不恨于破甑!”

7桓宣武既废太宰父子,仍上表曰:“应割近情,以存远计。若除太宰父子,可无后忧。”简文手答表曰:“所不忍言,况过于言?”宣武又重表,辞转苦切。简文更答曰:“若晋室灵长,明公便宜奉行此诏;如大运去矣,请避贤路!”桓公读诏,手战流汗,于此乃止。太宰父子远徙新安。

8桓玄败后,殷仲文还为大司马咨议,意似二三,非复往日。大司马府厅前有一老槐,甚扶疏。殷因月朔,与众在厅,视槐良久,叹曰:“槐树婆娑,无复生意!”

9殷仲文既素有名望,自谓必当阿衡朝政。忽作东阳太守,意甚不平,及之郡,至富阳,慨然叹曰:“看此山川形势,当复出一孙伯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