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汉语古籍 传承国粹精华

刹利依止轮相品第八

复次善男子,十种依止行轮。一切声闻辟支佛。乃至如来皆与同等。若有成就依止轮者,真善刹利。乃至真善妇女。速疾得成声闻法器辟支佛种。亦能成就如来法器何等为十。族姓子所谓真善刹利。乃至真善妇女。身口意业净修法行有惭有愧。厌恶己身畏五盛阴。不见生死大河彼岸。乐於寂静离诸愦闹。无有诤心不讥他短。守护诸根心常念定。善观因果能成就禅定。常乐摄心善解生灭。如是则能成就十依止轮。是名为真善刹利。乃至真善妇女。速疾成就声闻乘辟支佛种。亦得大乘阿鞞跋致。如是族姓子。能成声闻辟支佛乘。依止此轮度诸有海入涅槃城。云何名依止威仪轮。云何名依止。我所谓依止五受阴故。名为依止。於五受阴而作己想决定依止。

云何名威仪。有阴威仪有界威仪。是名威仪。云何名轮。诸佛神力所持言教。皆名为轮及与剑轮。如是声闻辟支佛人。依止此轮求涅槃道。染著依止。不任大乘清净法器。

云何依止。依止阴界心生惊怖。依止厌离依止於身而求解脱。度脱己苦以己受阴。为求一切众生解脱。以著己受故。而不堪受大乘法也。但自为己不为众生。无大悲心。以是故不住大乘。久住生死便舍他苦。为欲断己烦恼故。不能舍於手足头目。是故不任大乘法器。亦不求於大乘道轮。而亦不求梵音轮也。是故不任大乘之器。独一无伴入涅槃城。以是义故。若有众生。不闻声闻辟支佛乘。诸行不具善根不熟微少精进。若此人前有所说法二俱得罪。亦是扰乱一切诸佛。以是义故。若有众生。於声闻辟支佛乘。而不成熟诸善根者,若听微妙大乘经者,彼人愚痴自谓为智堕於断见。如是人等说无因果无善恶业。亦於我法而作坏乱。非法言法。非沙门自称沙门。非比丘言是比丘。遮断一切声闻辟支佛乘而不流布。

若於声闻辟支佛法。出家受具足戒。为集一切诸善根故。故任法器及不任者,学无学人善巧言辞。机辩无碍已证诸果。乃至真善凡夫具足持戒。於是等边而作骂詈。夺其衣钵执缚系闭。如是断常是人中罗刹得人身难。宁堕地狱得无量罪。不受人身起於断见。是故生常愚痴口不能语。乃至命终趣阿鼻地狱人身难得。於阿僧祇劫设得人身。於诸佛界生五浊世。身常瘖哑口不能语耳无所闻。如是等病逼切其身志意错乱。无有饮食资产财业。远离善知识成就诸恶。亦为恶见之所覆障。造众逆罪而说断见。恼乱我等声闻弟子。持戒清净修功德者为恶所染。若人下根下精进。不求声闻辟支佛乘。於大乘道而生断见。欲求人身尚难可得。况求声闻辟支佛乘。於此二乘尚不能行。况复能了甚深大乘。

譬如坏瓶多诸穿穴。若盛油水则皆漏尽而俱失坏。何以故?是器过故。若有众生根不熟者,亦复如是同彼瓶相。善男子,如盲人前示种种宝。如是无智慧者,憍慢放逸乃至断见。广示大乘亦复如是不能了知。

譬如有人其身臭秽。虽以旃檀沈水香等。种种涂身犹不能香。如是不勤求声闻辟支佛乘。不断恶业乃至邪见。若以摩诃衍大乘香涂。犹故不香。譬如薄田虽殖好种终不能成。如是不能勤求声闻辟支佛乘。於彼五欲不生厌离。如是之人若以摩诃衍道。而为说之则不能成。譬如毒瓶著少石蜜不任食用。若不能修声闻辟支佛乘乃至大乘。言无因果者,若欲为说大乘经典。不能令彼如闻修学,则不信受犹如毒瓶置少石蜜。如是不任声闻辟支佛器。而置大乘味者,当知是等二俱无用。亦如狂人前。若弹箜篌筝笛鼓贝。作众伎乐不能解了。如是不能勤求声闻辟支佛乘。有重贪欲瞋恚愚痴。乃至於声闻乘根不熟者,若为说摩诃衍道亦不能了譬如有人不持铠杖而入战阵。既入之後必当得於无量苦恼。如是不能勤求声闻辟支佛乘根不熟者,若为显示摩诃衍乘亦复如是,必当得彼无量苦恼是故善男子,有智之人先观众生然後说法。以慈悲喜舍心。及利益心。不懈怠心。以忍辱心。不憍慢。放逸心。无嫉妒心。无吝惜心。以修定心。为人说法。亦不令他堕坠恶趣不如意处。是故如来能知他心救济众生。随其信轮而为说法。以大庄严而自庄严。

若为菩萨摩诃萨说法。恒以大悲因缘。为断众生一切结使而为说法。度诸有海为於三乘中随使成就一乘故而为说法。终不欲令堕於生死而为说法。分别诸阴而为说法。分别诸入而为说法。分别诸界而为说法。分别欲界道而为说法。分别色界无色界道而为说法。不为今世有。不为後世有。不为行有。不为心想有。不为心行有。不为意思有。不为无明有。乃至不为生老病死有。不为行无行众生而为说法。乃至行非行寂灭而为说法。一切想无生而为说法。

云何名行。行者名为死此生彼。若能覆此生死名灭行非行。

云何名轮。如如意宝能持一切。遍满虚空度诸国土。观察世间诸行起灭犹如幻化。不与声闻辟支佛共。是故名断一切行轮如是善男子,如来以如是相。为诸众生种种说法。亦如虚空无有分别。与无量三昧自在游戏而为说法。

如是菩萨以大庄严而自庄严。为诸众生。说色非空。离色非空。乃至识非空。离识亦非空。眼非空。离眼亦非空。乃至意非空。离意亦非空。眼识非空。离眼识亦非空。意识非空。离意识亦非空。空处非空。离空处亦非空。识处非空。离识处亦非空。无所有处非空。离无所有处亦非空。非想非非想处非空。离非想非非想处亦非空。四念处非空。离四念处亦非空。道亦非空。离道亦非空。十二因缘。三不护法。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大喜大舍。乃至涅槃非空。离涅槃亦非空。善男子,是名如来中道实义决定性相。为他众生分别演说诸行无生。住持正法。遍满虚空。乃至无量禅定一切法相。皆如日光照明开示令入三乘。为得涅槃令得解脱。

菩萨摩诃萨如是说法。为最第一利益众生。谛听甚深法已,随意所欲。於三乘中。随所修习种种善根则善住一乘。亦不增益诸不善法。其行坚固不退涅槃。菩萨摩诃萨为断无量生死劫苦而为说法。亦为声闻辟支佛乘众生令度四流菩萨摩诃萨为断一切众生四流而为说法。声闻辟支佛乘但为自己断四流故而为说法。

菩萨摩诃萨为断众生烦恼病故而为说法。声闻缘觉为断己烦恼故而为说法菩萨为断众生烦恼业习使无馀故而为说法。声闻缘觉虽断烦恼习有馀故而为说法。

菩萨摩诃萨为令众生得大悲果报故而为说法。声闻缘觉离於大悲而为说法菩萨摩诃萨但为悲愍诸众生故而为说法。声闻缘觉虽复说法。实无悲愍利益之心。菩萨摩诃萨为灭众生诸毒苦故而为说法。声闻缘觉但灭己苦故而为说法。

菩萨摩诃萨为满一切法味故而为说法。声闻缘觉自满己法故而为说法。

菩萨摩诃萨为一切众生得法光照成大明故而为说法。声闻缘觉但为自得法之照明。不为众生演说法相。善男子,是名略说灭除一切大无明闇得大明故。而欲成就一切种智悉觉悟故。乃为他人分别说法。声闻缘觉为欲灭己无明闇障。内自照明得正觉悟。

善男子,声闻缘觉不为众生而生厌恶。不为愍救度脱他人。不为於他令得名誉称扬赞叹。不喜他人而生谄曲但自护己不护於彼。不为安乐一切众生。声闻缘觉若见他人有微少过。必起身口意业等罪。

善男子,菩萨摩诃萨住大乘者,皆悉救护慈愍於他。乃至不见众生身口意业过善男子,若有众生。起於粗弊愚痴恶口自谓为智。乃至不离邪见。为求他利而生嫉妒。贪著名称自举轻他。不能守护身口意等。心常念恶无有愍伤。而喜恼乱选择福田。若有依我而出家者,不见其过轻毁骂詈心常散乱。不自省己念讥彼阙。於大乘人虽生愿乐无寂静心。起重恶心永离他人。恒作是语而自称说。是大乘人亦教他读诵。但自赞己非毁於他。以是义故。赞叹大乘自不调伏。於大乘道而欲教他修行大乘便作是说。自谓大乘。譬诸恶行律师。而教人言:如是谄曲难得人身。亦失声闻辟支佛乘。常趣恶道。不欲亲近诸有智者,而唱是言作师子吼。我是大乘。善男子,譬如有驴著师子皮。自以为师子。有人远见亦谓师子。驴未鸣时无能分别。既出声已远近皆知非实师子。诸人见者皆悉唾言:此弊恶驴非师子也。我今所说亦如是等。若造十恶烧灭人种。非诸声闻辟支佛器败坏种子。如是愚痴诳惑他言:我是大乘。善男子,譬如有人而无手足欲至战阵无所堪施。破戒之人亦复如是,欲与结使烦恼战斗。我说是人终无果报。毁犯禁戒作恶行者,於一切处不成法器。若自说言:我是大乘。能破一切众生烦恼尘劳大阵。亦为众生住八正道入无畏城则无是处。

何以故?若有众生。威仪清净惭愧具足。畏於後世远离一切不善等法。喜乐一切诸善功德。而於众生起大悲心。亦能济度一切苦厄。救护生死诸怖畏者,不著己乐庆於彼乐。常勤精进专念不舍。心乐寂定舍於谄伪邪惑欺诳。善知业知业果报。不著五欲世间八法所不能染。乐观阴界如救头然如救衣然。安住声闻种。有如是相名声闻乘,则於大乘所不堪任。辟支佛乘复有何相。若人具上二十法者,则能常观五受阴生灭等相。明观诸法皆因缘生。亦知灭相。如是之人不任大乘。不能成於大乘法器。尔时如来以是义故而说偈言:

刹利依止十,婆罗门首陀。若修真善行,堪为声闻器。辟支佛胜乘,三业悉清净。守护於诸根,所说好柔软。

分别观诸阴,界入亦复然。乐独空闲处,善慧观因缘。常摄於诸根,依止是十轮。於诸无坏乘,堪任为法器。

念度於有海,等行於三轮。不依於结使,而近解脱门。不任大乘器,不具大胜轮。不勤求大乘,并诸下根者,

若有愚痴人,心常怀懈担是故非大乘,亦不堪大器。独一求解脱,痴谄无愍行。常行於断见,彼亦趣恶道。

弃舍於正法,而说於非法。遮断三乘道,舍律欲爱具。恼坏贤圣法,打掷袈裟者,毁訾而诽谤,亦自坏其身。

为欲修人身,不舌<疒今>而死。常值诸佛者,显示三乘法。欲炽然三乘,及与分别者,欢喜而显示,必成佛无疑。

破戒而嫉妒,自赞复毁他。是智者所弃,得佛三界尊。以悲心说法,随心之所乐。具分别三乘,必成佛无疑。

说法如虚空,而心无所依。阴界入皆空,必成佛无疑。佷戾喜破戒,若闻赞大乘。诈称为菩萨,驴披师子皮。

我今为众说,欲得胜菩提。护持於十善,莫坏於我法。我於馀经说,行第一菩提。离声闻缘觉,为净众生说。

曾供亿诸佛,灭恶心解脱。我从彼所闻,但一无二乘。此众说三乘,有住声闻者,心恼多造作,不任道器故。

有住於缘觉,愚闇於胜法。不任上乘器,随所欲而说。头陀闻解脱,当堕於恶道。冷阴而服乳,终不能差玻

如是声闻器,狂心说断见。是故先观察,然後应说法。

尔时世尊说是偈已,於大众中。无量百千人民。多有空乱意众生。断於善根说无因果趣向恶道。若得正见。在世尊前能至心忏悔。而白佛言:我於如来正法之中。久修声闻殖诸善根。而不能成声闻法器。方复更求辟支佛乘。愚惑不了更起断见获无量罪。我等今悉於世尊前诚心忏悔。唯愿哀愍受我等忏悔。拔除罪根不受恶报。还修善根求声闻乘。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若能发露诚心忏悔。於我法中说有二种得无所犯。一者本不作恶。二者作已能悔。是二种人俱获清净。尔时世尊为无量百千众生。随顺其心说四谛法。有得法忍。有得世间第一法。有得须陀洹果。有得斯陀含果。有得阿那含果。复有八万四千比丘。不受诸法漏尽意解得阿罗汉。

尔时众会复有七千五那由他百千人等。堕於断见断诸善根应趣恶道者还得正见。悉於佛前自归发露诚心忏悔。作如是言:我等本种辟支佛因缘而不能成。今闻大乘心生爱乐。我等愚闇便起断见言无因果。以是因缘造作无量身口意业诸馀恶业。以是义故。於多劫中常堕恶道受无量苦。今於佛前皆悉发露。至心忏悔不敢覆藏。为欲满足缘觉乘故。随彼意说得光明三昧。逮不退转辟支佛乘。时彼众中复有八十那由他百千众生舌不能语。皆於过去诽谤无量恒沙诸佛所说正法。乃至诽谤一句一偈。以是罪业不能忏悔。佛神力故令使今日皆悉能言:

尔时世尊知而故问。汝等宿世作何恶业。於此会中口不能语。彼即答言:我於过去毗钵尸佛法中诽谤大乘。或有说言谤声闻乘。或有说言谤辟支佛乘。以是业障罪报因缘。於九十一劫坠堕生死。常处地狱及受饿鬼舌不能语受大苦恼。始於今日得复人身。蒙佛神力始今得语。佛神力故得宿命智。能知过去一切所作恶业因缘。

有说尸弃佛。随叶佛。拘楼秦佛。拘那含牟尼佛。迦叶佛所。诽谤正法乃至一句一偈。以佛神力悉知过去所作恶行。一切业障皆悉明了。

尔时众会无量百千声闻。无量百千菩萨摩诃萨。从座而起自归向佛发露忏悔。我等皆於过去无量诸佛法中。若任法器及不任者,诸声闻众多起讥诃。自举轻他诽谤毁骂扬恶遏善。以是业障堕三恶道具受苦痛。虽复供养过去诸佛。及大菩萨摩诃萨众。乃至忏悔受持禁戒。得闻佛法自学教他。但以诽谤馀业障故。不能得趣寂灭涅槃及禅定乐。如是罪缘。今向世尊自归发露至心忏悔。复有说言:我等於诸如来声闻弟子。夺其财业及诸饮食或系牢狱。以是业故堕三恶道受大重苦。我等虽於过去诸佛世尊及大菩萨前。发露忏悔受持读诵种种禁戒。但以馀罪业障因缘。不能得向寂灭涅槃及禅定乐。今於佛前皆悉忏悔。一切馀业无量罪障。唯愿世尊受我等忏。拔除一切三恶道苦。自今以後愿佛神力。令我所乐随意无碍。得於涅槃及禅定乐。

尔时世尊告诸声闻及大菩萨。此是五逆馀业罪障。但有名字无有实法。皆由恼乱声闻弟子能生大罪。何以故?破毁禁戒诸恶比丘。犹能为诸无量百千万那由他人。而作珍宝之大伏藏。况持净戒炽然三宝者而起扰乱。是即名为断三宝种成就恶业。亦名坏於一切众生法眼毁佛正法若见有人依我出家而扰乱者,如是业障过诸逆罪。我今当以悲心哀愍汝等。如是业障悉听忏悔永尽无馀。於贤劫中千佛出世。汝於其所亦悉忏悔。终不复起诽谤正法。其最後佛。号曰楼至如来应供至真等正觉汝於彼佛皆悉发露一切业障永。

尽消灭。时诸菩萨及大声闻俱共白佛。唯然世尊,如教修行。我等於贤劫中。当堕三恶及阿鼻狱。受种种苦犹能堪忍。况复於彼楼至如来。令我忏悔使得正见。解诸邪见业障众罪皆悉消除。尔时如来赞诸声闻及大菩萨。善哉善哉!汝等能以如是勇猛精进。令本恶业皆悉消灭。能生信解第一恭敬值遇诸佛得诸三昧。弃舍结漏得阿罗汉。

尔时世尊告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善男子,我以佛眼皆悉观见。无量阿僧祇百千那由他众生。刹利旃陀罗。乃至男女旃陀罗。於未来世少种善根而得人身。为恶知识之所破坏。於甚深法不生信乐多起谤毁。於炽然法具足声闻辟支佛乘者,或有遮断大乘者,於我声闻弟子。成器不成器者如上所说,以愚痴故自谓为智。於此终没。无数百千劫。於地狱中受无量苦如先所说是诸人等虽得人身。宁受阿鼻地狱诸大重罪。终不受是谤法人身何以故?随顺恶知识憍慢自恣。常作如是诸恶业者,终不得度生死彼岸。四流所漂受大苦恼当於尔时有大智者,而为涕泪作如是言:视诸众生难得人身。远离信心及大誓愿。离於心相。离於正见。离善知识。离於时节。离於方所。离於持戒禅定智慧。如是众生以愚痴故憍慢自恣。有如是想毁坏佛法悉如上说。世尊,我从今日亦於佛前而发誓愿。我等虽处生死不坏正法。愿於未来世诸佛法中不断三宝。

尔时复有大士聪明智慧。从座而起合掌叉手而发誓言:我等虽在生死。不得法忍已来。於其中间愿莫受身。莫作辅相大臣。乃至令长村邑聚落等主。不作国师军幢将师长宿之处。不作祠祀主估客商人处。不作居士处。不作粗人处。不作断事处。若不得法忍。不於众生居自在处。若作是等则於佛法名重因缘。必当堕於阿鼻地狱。一切大众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皆悉泣泪而白佛言:世尊,我等本处生死所作恶业。若身业。若口业。若意业。多所造作。或复随喜。今於佛前皆悉发露。忏悔除灭更不敢作。如是第二第三亦复如是,不於生死随恶知识。亦愿我身不造恶业悉如上说。

尔时世尊告诸大众。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能如是畏於後世。欲度生死诸有流苦欲入无畏大涅槃城发此誓已,善男子,具足十法,则得成就无著法忍。

善男子,菩萨摩诃萨。不著内身。不著外身。不著内外身。不著过去未来现在身。是名菩萨初得成就无馀法忍。复次不著内身受。不著外身受。不著内外身受。不著过去未来现在身受。乃至不著想行。不著内识。不著外识。不著内外识。不著过去未来现在识。不著前世。不著今世。不著後世。不著色界。不著无色界。是名菩萨摩诃萨成就十法得无著忍。

若能如是於如来所说法。是时七十二亿那由他百千菩萨得无生忍。八万四千那由他菩萨皆得顺忍。无量那由他百千声闻。断诸结漏得阿罗汉。无量那由他百千众生。未发菩提心者今皆发心。复有无量众生。亦得发於辟支佛心。

尔时世尊告金刚藏菩萨。若有众生成就法忍者,应得灌顶转轮圣王。所有饮食无量财业。其馀众生不得法忍者,亦不能得灌顶转轮王位。

金刚藏菩萨白佛言:世尊,为灌顶刹利王不得忍者,云何而得饮食财业。佛言:灌顶王虽不得法忍。能成就十善者,我亦听作国主。饮食财业任意自在。

善男子,灌顶刹利王若不得法忍。又不具足修行十善。名为刹利旃陀罗。如是愚痴。当破甚深炽然佛法断三宝种。而便扰乱声闻弟子。亦作无量种种谪罚。夺其财物基业。诽谤善法而心覆藏不令显现。或夺塔物僧祇物。如是之人皆悉趣向阿鼻地狱金刚藏菩萨白佛言:世尊,若灌顶刹利王不得法忍。复不具足修行十善。必当不得免斯恶耶。

佛言:假使灌顶刹利王不得法忍。而复不修十善道者,能成就信力归依三宝。不谤正法乃至一句一偈。亦不扰恼声闻弟子持戒清净有德之者,不取佛物僧祇物若人见有扰乱如此比丘。而复夺於佛物僧祇物者,能为遮制令无侵毁。数数听受顺於实法。於三宝中常应供养亲近是人清净比丘得坚固愿。於摩诃衍心无疑惑。亦能成就大乘众生。建立正法信大乘者,

如是灌顶刹利王者,已於宿世诸如来所。得其城邑资生财物。我亦知之不堕恶道。若欲永灭一切恶者,应当修行如是正法。於过去世所作恶业悉得除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版权所有©学霸图书馆   网站地图 滇ICP备2023006467号-48